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吳宇森,一張舊船票無法登上時代的破船

新聞背景:熱熱鬧鬧的2015賀歲檔中,吳宇森耗費心血的《太平輪》成為炮灰已是既定事實,這不僅僅是一部電影的失敗,或許也是一個時代的失落。

  在1989年上映的影片《喋血雙雄》裏,當時意氣風發的導演吳宇森,讓周潤發飾演的殺手小莊發了一句感慨:“或許我們都太念舊了,我們不再適應這個江湖。”

  在那個年代,這是一句不合時宜的話,因為吳宇森正以他的暴力美學席捲了香港影壇。每個人都知道風頭正勁的吳宇森,豈止適應這個江湖,簡直就是江湖中冉冉升起的一方梟雄。因此上,這個感時傷事的對白,更像是一種矯情,每個人都知道關鍵字是“或許”,這個“或許”把“他也終將會過時”這件事放在了未來,好像是永遠不會到來的某一天。

  我沒想到,就是今天。

  不同於《赤壁》在爭議中拿下高票房,《太平輪(上)》的商業失敗是災難性的。吳宇森無法做到“天涼好個秋”式的灑脱,電影導演就是領軍之帥,失敗了,就對不起觀眾,對不起演員,也對不起投資人。打敗他的是誰?一部叫做《匆匆那年》的青春片。沒有比這更讓人傷感的結局了:一位鍾情於大時代大製作的導演,被一部廉價販賣青春的影片完全擊潰。我不知道這位剛剛從癌症中爬起來的電影老人,如今是個什麼心境。或許他也意識到了:就在今天,沒有或許,我是真的不再適應這個江湖了。

  《太平輪(上)》當然有自己的問題,但吳宇森的問題從來不是製作水準的問題,而是他跟不上一個快速消費、快速唾棄的時代了。儘管“中國版的泰坦尼克”是最有力的宣傳語,但無論是作為客輪的太平輪與泰坦尼克號,或者作為電影的《太平輪(上)》與《泰坦尼克號》,都不在一個量級。事實上,太平輪只是當年往返於大陸和台灣的50艘客輪之一,與之相應的,《太平輪(上)》也沒有像《泰坦尼克號》那樣去完成一個宏大主題。

  太平輪的故事之所以吸引人,是它發生在一個特殊的時代。1949年的一個寒夜裏,一船倉皇出逃的大小人物,在大陸和台灣之間的海域沉沒了。我能想象到吳宇森原本的雄心壯志,這是一個多麼令人興奮的故事,一艘船上的悲歡離合,一艘船上裝了一整個時代。但在《太平輪(上)》裏,我們沒法找到一整個時代,我們甚至沒登上那艘該死的船,在影片的大部分篇幅裏幾位影星在談情説愛。我看不出有多少成分是吳宇森的意圖,但不難看出的是這是一部脱離了導演控制的電影。

  事實上,即便不考慮被分裂為上下兩部,僅《太平輪(上)》就是個破碎的故事。就算是銀幕前的觀眾,也不難想象到吳宇森所付出的妥協,他似乎在不斷地努力,想要抓住儘可能多的觀眾。為此製作方在不斷地調整姿態,不斷地加入大明星,不斷地改變故事的結構。但到最後,我們看到了一部表意含混的大片,它甚至沒有一個清晰的賣點,到底是戰爭,災難或者愛情?

  這是一部沒什麼大瑕疵,但也沒什麼賣點的影片,有吳宇森在,它仍然保持了足夠優良的製作,但也因為有吳宇森在,它消失掉了一個點燃觀眾的噱頭。這是真正令人傷感的事,那個曾經扣緊時代,發出時代強音的激情導演,淪落成為了一個格格不入的過氣導演。

  這是一位拍了43年戲的電影老人,這是一個快速消費的電影時代。《太平輪(上)》失敗了,以一種極其慘烈的方式,年輕人會以花樣百出的段子去吐槽吳宇森的過氣,而這位電影老人卻不會用手機,不會用微博,也不會刷朋友圈。在段子手的狂歡面前,他的辯白有些無力:我想拍一部“優雅和高貴”的影片。

  吳宇森一直喜歡那些失落人的故事,這一次他自己就是一位失落人。失落的小馬哥説,屬於他的一定要拿回來,但是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又能拿回來什麼?在我一個人默默看完《太平輪(上)》後,25年前的那句“我們不再適應這個江湖”就一直在腦中縈繞不去。是的,這是一個過時的導演,但我仍然期待着他的《太平輪(下)》,這是一種電影之外的,屬於我們江湖人的告別。
 

  大公娛樂特約評論員  半輩子

【大公娛樂獨家出品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