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當女兒,我給自己打六十分


採訪海清的時候,是最美的四月天。


我們約在了一家有着百年曆史的建築裏見面,這裏曾是見證歲月變遷的教堂,如今則變成了街角有名的咖啡館。每天,都有不少文藝小青年們慕名而來。踩着木質階梯上樓,腳下“咯吱咯吱”的聲響,會讓你忍不住放慢腳步,輕輕地,一步一步地,向今天的故事靠近。


拍攝現場有條不紊。攝像師架機器調燈光,化粧師則在一旁為海清補粧。下午3點的陽光,温煦地灑在海清身上,她輕柔而又認真地與我聊天,沒有一句客套,直來直往,就像這突然而至的春天一樣。


很多時候,她是嚴肅的。對待工作上的問題,她會一字一句地斟酌,給出當下最完整的答案。她條理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堅守的是什麼,追求的是什麼,滴水不漏。某些時候,她又是親近可人的。聊到私底下的自己,她會自我吐槽:“我要是身邊有我這樣的人,我會覺得這個人可討厭了。”聊到父母家庭,她又會變成貼心小棉襖:“我跟爸媽就是一個人,他們老了就是我老了。如果真的有一天要我在工作與家庭裏選擇,我一定會選擇後者。”


我們的對話有長有短,遇到一些比較籠統的問題,她會偏着頭,思考幾秒後笑着説:“我真的不知道能説什麼哎,過了吧。”嗯,那就Pass。我並不覺得不好,這樣的真性情,正是她的魅力之一吧。


如果你問我,這次見面之後,我會用怎樣的言語來形容海清?我會告訴你,等你感受過了北京的春天,就會知道。


接拍新劇變身記者 大讚錦榮懂事守規矩


大公娛樂:在你接拍的新劇《女不強大天不容》裏,你的角色是怎樣的?


海清:我要演的是一個報社的社長,從實習記者做起,一直做到報社社長,最後應該是進入了市委做市長祕書,市委祕書還是什麼的,最後的幾集我還沒有看到。


大公娛樂:聽説你為了角色有去體驗生活。當了一段時間實習記者,感覺是什麼樣的?


海清:這應該算也是一個行業戲了,如果六六的戲你不去體驗,是挺難把握的。像演《心術》是行業戲,要去體驗一下醫護人員的工作和生活,體驗完了以後,再出來演,你就會覺得很多東西非常親切,不那麼陌生,你就知道六六為什麼這麼寫。這個戲也是這樣,因為我個人和記者打交道挺多的,但是打交道多的基本上是娛樂記者,而社會、政治新聞記者,我對他們是比較陌生的。這個戲裏的女主角是從新聞實習記者做起,一路做新聞做上來的,所以我就提前去實習,前後去了兩次到三次。


大公娛樂:你在實習的階段,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事情?


海清:我是被那個報社的景象給震撼住了。真的就是這兩年的事情。我記得我前幾年每天早上起來後,都會邊吃飯邊翻報紙。我記得我懷孕的時候,我媽媽還給我拿了一副手套,説上面鉛的油墨太重了,讓我戴手套翻。這個事情就好像發生在昨天一樣,但是今天我們基本上都是在刷手機。所以通過這個你就知道,報社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我去報社的時候,一開始我還以為去了一個傢俱廠。他們以前主要的會客廳,特別大的會議室的那個場地,現在已經賣紅木傢俱了。報社的人説前一段時間賣葡萄,之前還賣過年貨。這個景象的反差,是那麼的真實。


大公娛樂:電視劇題目聽起來就特別的豪邁霸氣。當個女強人,是不是也是你的觀點?


海清:我覺得女人可以強大,但未必要強勢。強勢挺痛苦的,強勢會給周圍的人造成陰天一樣。


大公娛樂:前不久你剛殺青了一部叫做 《大貓兒追愛記》,這部戲是你跟錦榮的第一次合作。你覺得他是一個什麼樣的演員?


海清:Vivian 是一個非常聰明,也非常用功的演員,他身上有很多我們現在很多年輕人缺失的東西。他非常守規矩,他把自己安排得非常好,不抽菸,不喝酒,不會很晚睡覺,跟他在一起,你會覺得像跟一個課表在一起。這中間還有個花絮,因為他拍戲期間減肥,我也是減肥,後來我看看人家減肥的尺度和我減肥的尺度,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有一天,我因為要拍夜戲,特別餓,我説我要去賣肉夾饃,就給全組都一起買,他説你不用給我買,我吃你的吃一口就好了。買回來後他就真的只吃一口,非常好吃的情況下都控制住,就一口。


大公娛樂:真的覺得佩服他。


海清:對,我對那些能夠這麼節制自己的人,我是真的心生佩服的。


大公娛樂:那你們倆拍戲的時候默契嗎?


