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成龍,當得了大哥做不了“慈父”

新聞背景:房祖名因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被判有期徒刑六個月,之後幾天,成龍頻繁現身展歡顏,一掃此前疲態。相較於夢鴿為兒子喊冤的慈母形象,成龍這個“不顧兒子”的父親卻頗顯聰明。

  在兒子確定被判六個月有期徒刑,並能趕上回家過年之後,再度現身的成龍,終於發自內心地笑了。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明顯的疲憊,感受到他明顯的疲於應對,甚至拍到了他在每場發佈會強顏歡笑中間的低眉順眼。但這疲憊就像一層透亮的窗户紙,時刻被提醒它的存在,卻沒人願意伸出一根手指頭去捅破。

  我一直認為,所有那些能登上名、利頂峯的人,總有着較常人更深重的瘋狂和偏執,割下耳朵的梵高、毛姆筆下叛逃文明社會用畢生追求“月亮”的證券經紀人,以及兒子被捕後用受傷麻痺自己,用一貫正面、強硬的形象硬撐下去的成龍。

  或許從程度上來講,成龍跟前兩者差距甚大,還不能稱為瘋狂?那麼自虐的嫌疑呢?不管怎麼看都透着一股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味道,一股一個強硬了一輩子的男人無處發泄的委屈和柔弱。

  沒人能否認成龍事業上的成功,把他從頭看到腳,句句發言都震動着撞裂了三次的鼻骨,步步移動也牽引着碎裂了無數次的全身上下的骨骼。辜負鄧麗君沒引來漫天的討伐,小龍女的降生都沒能把他從神殿上扳倒,他太成功,而這些事離要掩蓋他的成功還差得太遠。人們習慣看到他穿着一身純白的運動衣,在各處呼朋引伴,指點江山,揮灑自如。王家衞説,他拍《一代宗師》不只是想拍葉問這一個人,而是想呈現那個時候的整片武林,那麼成龍在現代就有着屬於他的特別的“武林”。所以,每次看到成龍,他鋼鐵機器般的形象在我腦海就愈發清晰,經60年暴風驟雨,千瘡百孔,但還是沒顯出一點要低頭的跡象。

  直到這次親兒子被抓,他過往的言行被人當成小辮子抓在手裏調笑,響噹噹“一不吸毒,二不加入黑社會”的家訓被當作諷刺,甩在成龍明顯衰老的臉上。成龍只能用一聲高過一聲口號式的呼聲,以顯示作為“大哥”一貫的強硬和無私,直到最後一刻。

  把手錶上的日期撥回1月9號,房祖名涉毒案將在這天的9點30分開審。一大早,各家媒體記者已經扛着長槍短炮守在北京東城區法院門口,伴隨着身邊伸冤百姓“就知道關心明星”的控訴,留守的編輯也在為直播庭審全程做預熱報道,成龍並未現身,但多家娛樂頭條仍是“成龍叮囑律師勿縮短刑期”;9點34分左右,房祖名被兩名法警押解上庭,看到這一幕我忽然想,人們是不是應該能容忍成龍因為兒子表現出一絲脆弱?像普通的父母一樣,心疼兒子、為兒子奔走、期望兒子能從輕處罰;10點45分左右,審判員當庭宣判,房祖名構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審判結果一出,我突然了悟,對比夢鴿這位世俗意義上的慈母,呼天搶地地為兒子喊冤、叫屈,成龍這個“不顧兒子”的父親顯得那麼稱職、那麼聰明。他適時地發聲,適當地表態,在事情遠未發生之時摸準大眾的脈,用表面的堅強和硬撐不動聲色地化解一不小心本可能就更大的危機。成龍的硬漢形象,拿堅強當“面子”,硬撐當“裏子”,面子做到了沒包庇兒子,裏子做到了沒惹怒大眾影響審判,一切恰到好處。

  借《一代宗師》裏宮二的一句台詞,改一改,放在結尾,或許此刻會顯得格外合適:該燒香燒香,該吃飯吃飯,該撐下去的事,天打雷劈、親兒子被抓也得撐。更何況撐得那麼聰明正確。
 

  大公娛樂特約評論員  大太陽

【大公娛樂獨家出品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