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京:我要是轉型演愛情戲,你看嗎?

 

採訪吳京的那一天是週末,剛參加完活動的他匆匆趕來,坐到攝像機前,不拘小節地對我們説:“大周日的大家辛苦了,咱今天有‘點’就收工,來,聊天!”

 

相比於電影上映前後馬不停蹄地宣傳,當時跑遍全國,跑了N個場子而顯得疲憊不堪的吳京,在這一次看起來終於輕鬆了不少。他遊刃有餘地應對所有的提問,還時不時把問題拋回給我,在問得我一頭汗之後,又恰到好處地給出他準備已久的答案。這也許是他獨特的幽默感,如果你get到了他的點,你就會覺得,他的每一句話,説到底,都能成為一個新聞標題。

 

他已不再是當年《功夫小子闖情關》裏初出茅廬的新人,也不再是《太極宗師》裏稚嫩多情又內斂的年輕人。轉瞬之間,浮沉,蜕變,老道,這是他在娛樂圈裏打拼了20年後,積攢的實力與經驗。

 

當然,如他所説,這也是“十億先生”的開始。

 

“既然受了那麼多那麼重的傷,為什麼還要繼續打”——這是我一直以來最想問的問題。我曾預設成家後的吳京也許會給出一個温情的答案,可是他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説:好玩,刺激,個性使然。——這樣的回答竟讓人無力反駁。

 

在做這個專訪後期的時候,我在導播間看片,負責剪輯的同事把畫面停在他淡然回答“沒有那麼多為什麼”的那一幀,感慨道:“他的每一句話每個態度,都充滿着習武人的氣息。坦白,直接,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但那也許就是最真實的他吧!”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這個沒有偽裝、用生命在拼搏的動作演員。

“十億先生”沒有壓力:這不過是個開始


大公娛樂:電影如今的票房是您的預期嗎?


吳京:被我估中了。(笑)通過《戰狼》那一段時間的對於電影界那一段時間的學習,對市場的分析和別人的交流,學到的東西來講,這次《殺破狼》的成績被我估中,被我猜中了。


大公娛樂:你其實當時在發佈會的時候,別人問到您關於票房,您其實沒有説什麼?


吳京:因為我沒有資格去説,因為我不是製作人,我也不是導演,但是私底下我跟導演和監製葉偉信、黃柏高都有説過,你可以去證明。


大公娛樂:當時是有票房的壓力嗎?


吳京:沒有。這本身就是一個很輕鬆的事情,因為《殺破狼》不是我自己的電影,《戰狼》是我自己的電影。《戰狼》我投資、導演、監製、編劇、主演、主唱。(笑)所以,我那時候會有壓力因為責任太多了,責任太大了。《殺破狼》我只是作為一個單純的演員,而現在來講,幾個導演,包括鄭保瑞導演,還有其他一些導演看完了之後他們説,吳京,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你,所有動作演員的稜角沒有了,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個是對我最大的褒獎,無論是它幾億的票房,得到導演那種認同,因為它開創了一個吳京新的領域,這個是我最開心的事情。


大公娛樂:《戰狼》《殺破狼2》兩部戲票房大賣,您已變身為“十億先生”。這個標籤您會覺得有壓力嗎?


吳京:都是一個好玩,你要這麼説,那成龍大哥百億先生,有壓力嗎,這都是一個新的開始,大家都是一個稱呼,沒有那麼大壓力,最後你還是得繼續拍戲,繼續拍好的電影呈現給觀眾。


大公娛樂:您覺得接下來面對的比較大的挑戰是什麼?


吳京:面對最大的挑戰是誘惑。各方面的,比如説人家説這個電影投資很大,會有誰誰,劇本怎麼怎麼好,會製作的非常精良,前途怎麼樣,因為我也想再拍好的東西,就怕被忽悠,一忽悠走錯路,一年又付出了,最怕是這種浪費。

其他的我剛才説過了,我現在就想的是趕緊陪陪老婆孩子,看看書,把心靜下來,適應一下身邊人的變化。


大公娛樂:一開始的時候是戲挑您,現在您可以自己選擇一些可能自己想做的事情,想拍的戲,算是成功了吧?


吳京:算是進步了。這是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大公娛樂:您對之後又有怎麼樣的期待嗎?


吳京:踏踏實實把《戰狼》拍好。《戰狼2》、《戰狼3》都送審了。


大公娛樂:還是您當導演嗎?


吳京:都希望自己不當導演了。太累了。還是把戲演好最好。以後,只要是有狼就去看吧,狼一樣的男人,狼性代言人吳京。

《殺破狼2》的成功不能代表動作片已回春


大公娛樂:《殺破狼2》裏面您最推薦的是哪一點?


吳京:差點死了那一點(大笑)永遠是那一點,太快了。如果你在那一秒定格,就在這裏,那是一個永遠不可複製的東西。


大公娛樂:有網友評論説,在電影中,你和託尼賈在監獄密室裏的一戰,奉獻了目前市面上最高的動作水準。你怎麼迴應這個評價?


吳京:那一場看着很舒服,可能很多招不清楚,但是看,有這麼一個感覺,這就夠了,ENDING的時候,三個人打,可能觀眾會看得很慘烈,看的很清楚,但是因為顧慮比較多,三個人要講配合。而那場有點發揮的東西存在,所以很舒服就夠了。


大公娛樂:您挺認同這個評價?


