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子健:別叫我影帝,太二了!


戛納電影節影帝提名名單剛出爐的時候,看到董子健的名字,我曾有過疑惑:他是誰?跟許多人一樣,我也趕上了“惡補董子健”的熱潮:1993年出生的小鮮肉,電影《青春派》男主角,19歲獲得傳媒大獎“影帝”和金馬獎新人提名,母親是內地知名經紀人......


無數的標籤貼在這個21歲的男孩身上,百聞總歸不如一見。


約好見面的那天,董子健剛從戛納回來不久。我們正在房間裏準備,他輕輕地敲門,隨後打開一個小縫,把頭探進來,有點呆萌地問“是在這裏採訪嗎?”——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


他頭髮比參加戛納時稍微長了一些,柔柔地貼在額頭上。他穿着自己設計的、印着“小董”字樣的黑色T恤出現,笑着跟屋裏的所有人打招呼,不陌生,很陽光。


原本以為他還是個年少不羈的孩子,出乎意料地,董子健的身上有你想象不到的成熟。聊天過程中,他説得最多的就是“我要慢一點”。拍完《青春派》之後,兩年時間,他不言不語只專注於電影,他覺得這是一種沉澱,是做自己的方式。如今,還不習慣娛樂圈裏的競爭與忙碌的他,悄悄地做了一個決定:等忙過了這段時間,還要選擇“歸隱山林”。


專訪結束後,我和他的工作人員在閒聊,原本走出採訪間的董子健,默默地轉回頭,趴在門邊,盯着我們看。那表情,就像是在表達“我要偷聽你們在説啥”。一瞬間覺得他回到了屬於自己的21歲,説笑,玩鬧,鬼馬,搞怪,還有藏不住的萌萌噠。


差點忘記説,在這次採訪的最後,還有趣味十足的快問快答。如同董子健説的一樣,他的“逗比”需要看語氣,究竟gif版的他如何搞怪,請耐心把視頻版的專訪看完。最後的精彩,一定會讓你重新認識他。


另外,以後別再叫他影帝。摒棄頭銜與標籤,他只有一句想介紹自己的話:這是小董,董子健,他很愛電影。


“對於喜歡電影我的來説,戛納就是天堂”


大公娛樂:前不久剛從戛納回來,戛納給你的印象是什麼樣子的?


董子健:就很舒服的一個海邊小鎮,我覺得戛納對我來説最好的,對於戛納的回憶就是它的一切圍繞電影,最悲劇的一件事情是説,我沒有看什麼電影。因為有的前輩跟我説,去戛納沒有可以睡覺的演員,我覺得這一點真的很可悲的。其實去戛納,應該更去感受一下電影的氛圍,更去多看一些電影。本來有機會去看電影《聶隱娘》的,後來排到我,電影院沒位置了,被轟出來了。


大公娛樂:你參加過很多的電影節,去過金馬獎,你覺得戛納有什麼不同?


董子健:老外多。(大笑)

首先它是在一個地方,這個地方一年圍繞這麼一個電影節,可能還有電視節,動畫節,一年都是圍繞着電影這個產業,一切都是關於電影,所有人的談論都是電影,經常偶遇的都是很大很大的明星。很奇妙的一個地方,挺舒服的。其實也沒什麼不同,就是電影節嘛。


大公娛樂:我記得在金馬獎頒獎禮的時候,你參加頒獎禮的同時,也當了一回李安導演的粉絲,追着他去了廁所。這一回在戛納,還有沒有這樣的趣事?


董子健:戛納非常遺憾,沒有去頒獎典禮,我也不知道誰在廁所裏,所以就沒追着誰去廁所。可能在金馬獎的時候,更是一個湊熱鬧的心態,工作上什麼也沒有安排,就去了一個頒獎典禮。但是,這次去戛納,工作安排的很滿,基本上沒有什麼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大公娛樂:那你這回去戛納,跟之前想象的一樣嗎?


董子健:其實差不多。很有意思,我到了碼頭上,看到一羣年輕人在聊天,他們的語言我完全聽不懂,幾個人非常有熱情的一起在聊天,我就覺得在聊電影。對於我這種特別喜歡電影的人來説,我覺得特別美好,我覺得真的是到了天堂的感覺。


大公娛樂:如果以後有機會,你自己會再一趟嗎?


