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娛樂 > 明星 > 港台明星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港電影大佬陳惠敏黑道經曆:14歲入會18歲當警員

陳惠敏的人生和幫會分割不開,他是地下世界的活字典,由他來講述黑社會的盛衰變化,真實度百分百。

  大佬自述黑幫人生

  A

  從警員到大佬

  「遇上初來乍到不貪污的鬼佬,我們會在下更後帶他去無上裝(女舞蹈員赤裸上身)酒吧,教他花錢,玩至淩晨兩三點去消夜。」

  陳惠敏是新界客家人,父親是名航海員,母親是主婦,背景清白過白開水,他如何踏上幫會大佬之路?

  「我自少愛習武,學過『譚家三展拳』和西洋拳擊,無心向學,16歲初中畢業便停學,認識了14K的朋友,覺得他們很威,便入了會。」

  「17歲我報考警察,但因差幾個月才夠18歲,員警部不收我,我便轉去懲教署報考獄警,懲教署收了我,那時候的獄警叫做獄吏。」他怎想到原來命運在替他鋪砌上位之路。因為他曾當過獄吏,跟同袍關係打得非常好,幫會大哥被關進監獄,都要拜托他多關照,可在獄中少吃苦,且可享有各種福利,為陳惠敏贏得了不少尊重。

  「後來我申請轉做員警,當時還沒『臥底』二字,警察不會派臥底滲入黑幫,否則哪有黑錢收。」

  「60、70年代的香港黑社會百花齊放,賊即是兵,兵即是賊,沒人可以做清官,你不去收黑錢,黑錢會送入你袋。不可以不要,收了捐作慈善,也可以;如堅持不收,便會被孤立,調去守水塘或沙頭角。」

  鬥心極重的陳惠敏不甘於做個收入不高的警察。「我申請做掃毒組,只要付五千元就可以進入,當時規定掃毒組三個月要換一批人,但這三個月內最少可以『賺』一萬五千元。」

  「那年代有很多白粉檔,在尖沙咀海防道一帶便有幾個檔口,白粉一包包的賣,有十元裝,五元裝和兩元裝。道友在後巷吸完毒便到附近的大排檔去食牛什粉,雖然一百米外就是警署,這一帶卻是警察禁區,警察不巡邏,怕嚇走道友,便沒『片』收。」(「派片」即是行賄)

  陳惠敏形容當差是一門生意。「如果懂得找門路,很容易就升職。例如外籍警司娶的是中國太太,那就好辦了,買一對十多二十萬的男女套裝勞力士手表送給她,很快就可以升做沙展,做沙展三個月可賺幾十萬。鬼佬(當時對外籍上司的統稱)雖然有權,仍要靠本地的警員,他們連白粉檔在哪裏也不知道,所以探長收的黑錢一定多過警司。」

  「任何人要開賭檔、煙格都要鬼頭(對外籍上司另一統稱)批準,打算開檔的人便會四處打聽誰中了馬票(彩票,如六合彩),然後立即派人去買了中獎的馬票,如馬票獎金100萬,會用108萬買回來,送給鬼頭太太,她就向外聲稱中了馬票,黑錢便可見光。」

  「遇上初來乍到不貪污的鬼佬,我們會在下更後帶他去無上裝(女舞蹈員赤裸上身)酒吧,教他花錢,玩至淩晨兩三點去消夜,當他玩上癮,而每個月只得千多元人工,不夠他玩和吃,他定會貪。」

  在黑社會百花齊放的年代,「破案率」非常高。「有一批道友專收錢替人頂罪,他們慣食皇家飯,又有安家費,坐監就他們的職業。」

  港英年代,除了上亞厘畢道港督府主人外,地下也有潮州人港督。「他姓葉,已經過身了,他是四大探長中藍江、呂樂的收數人。他的『轄區』包括香港區和九龍區,被稱為兩港港督,藍江、呂樂都聽他的,他說給你開賭場、白粉檔就可以開,本來一個探長只有一個收數人,他一個人做兩大探長的收數人,收回來的錢由他分給兩大探員。」可見其勢力。

  1967年陳惠敏被警隊發現是幫會中人,於是退役,真正開展他的幫派生涯。他知道要「響朵」(黑社會之人上位),他必須轟轟烈烈的打幾場架,「有時一天打兩次,幾乎天天打,有時十天八天才打一次,亦曾遭到襲擊,被人用力劈,幸好我識功夫,把對方的刀也搶了。

  B

  從大佬到影星

  「我回望過去,會覺得很奇怪,為何我會做出那些事情,也許是環境所迫,從前是孤兒仔,做事不顧後果,結婚後,膽子小了些,生兒育女後,膽子又小了些。」

  陳惠敏「打得」,街知巷聞,1970年和1971年,陳惠敏連奪兩屆東南亞拳擊賽冠軍。「李小龍剛過身,電影界要找真功夫的人演打戲。」電影界向他招手,「我沒有想過有人會請我拍戲,第一套電影是何藩的《血愛》,片酬3000元。」收入十分可觀,我80年入行,月薪是1000港元。

  他飾演江湖人物為觀眾所認識,83年在《殺入愛情街》中飾演的江湖大佬更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最佳男主角。電影沒為他帶來影帝寶座,卻為他建立起與日本山口組的極深淵源。

