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木子美楊樹鵬,大齡文藝青年的愛戀幻覺

新聞背景:10月30日,楊樹鵬在微博中發表一封情書,宣佈與張歆藝離婚。隨後,木子美連發三篇微博自曝和楊樹鵬舊情,稱愛看他的文章,楊樹鵬曾跟她要裸照等等露骨的往事。

  自古文人總多情,木子美在楊樹鵬跟張歆藝離婚時跳將出來大講倆人的花邊往事,真的不是來砸場子的。説炒作?可能吧,但這個只佔很少的成分,或者説是她第一目的的次生收益。

  木子美是誰?“下半身寫作”的典型代表,早前因為公開自己的性愛日記橫空出世,關於她的搜索相關詞條是“木子美跟多少個人睡過”、“木子美都睡過誰”;楊樹鵬是誰?內地青年導演,原《實話實説》的編導,木子美誇他文字好、有才華、拍照都好,甚至“時常給人愛的力量”;張歆藝是誰?江湖人稱“二姐”,沒錯,就是犯二的二,楊樹鵬説她“性格特別純樸”,木子美隔空對她説:“你要是早點認識我多好,我就會説,別嫁他,嫁了得離”,可見張歆藝不是個招人煩的女演員。 

  文人多情有兩個成熟的條件:一是生性浪漫,縱使長像鍾馗還是天生散發吸引人的氣質;二是身在圈子裏,身邊一堆放着曖昧電波的同類。木子美和楊樹鵬兩個都做到了,再加上連心理學家都研究不出的為什麼在一眾同類裏只選擇你不選擇別人的某種原因,所以總會相遇。惺惺相惜是一切的基礎。

  木子美與楊樹鵬神交始於2001年,雖然現在跳出來咋呼,但被罵第三者實屬冤枉,用木子美自己的話説就是“我跟楊導通信時,二姐還在深圳歌舞團幫補家用”。那時候木子美還不叫“不加V”,在漫長而長久的曖昧裏,倆人絕大多數時候都蜷踞在網路,一個隱藏在祖國南端、一個隱藏在祖國北端,兩所房子裏熒熒的藍幕後,像兩頭籠子裏的犀牛,掙扎在見面與不見面邊緣,想要頂門而出,又怕美好幻滅,弄斷犀牛角。在幾年裏,以“一天幾封、一天一封、幾天一封”的頻率通郵件,想想得寫出多少的詩和多遠的遠方?無數個想念想得心發慌的時刻,都化成白紙黑字流淌進郵箱,一個按鍵就解決某種相思,這樣的發酵,再風流的樹都會開出花朵吧。所以她説愛他,他卻批評她,“我説過要和你結婚了嗎?我們連面都沒見過!”浪漫又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