董子健:旅遊不會去戛納,等下次電影節的時候可以去戛納,希望還有機會能再入圍一次戛納。


大公娛樂:我記得你説,你説如果你拿獎你會哭,我就説頒獎的時候你要去,我特別期待看到的是你在台上哭的一幕,我覺得很精彩。


董子健:因為我覺得一切慢慢來,我希望可以去。我希望可以有機會可以帶着自己的作品去,我覺得會有機會的。

“我不是什麼明星,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電影”


大公娛樂:在戛納之前,可能認識你的觀眾並不多。戛納之後,不少人評價你説,你是“一戰成名”,是“未來之星”。你自己怎麼看待這個評價?


董子健:我覺得可能大家誇大了。《青春派》之後兩年,大家都沒有看到我,就像隱退了一樣。我這兩年中做了很多沉澱。我覺得一切都要慢慢來,我其實拍了一些我喜歡的電影,只要大家喜歡我就很開心。説實話,最近工作挺忙碌的,陪家人的時間挺少的,我過一陣之後還要回到慢慢的狀態。


大公娛樂:又要去沉澱嗎?


董子健:再沉澱一回。首先我不是什麼明星,我就是一個小董,是一個喜歡電影的人,我希望一切也是圍繞電影,而不是圍繞着一些與電影無關的事情。現在我想得很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的電影,為了我可以拍電影,我可以去演電影。


大公娛樂:我很好奇,你第一次聽到別人稱呼你是“影帝”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董子健:我覺得好奇怪,別人叫我影帝,我覺得有病,好難受,自己很不舒服。因為當時我都不承認自己是一個演員,就是一個學生,所以有一些挺抵觸的。其實我心態特別的好,自我調節能力特別好。現在想想也沒什麼,大家愛怎麼叫怎麼叫。反正我就是我,我就是小董。


大公娛樂:大家對你的期望值很高,你自己身上會不會有特別大的壓力?


董子健:我真的是挺沒心沒肺的,真的一點壓力都沒有。或者説壓力是有的,但我都自我化解了,我把這些壓力變成了拍戲的動力,變成了我的一個目標,反而讓我更認真的演下一部戲。


大公娛樂:你這個心態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董子健:好像我就是不太浮躁,我一切喜歡慢慢地來,不着急。我也沒有把名利看得很重,我覺得就算我第二部敗了又如何?就算我第二部沒有青出於藍,那又怎樣呢?我還是繼續演。就算有人説“你拍了這麼多戲你也沒紅”,我説沒紅就沒紅,關我什麼事兒?我演好我的戲不就得了。


大公娛樂:這個心態會不會跟你喜歡演那種比較沉穩一點的角色,偏文藝一點的角色有關係?


董子健:我覺得選擇是雙方的,我演的這些人物肯定是跟我有關的,是我喜歡的一些對象,是我所想表達的。其實每個人的青春都不一樣,我演的一些青春片雖然都是青春片,但是跟現在市場上的墮胎青春片也不太一樣。每次我跟導演交流的時候,我都會告訴導演:我想演普通人,我更想代表普通人去説一些話,我更傳遞的是,我們雖然是普通人,但是我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不需要悲觀,我們需要樂觀去面對一切東西。像現在有些戲就是説的演的都是奢華,觀眾很喜歡,那些是觀眾所缺失的,而不是説我們本身所擁有的。

出演真人秀不是在“推銷”:只是想演更多的戲


大公娛樂:你出道後出演的作品都是偏文藝的。賈樟柯導演的《山河故人》,以及即將要上映的《少年班》,都是因為什麼而打動了你?


董子健:首先説《少年班》,6月19日就上映了。5月底在南開大學放了一場,大家給的評價都非常好,每個人評價都提到了我所演的那個角色:吳未。就像我剛才所説的,吳未代表了普通人,平凡人,他在一個天才班裏是一個平凡人。我覺得其實普通人才是真正的天才。他可以有極高的情商,可以去處理一些事情,它其實才是人生的贏家。我覺得我所挑的角色是要給人有正能量的,給人有積極向上的感覺的。包括《山河故人》也是,雖然他是一個很孤獨的感覺的影片,但是我所演的這個人是崇尚自由,崇尚快樂的,他不會去理會別人的想法,只是做他想做的事情。


大公娛樂:《山河故人》裏的角色雖然也是青春少年,卻也有着超越年齡的成熟。這種成熟的感覺,才21歲的你是如何琢磨而來的?