  日本各界都極之排外,著名的日本幫會山口組何以會信任一個香港人?「因為我出手救過山口組。80年代,山口組要與另一堂口開戰,需要大批槍械,可是那年代的日本黑社會是不出國的,他們知道14K全世界都有分部,便托我代表去夏威夷買槍。結果我和幾個組員被捕,我被解回香港。」警方在他和太太聯名的銀行保險箱中找到一支左輪手槍和202顆子彈,夫妻倆遭警方控訴,陳太主動將所有罪名攬上身。

  「我是男人,有很多案底,持有槍械,很多律師都說起碼要坐七年監。女人則最多判個兩三年監。老婆說當去讀書。」

  「老婆在獄中申請做不同工種,都獲批準,通常囚犯在一個崗位做上十多個月才獲準調派負責別的工種,因而引起廉署懷疑,調查我老婆何以有此方便。我告訴他們,因為她是陳惠敏老婆。我曾當獄吏,獄吏家屬坐監叫做『皇冠牌』,會得同袍關照,這不算犯法吧。」陳惠敏呷了口咖啡說。

  陳惠敏是因為收保護費認識當年只有十七歲的太太。「她家裏開夜總會,她做收銀,我每晚淩晨十二點就去收500元保護費,見到我,她會自動付錢。我經常出入夜場,什麼類型的女人都見過,就只覺得她淳樸,是賢妻良母型。結婚時她17歲,我25歲,她的姊妹都不看好我們,說我又花心,又是黑社會,整天打架,婚姻不會長久。誰知她的姊妹嫁了又嫁,我跟老婆結婚41年,婚姻沒出現問題。」

  對於太太為他坐監,他心存感激,浪子回頭。「老實說,我從前頗風流,經此事後,我變乖了,要對得住自己良心,我開夜總會,又拍電影,什麼美女沒見過?不會亂來,而且我太太甚有江湖地位,我開夜總會都由她打理,有不少線眼,我要給她面子。」

  兩子一女可知道爸爸是江湖大佬?

  「他們小時候,我沒告訴他們,覺得他們應該多念書,把他們送到加拿大和美國去接受教育。他們長大後,才讓他們知道,老豆是江湖中人,但不是爛仔。我們幫會有規有矩,講義氣,有道義,不是現在那些為錢不講道義那種古惑仔。」

  有黑社會有眼不識泰山,竟想踢他兒子入會,兒子說老豆是陳惠敏,嚇得對方馬上道歉。

  從陳惠敏的座駕可見他的心態轉變。30多年前他已擁有四部名車,法拉利、蘭博基尼、保時捷,現在他開賓利,奧迪房車,眼神比起當年減了凶悍。「我回望過去,會覺得很奇怪,為何我會做出那些事情,也許是環境所迫,為了生存,從前是孤兒仔,做事不顧後果,結婚後,膽子小了些,生兒育女後,膽子又小了些。」

  上月,陳惠敏兒子陳俊浩迎娶內地女星閻清,在洲際酒店筵開50圍,陳惠敏說:「我好開心,我請的人都到齊,崩牙駒(澳門大佬)不能來也派人來出席。」賓客包括江湖大佬、演藝界、法律界、商界、警界及政界人士。

  C

  從影星到生意人

  「(當年)整條街的夜總會、的士格、夜場都由我話事,誰想在尖沙咀開夜場,要我點頭。現在?人家馬上報警拉人。」

  當年赤手空拳打天下,尖沙咀金巴利道叫做「陳惠敏街」。「整條街的夜總會、的士格、夜場都由我話事,誰想在尖沙咀開夜場,要我點頭。現在?人家馬上報警拉人。」

  世易時移,江湖規矩也要順應時勢改變,從入會儀式簡化程度可見香港警方無間道奏效。「以往入會,要取斬雞頭,燒黃紙儀式,搞足一天,現在只需封入會利是給大佬便禮成,因為曾經有臥底滲入儀式,抓了不少兄弟。」

  入會利是有傳統規矩,主要取其三三不盡六六無窮的意頭,「沒錢的封36.60,經濟沒問題的封366.00或3660 .00.我收過一封是366,000.00的入門利是。

  在幫會中陳惠敏已退居幕後,他近年已轉型做紅酒商,紅酒公司的老板是陳惠敏的同鄉,移民澳洲後,趁金融風暴買下莊園,出產品牌Palinda紅酒,並請陳惠敏做代言人,主力推廣內地市場,「Palinda在香港贏到不少金獎和銀獎,在東北地區賣得特別好,我夠膽講到了東北地區,香港四大天王也不及我人氣勁。他們見到我,會大叫『香港黑社會大佬來了。』」人人叫他「大哥!大哥!」

  他決定將在幫會的日子拍成電影。「陳欣健很想拍一套《午夜太陽》,講幫會全盛時期,午夜十二點後由黑社會話事。我與陳欣健是同期警察,他提議拍這部片。我會將所有警察貪污細節一一呈現在大銀幕上。」

  他更應該寫一本自傳式的《午夜太陽》,記錄香港地下社會的變遷。

  • 責任編輯:小七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