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難道是一夫一妻制害了王全安?

新聞背景:9月10日晚7時許,民警在北京東城區將進行賣淫嫖娼活動的王全安拘捕。據悉,王全安曾在8、9、10三日連續三次嫖娼,並在9日同時與兩名女子進行賣淫嫖娼活動。

  

  娛樂圈的男人中,就算挨個掰着指頭算,可能也算不到王全安會嫖娼。

  Why?因為他家裏明明有一位天仙般的嬌妻,比他小20歲,膚白、貌美、胸大,顏值爆表是獲得過海內外男士一致肯定的。如此佳人在懷,王全安居然還出去嫖,實在是匪夷所思。

  唯一的解釋或許是,天天山珍海味的吃膩了,偶爾也要吃點白菜豆腐一類的調劑下。

  大眾向來擅長偏離主題,把全部的視線都放到了對張雨綺沒能徹底拴住王全安的不解,而忽視王導對婚姻關係不忠誠的本質。回想當年王全安閃娶張雨綺,不負女心,把原本氣勢宏大的《白鹿原》生生拍成張雨綺一人的“田小娥偷情記”,愛妻之心切可見一斑。《白鹿原》上映後,王全安接受楊瀾採訪,坦言在法留學期間,愛上了兩樣東西:電影和女人。這麼多年做的這些事,也只不過是用電影在拍女人。當時王全安真是愛張雨綺,把生命中最重要的兩樣東西都為她結合。

  這或許就能解釋王全安為何會嫖娼,王導説他一生愛女人,但並沒有説他這一生只愛一個女人。要知道,在男性世界裏,征服女人,尤其是征服漂亮女人所帶來的那種愉悦感實在是太美妙了。但這種登峯造極的美妙感往往只有一瞬,人們的適應能力太強了,審美疲勞來得猝不及防。美女再美,看得久了,餓的時候還沒有一個包子來得實在。王導也是人,甚至有比普通人更敏感的神經,那麼長的一輩子,面對那麼單調的一個人,心靈和肉體都忠誠一生未免太難。當那個曾經一個表情就能讓他抓心撓肝的女人,成為了他實實在在的妻子後,這種美妙的感覺就消失了,而且隨着時間的流逝,還會漸漸滋長出相看兩厭的情緒。

  所以男人會再度懷念起那種美妙的感覺。但一夫一妻制的婚姻關係,根本是禁錮了男人再次追尋這種美妙感的可能性。花花世界多美妙,不少男人還是會偷偷的尋找感情“第二春”。堂而皇之的,便是文章、彭順之流,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圖的是左擁右抱享盡齊人之福;也有偷偷摸摸的,便是王全安這類的,招妓玩3P,能得一時刺激,又無後顧之憂。世界太豐富多彩了,能力越大,越容易在外部找到填滿慾望空缺的事物,最後,捅破這層窗户紙的不是文章“出軌門”的爆料人,就是今天事件的舉報人。追根溯源,一夫一妻制或許對這些熱愛女性的男人來説根本就是一個不應有的存在。

  有人好奇王全安作為一名堂堂大導演,為什麼不乾脆包個小三、二奶呢?這樣才與他的身份地位相匹配。要知道,當人們的生理慾望隨時能以800塊的低成本實現,一夫一妻的框架都顯得特別礙手礙腳,更別提包二奶這項勞心勞力、投入產出完全不成正比的苦差事。

  如今的兩性關係是如此的廉價與便利,真真兒讓夫妻關係蒙羞。熱愛女人的“王全安”們,總不能把自個犯的錯都歸結到下半身的慾望上去。喜新厭舊是人性,追求刺激也是人性,人們的生理慾望和心理慾望都是人性。説到底都不過是人性裏那忍不住的貪婪、貪色在某個黑暗的時候突然都湧了出來。但作家馮唐講:“人性太複雜了,懶,也是人性,怕孤單,也是人性,順應規則維護社會,也是人性,這些人性創造銀婚金婚鑽石婚”,結實地給了不安分的“王全安們”一記響亮的耳光。也許有的時候“懶”一點,心裏湧出來的暗流也就慢慢平靜了。

  講到這裏突然想到最近看到的故事,説的是一個有暴露癖的男人,非常愛在人多的地方脱褲子,直到有一天,他一時忍不住跑到女兒的學校門口“作案”,一下子被女兒的同學認出,之後他痛苦萬分,找到心理醫生接受諮詢治療,醫生只給他出了兩招:一是把家裏所有容易脱的褲子都扔掉,二是隻買有五顆以上釦子的褲子。醫生講:性衝動和性興奮就是那麼一會兒,多想想生活的責任。

  願“王全安”們,都能明白這點。

 

  大公娛樂特約評論員  大太陽

【大公娛樂獨家出品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