董子健:首先我覺得不難,看你怎麼去理解這個人物,當你理解這個人物的時候,你所有的成熟,你所有的反應,都會表現出來。不是刻意的演成熟,不是説我設計好了。當你理解這個人,當你是這個人的時候,你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對的。當然演戲還是需要你做功課的,而不是説天生天養的直接來了,你是要做準備的。當你去演的時候,你需要活在鏡頭裏面,而不是説我在鏡頭裏面演戲,這是兩個概念。


大公娛樂:你看你拍電影的風格很一致,那怎麼會想到要去參加真人秀節目?


董子健:我覺得這個並不衝突。演戲是演戲,演習是我在演別人的生活,而真人秀是真的。我一直很喜歡運動,但是最近很忙,又沒有時間健身。參加這個真人秀,讓我重新找回了當年我在校隊那種打比賽的熱情,運動的熱情。我就是想讓大家更瞭解我,就想告訴大家,小董是什麼樣的人。還有,我覺得現在變成一個工業化的市場,大家在講究知名度,有知名度才演別人的戲。可能我就是想演一些更好的戲。


大公娛樂:這個算是你讓更多人認識你,推銷自己的一種方式嗎?


董子健:“推銷”我不喜歡這個詞,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推銷自己,我不會推銷自己。我只能説我去參加一個節目,把最真實的我在節目裏表現出來。我也不是特別傲氣地説“我董子健怎麼樣”“我厲害”,這個才叫推銷自己,這個太無聊。我覺得我只是把我最真實的展現出來,也希望通過這個節目讓大家認識我,希望通過這個節目讓有更多好的項目來找我。我可以去演更多好的電影,可以拍我自己的電影。


大公娛樂:其實歸根到底還是為了電影。


董子健:電影電影電影。(笑)


大公娛樂:那你在真人秀裏面表現了自己多少分?10分的標準。


董子健:我發現很奇怪的一件事兒,真人秀體現了一個我沒有發覺的我,我突然變得很逗比,突然變得話很多,很欠。但是我平時是話很少的人。好像跟着這幫人在一起的時候,大家很融洽,很開心,真的像很好的朋友一樣,肆無忌憚開玩笑,所以讓我展現了一個很逗比的狀態。


大公娛樂:那我希望這個真人秀給你帶來的印象讓你變逗比。


董子健:演點喜劇片。其實像我們這樣的演員,比較適合演喜劇片,因為真誠,我們不演喜劇,我們就是喜劇。

當演員不靠父母:戲是我演的,跟他們沒關係


大公娛樂:我記得《青春派》的時候,裏面有不少台詞,被大家廣泛使用。


董子健:累死你自己,幸福你一家。


大公娛樂:還有“兩眼一睜,開始競爭”。電影裏的青春像很多人的縮影,你的青春呢?


董子健:我的青春好像跟這些都不太一樣,我青春挺平和的,挺平靜平淡的。當然現在我也在經歷着我的青春,我覺得很開心,還有一些遺憾。但是我覺得就像電影一樣,電影也是一種遺憾的藝術,殘缺美,我覺得都挺美好的。


大公娛樂:你有沒有特別孤寂的時候?


董子健:我覺得我缺失的其實就是這些東西,我沒有一個非常逆反的時期,我沒有跟家裏吵架,砸東西,我要離家出走,我也沒有那種説我好無助啊,人生好難,都沒有這種東西。我肯定有“我覺得人生好難”的時候,但是,我都會自我調節的很好。所以對我來説缺失的就是反抗的東西,挺可惜的。


大公娛樂:那你是不是一個特別聽話的小孩?


董子健:我應該算不上聽話的小孩,但是,也沒有人管的我很嚴。家裏給我一個很自由的生長空間,所以讓我可以做我喜歡的事情,我學習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如果可能説我家裏是一個很壓迫我,可能我就不會有我自己的想法,可能我就不會喜歡讀書,我就不會喜歡看一些新聞,不會喜歡關注一些社會話題。


大公娛樂:你之前説過你從小就很愛看電影,但是你從沒有想要當演員,為什麼?


董子健:以前一直沒有這種想法,對錶演不知道是什麼。我會看電影,會聽別人評價表演什麼樣,大概心裏知道,但是覺得自己看自己很怪。小時候都不喜歡拍照,現在也不喜歡拍照。長大後,會演戲其實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電影,演戲對我來説是一個敲門磚。如今我喜歡演戲,這個敲門磚讓我更瞭解電影。


大公娛樂:如果當時沒有《青春派》邀請你來演戲,你還會考慮往這條路上面走嗎?


董子健:可能不會。但是,我後來申請美國大學的時候是國際政治、哲學、電影。其實這三個,也有可能,但永遠不知道沒有發生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大公娛樂:你之前在拍這麼多戲,媽媽給我你什麼意見嗎?


