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廉價的人文關懷其實是傲慢

新聞背景:昨晚《舌尖》第二季正片部分收官,開播以來,這部紀錄片的續集之作一直飽受爭議。前幾日,央視紀錄頻道正式宣布將推出《舌尖上的中國》電影版。據悉,拍攝主題依然不忘金字招牌:「人文關懷」。

  當紀錄片開始與大明星出演混為一談,當「人文關懷」開始與「時尚愛情」相互碰撞,我們不禁想問:《舌尖2》是否已經背離第一季的純粹、幹淨,越走越遠?兩年前舌尖1積攢下的口碑人氣,還禁得起被如此妖魔化的消費多久?

  1.苦難當人文,人名當人物

  「人文關懷」是舌尖2大力宣傳的一面旗幟。

  「我們就是要拍普通人」,陳曉卿如是說。而他最終呈現給觀眾的「普通人」,苦,是生活要素;哭,是行為準則。

  同樣是普通人,他們在舌尖1中的可愛、魅力、人格張力,到舌尖2中蕩然無存,可憐的老百姓變成導演制造苦情、博取收視的工具。

  這是一群不懂「普通人」魅力何在、始終帶有優越感的拍攝者,俯視民間、消費草根讓他們覺得自己特人文,特關懷;視苦難為聖經、拿眼淚當寶典,讓這些天之驕子的導演充滿愉悅。一群缺乏溫度的主流媒體人,感覺良好地想象着苦逼的芸芸眾生--黃土地、黑指甲,紅臉頰、一笑露出黃板兒牙。

  2.抄襲當致敬,造假當擺拍

  第一集《腳步》,爬樹的藏族少年,被人揭發抄襲BBC的鏡頭,陳曉卿總導演說,這是在致敬;後來又被考證出片中所爬「四十米高樹」,其實不過是棵矮樹,分集導演想了一個晚上,說,這是為了安全。

  還是這一集,爸爸楊世櫓為了女兒學習跳跳魚技術,讓無數觀眾淚奔。後來披露,裏面那個1/8秒釣起跳跳魚的高人並非楊世櫓,而是「釣跳魚王」周紅井。

  有人辯解:這種擺拍並沒有影響事件的真實性,觀眾不要太唧歪。

  以假亂真,是欺騙;指鹿為馬,是侮辱。

  3.邊境當秘境,無知當有趣

  第六集,有新疆手抓羊肉、烤饢、寧夏羊肉、西南邊陲的雞樅、朝鮮族的蕨菜……如果題目是「舌尖上的邊境」,尚不算跑題,可它偏偏起名《秘境》。

  一字之差,態度盡顯。這些少數民族地區、偏遠地區,是誰的秘境?哪裏秘了?

  到一個很遠的地方,拍人家天天吃的東西,然後拉來一眾同類,大聲呼喊:"看!多麼神奇!"

  這就好比,你每天都在吃米飯,忽然來個攝制組,對你的米飯、飯碗和鍋灶左拍右拍,最後總結道:你們家好秘境!
  將邊境人民視作神秘人民,用獵奇的心態窺視他者的生活,拿自己的無知當有趣,這是舌尖2的」秘境「。

  4.生硬煽情,三觀不正

  第四集《家常》中的學琴母女,是整部舌尖2最大的傷疤。她們為了所謂的個人成功,犧牲了家庭生活。當即有網友痛罵,三觀不正!

  導演鄧潔第一時間發布微博把矛頭引向被拍攝的母女:」今天我要為一位母親說幾句……」

  居然,還有複旦教授呂新雨撰文辯解:這個家庭本身就三觀不正,不能怪導演。

  奇怪,既然本來就「三觀不正」,導演為何還要選擇拍攝這個故事?

  紀錄片創作者都明白,一部紀錄片最終展現的價值觀,取決於編導如何對素材進行挑選、重組。剪輯就是在重塑人物,而「陪讀媽媽」的故事被編導剪成這樣,究竟是誰更加「三觀不正」?

  第六集《秘境》中,將殺戮當收獲,更讓人脊背發涼。

  抓沙蟹時,她們在笑;搗蟹汁時,她們在笑。剛剛還在沙灘上奔跑的生靈,後一秒就在人類的歡笑中被搗碎。這是一個女孩子和家人做沙蟹汁的故事,鏡頭赤裸裸展現小蟹被一點點搗成灰黑色的泥漿。

  導演是在展現人類的貪婪嗎?。

欄目介紹
每個人都有說話的權利,即使招致遍體鱗傷,我們仍然會堅持對娛樂較真兒的態度。
制作團隊
  • 監制:安永峰
  • 策劃:高鬆鶴
  • 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