吳京:對,確實很舒服,就是短了點。因為畢竟還是要隨着劇情走,不可能為了打而打。我不可能説不行我就要再多打兩條,不行的。


大公娛樂:像《戰狼》《殺破狼2》這兩部戲口碑票房都爆棚。像您在發佈會上説可能接下來會出現更多的這樣動作片電影。您覺得它算是一個動作片的回春嗎?


吳京:不知道。那你説《戰狼》算不算一個主旋律的回春呢?


大公娛樂:這個反問有道理。


吳京:《殺破狼2》代表着一個回溯。我們退步了。我們沒有找到合適的題材,可以把動作片中的動作充分的展示出來,充分的展現出來,所以大家覺得真的好像動作片特別少,很難。現在大家還是非常在努力的在進行這樣的事業,這樣的事情。但是,真正想讓動作片迴歸,大家還要繼續努力,並不是説一部戲的成功就可以代表着回春。


大公娛樂:那我問一個比較好玩的事情。電影上了之後,張晉比較冷酷,就被他們説太帥了,帥大家一臉血,有人封他是新晉的動作男神,他這個新晉的“動作男神”對你有威脅嗎?


吳京:威脅,為什麼要講威脅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拍動作片最難得的是要有對手,有新人來了,有對手來了,是高興還來不及,而且動作市場那麼大,老子天下第一啊?不可能的事情。我們都是動作演員,這個市場,這樣的人才越多,以後我們可以發揮的類型,可以發揮的天地就越大。你不能我永遠跟替身打,所以越多人來越好,這樣才能有刺激,不然,永遠沒有刺激,我也會變得遲鈍的。


大公娛樂:剛才晉哥就説他拍動作片的時候會害怕。不管是《戰狼》也好,《殺破狼2》也好,您受了傷,您還説差一點死掉。為什麼受那麼重的傷,那麼危險的情況下,您還想着要繼續的一直打。


吳京:好玩。多刺激,可能是性格的問題,比如説人家《戰狼》問我被子彈打過,你被打過嗎?我被坦克軋過,你軋過嗎?你説《殺破狼》我差點死了,您差點死了嗎?我被踹了500多腳你被踹過嗎?(笑)。


大公娛樂:可是您不會擔心,家裏人擔心嗎?


吳京:不告訴他們就好了。因為過程你們都不瞭解,過程是最痛苦的,你們看鏡頭上可能只是被打了十幾腳,二十幾腳,三十幾腳,但是鏡頭背後的過程他們不知道。因為你在鏡頭上我只是被踢了,被打了三十幾下,背後的時候,500多下,300多下,400多下也好,這個不讓他們知道就好了。


大公娛樂:家裏麪人有沒有跟你説過,以後要少打一些,小心一些,或者轉型這樣的話?


吳京:轉型我演愛情片,你看嗎?我去拍這樣的電影(突然扭起來)你看嗎?沒有那麼多的原因,沒有那麼多的害怕,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焰火。(笑)就做好自己,在動作片的領域裏去衝,去拼,去做到極致就可以了,想那麼多幹嘛,也不是我的性格,我是白羊座。

吳式哄妻妙招:吵架了我一定先低頭


大公娛樂:這兩天網上傳得火熱的,就是你和謝楠在真人秀節目裏,因為如何做菜而吵架的視頻了。你們平常生活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嗎?


吳京:對,很真實。


大公娛樂:那如果那個時候已經吵起來了,誰説先低頭?


吳京:(舉手)我!


大公娛樂:你會怎麼説?


吳京:對不起老婆啊,我態度不好。我情緒上這麼説可能是不對的,但是你看這個事呢,是這樣這樣的....那之後我老婆就會説,對啊,你要這麼説(笑)夫妻之間嘛,我不是神,我是人,哪有夫妻之間不磕磕碰碰的呢。生活當中絮絮叨叨的小事很多,就因為上節目被無限放大了,沒關係,真實就好了。我們就是這樣啊。很多人都給我發微信,留言,京哥你好好對嫂子,你讓着點嫂子。(扮鬼臉)嗯,挺好玩的。


大公娛樂:我覺得這樣的性格其實挺好的。


吳京:對啊。不過有你認同的,也有別人不認同的,所以是個節目。


大公娛樂:你們一般兩夫妻在吵架的時候,比如從吵架到和好,中間會相隔多長時間?


吳京:不會太久,一定不會太久。夫妻牀頭吵架牀尾合,不能留着隔夜氣。


大公娛樂:就像您之前有説,您特別希望這段宣傳期過後,您能夠休息下來陪陪家人,陪陪孩子。可是因為我知道您又去客串了,接下來還有這樣的行程,就是要進組,所以您大概什麼時候實現這個承諾?


吳京:8月份,完了之後就OK了,就可以了,就不接戲了,真的不接了。


大公娛樂:打算怎麼樣彌補自己的太太,這段時間?


吳京:幹嘛要講彌補,我們夫妻之間不講彌補什麼東西,就是説度假,在家裏也是一樣,在家裏待着就行。迴歸於生活。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採 訪

羅伊寧

攝 像

田 田

攝 像

馮 昊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田 田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