董子健:她給我的意見都是人生上的意見,你的心態,你的想法,你的對一些社會問題的看法,她教我的更多的是這些東西。她從來沒有教我説這部戲要怎麼演,你要演這部戲,這樣你會怎麼樣,你要接受這個人採訪,你要配合工作,從來沒有這個東西。劇本也都是我自己看。我自己不喜歡,我怎麼去演。


大公娛樂:你是否有過“進娛樂圈挺好的,不管成功與否媽媽一定會幫助我”的這種想法?


董子健:這是個什麼觀點我不太理解。我覺得這個很逗的,是挺二的一個想法。有這種想法的人應該都是神經病或者是傻子,可能是腦子哪出了一點問題。每個人是每個人自己的個體,我想做的,就是我自己想做的,跟我父母沒有關係。當然,他們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這個是無可厚非的。。比如説我去演一部戲,我不能説我爸我媽在,我瞎演就好了,無所謂。舉個例子,如果他媽媽是記者,他可能對新聞行業會更瞭解,如果你媽媽是個廚子,你肯定會對吃或者對飲食會更有了解。那我媽媽就是一個經紀人,我爸也做電影一些行業,所以我其實對電影圈更瞭解,而且我自己做的就是我把戲演好了,因為戲都是我自己演的,跟他們沒有關係,他們也沒有辦法幫我演戲。


大公娛樂:有人認同你的能力,也會存在質疑的人。當別人認為你是因為家庭的原因、因為父母的原因而走到今天的時候,你介意嗎?


董子健:如果娛樂圈是我們家開的我覺得可以。


大公娛樂:是不是會想着“我一定要做的特別好,向大家證明,為自己正名”。


董子健:一定,我覺得不管怎麼樣,不管是誰,都是要做到最好的自己,我不能説,我就這麼活着挺好的。就像路上乞討的一些人,如果是老人我會給他錢,如果是小孩子我會給他錢,但是如果是一個20多數的人過來跟我要錢,我特別想給他一腳,我説你幹什麼不好,你可以為自己努力,你發小廣告都好,你去要錢是什麼意思。你一定要有活着的意義。

“這是小董,董子健,他很愛電影”


大公娛樂:你現在這麼忙,已經習慣了娛樂圈的工作節奏了嗎?


董子健:沒有,我覺得太快了,我需要慢下來,我需要去多陪一些家人。


大公娛樂:我們之前有提到“兩眼一睜,開始競爭”。這句話是不是挺適合用在娛樂圈?


董子健:對,但是如果別人兩眼一睜開始競爭,我就兩眼一閉,睡會覺。競爭什麼,沒有意思。我覺得要真的喜歡電影,就好好拍電影,別整這些亂七八糟的、勾心鬥角的事兒,真的沒有意義。


大公娛樂:有人説演戲是工作,是飯碗,是愛好。你呢?


董子健:我覺得我們90後最大的特點是迴歸夢想的一代,為什麼這麼説,是因為可能大家生活條件優越了,大家不會有後顧之憂,不是説我要養家,我要養我爸媽,我要養我孩子,而是他可以真正的為自己的夢想做努力,我覺得我現在就是這樣。電影是我的夢想我現在為它努力。


大公娛樂:你希望自己演戲能演到多少歲?


董子健:演戲沒有歲數限制,更希望自己導一部作品,這是我現在的夢想。


大公娛樂:這個夢想大概什麼時候想要完成?


董子健:我覺得等準備好了,自然會來,沒有準備好,你説一個時間也沒有用,我覺得一切慢慢來,不着急。


大公娛樂:你現在真的特別不像你現在這個年齡,會想的那麼多。


董子健:我們這個年齡應該是賣萌自拍。(笑)


大公娛樂:對,因為最開始我們還聊到,覺得你與你的年齡不太一樣,有一種成熟在。


董子健:我覺得是這樣的,我的話得聽語氣,可能那個是沒有語氣的,我以後總結一下,我重新到微博上再寫一篇。(大笑)


大公娛樂:等這個專訪做完,我要去寫這篇稿子,我就不去寫什麼“國內首個90後影帝”。


董子健:這個太二了,別寫了,求大家別寫了。


大公娛樂:那我需要去介紹你去描述你的時候,你希望我用什麼樣的話語?


董子健:這是小董,董子健,他很愛電影。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採 訪

羅伊寧

攝 像

田 田

攝 像

馮 昊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馮 昊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