• 繁體

土皇帝的婚戀觀才是插在黃聖依胸口的刀

新聞背景:黃聖依和楊子的緋聞已流傳多年,然而當事雙方一直沒有承認,黃聖依更是屢次公開表示自己“不是小三”,近日有新聞曝黃聖依已為楊子產下一子,楊子破天荒地在媒體面前默認。

  黃聖依和楊子這對糾纏多年的緋聞情侶,儘管所有人都覺得他們倆肯定“有一腿”,但他們就是否認再否認。直到現在,楊子面對鏡頭,突然破天荒地默認,他與黃聖依已育有一子。

  小道消息再一次顯示了其強大的命中率。

  在這場不知有意為之還是被逼無耐的默認裏,楊子大讚黃聖依有擔當,這麼多年來一直獨自承受壓力,並暗示不能給她正式身份。

  一夫多妻,這種婚戀模式從誕生之日起,就沒有徹底消失過。在我小時候,鄰居家一個因為開五金廠而暴富的男人,就在和原配老婆育有一子一女的情況下,又勾搭上廠裏20歲的漂亮女工,兩個人光明正大地同居,並以夫妻相稱。

  原配從一開始的又哭又鬧,最後變成了默認——他是她的經濟支柱,況且這輩子她也沒打算再嫁給第二個男人。於是,這一男二女就在一個屋檐下過起了日子,大房對二房關愛有加,二房生孩子坐月子,都是大房在照顧。

  從表現上看,楊子和那個五金廠暴發户沒什麼區,甚至,還不如暴發户,人家至少很快就擺平了大房和二房,並昭告天下——從此我就是有兩個老婆的人了!

  楊子呢,人們看到的是他曖昧不清十幾年。一邊離不了自己的原配陶虹,一邊舍不了情人黃聖依,最後情人把孩子都生出來了,他還是模稜兩可地説,不能給她名分。而最新曝料裏,楊子背後的女人還不止黃聖依一個。這些年,他家族的事業越做越大,傳説他身邊的情人也開始走馬觀花,懂事擅忍的就待的時間久些,要強易妒的則待的時間短些。據説黃聖依赴美產子時,陪侍照顧的也是楊子的情人之一。

  在此之前,黃聖依在這場感情裏,選擇閉口不言。這需要極大的忍耐力,和一股打碎牙齒和血吞的毅力。

  一個女人被自己愛的男人藏着揶着,是很痛苦的,所以她有時在採訪裏會説出一些神經兮兮沒頭沒腦的話。僻如某次,記者問,“此前的生子緋聞是否困擾到你?”她説,“沒有,所有的緋聞所有的惡意,都不會影響到我,我只是按自己想的去做。”記者又問,“所以沒有生子?”她説,“我想説的也許説了也沒有明白,不想説的不説你也能明白,真的可以從作品看到演員自己。”

  如果你翻出整篇採訪來看,就發現在面對這個簡單的“Yes or No”的問題時,她給出大段大段夢囈般的回答。

  楊子或許愛黃聖依,但這種愛,也帶給她更多痛苦。這麼多年,她不能坦蕩地説自己的情人是楊子;她一度不敢承認自己生了孩子,而孩子的生父是楊子;她長期生活在自己編織的謊言裏,活得矛盾又憋屈。她的事業也在走下坡路,演技沒長進,沒有好作品,好不容易去趟奧斯卡,卻落得暈倒收場。

  在楊子的世界裏,一個偷偷摸摸的情婦黃聖依,一個要與他人分享丈夫的原配陶虹,兩個女人都做出了犧牲和讓步,只有這個男人,左右逢源。而這一切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之前無數次的否認黃聖依,現在又改口説早與陶虹離婚,他的自私行徑之一,就是隨時可以拿一個女人來充當炮灰。

  人們會罵楊子,因為他公然違備一夫一妻,滿腦子封建男權思想;人們也會罵黃聖依,這時代的女性正在拼命強大爭取女權,你卻忍氣吞聲去做“妾”,真是給女人丟臉。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時代的婚戀模式已經越來越多元,一夫一妻只是諸多婚戀模式中的一種。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都算不上大新聞。當一個人的資源夠強大,就可以超越性別,拋卻婚姻框架,女人可以不需要丈夫,照樣生兒育女;男人也可以和多個情人和諧共處。

  多邊感情關係越來越常見,但是進入這個感情模式的前提是——每個人都認可並享受這種關係。假如一個男人要靠讓女人不停地退讓犧牲來完成自己三妻四妾的夢想,那隻説明他齷齪軟弱,並且沒有能力去擔負這種感情關係。他霸佔一堆情人,不過是靠權力金錢來滿足一已私慾;他視自己為高等生物,可以左右女人命運。可悲的是,他永遠體會不到平等和諧的感情關係,他得到的愛裏,都夾雜着恨。

  有種説法,三角形是最穩定的結構,所以三個人的愛情也最穩固。有些電影導演發現了這一點,拍出了《戲夢巴黎》,拍出了《午夜巴塞羅那》。前者是一女二男,後者是一男二女。故事裏的男女,在三角型戀情裏找到自己最牢固的位置,他們密不可分,彼此迷戀,都相信是另外兩個人給自己帶來了生命的完整。

  選擇一種感情關係,意味着,你要有能力處理好這種感情關係。顯然,楊子不具備這種能力。婚外情的可恥之處就在於,除了出軌的那個人以外,原配和副情人都要在這場感情裏,吸收太多痛苦。楊子一句“生了兒子也沒名分”,與其説是認可,不如説是一把紮在黃聖依身上的刀。

  大公娛樂特約評論員  紅肚兜兒

【大公娛樂獨家出品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