海清:挺好的,他非常聰明,其實他剛剛進組的時候,中文都不是那麼的好,很多東西他不能夠理解,但是他一部戲拍完了之後,中文非常非常好。

不再介意被稱作國民媳婦:演戲過程更重要


大公娛樂:《大貓》這部戲改編自網路人氣小説,書迷基礎龐大,是否擔心搬上熒屏之後的效果?


海清:説實話我沒有看過這個小説,我直接是看的劇本,我就覺得這個劇本基礎非常好,阿巳是個非常有才的編劇。然後説實話,這類題材的戲其實我並不是特別的喜歡,我覺得特別白雪公主,不是我的菜。但是接一個戲,就要秉承着負責的態度,所以我在拍攝的整個過程裏,我也是儘量讓我的思維和想法跟編劇去貼攏,儘量去理解,因為這個世界上很多的東西不是你不喜歡它就不存在的。加上趕巧了,我當時檔期時間比較充裕,這個戲的投資方一直有恩於我,這部戲另外一個投資方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説你一定要過來。看過劇本之後,我覺得劇本基礎真的是不錯的,我就來拍了。


大公娛樂:像這種白雪公主的戲不是你的菜,那什麼樣的角色是你喜歡的?


海清:人是這樣的,在一個階段就會喜歡一個階段的東西,就可能小的時候你會特別喜歡這樣的東西。可是真的長大以後,你被生活打磨的,對這樣的東西就不感冒了。打個比方説,蛋糕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茶喝,茶是茶,蛋糕是蛋糕。可能我現在更喜歡那些更加真實的東西吧。


大公娛樂:更接地氣,更貼近生活,更加符合你心裏面想的那種?


海清:我沒想過會是什麼樣的東西,但是就是説不管怎麼樣,我説的真實並不是説它的故事真實性,因為有很多假的故事,我們説演戲可能是在一個虛構的故事裏面,但是它的情感是真實的。


大公娛樂:你拍《心術》也好,拍《二炮手》也好,還包括有一段時間網上瘋傳的你的性感寫真照片,這個是你在轉型的表現嗎?


海清:沒有啊,我身上本來就有這些東西,它只是在不同的渠道釋放出來。有的是通過影視作品,有的是通過雜誌,有的是真人秀的採訪。


大公娛樂:不少觀眾看到你的時候依舊稱呼着“國民媳婦”,你介意嗎?


海清:以前我會介意,現在我不介意了。

以前的階段是想證明我能,我不是隻有這一個形象,我還可以做其他的,我有別的角色,現在是我知道能不能已經不是特別重要了,因為如果演戲只是為了證明我能,那就不是很好玩了。我現在演戲是因為有好多東西我真的不知道,我覺得我不能做到,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也許能,也許不能,但是這個過程對於我來説,真的挺重要的。


大公娛樂:你的電視劇作品非常多,大銀幕則涉獵較少。有沒有想過多嘗試電影方面?


海清:有,其實有一些來找過我,但是我一直遲遲沒有動,是因為我不想用電視熒幕的形象去買單我大銀幕的形象,我不想這麼去做。

因為我也是一個孩子,老讓我演一個類型,或者是這些類型我演過的,我不會太感興趣。對於表演,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一直要懷抱一顆如同孩子一般做遊戲的心理,做這個事情你一定要感興趣。可能很多事情你沒有興趣,你只能因為其他的原因去做,到最後你就沒有辦法堅持下去。


大公娛樂:你曾説,“大銀幕是男人的天下,好的女性角色太少了”,現在是否還是這麼認為?


海清:不是我這麼認為,是事實就是這樣。

熱衷參與婦女署活動 維護同性戀:愛是平等的


大公娛樂:在這兩年,你參加了不少聯合國婦女署的活動,你的初衷是什麼?


海清:因為婦女署找我這邊來接洽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後來在跟婦女署一系列的活動對接、溝通當中,包括他們之前做過很多項目和計劃,未來將在中國做的很多項目、計劃,從這些裏面,我發現我們很多地方是很合拍的,我們有很多東西,很多理念是一致的。我很榮幸,我能夠進入到這樣的組織,因為初衷想法是一致的,我們才會有了後續的一系列活動。


大公娛樂:你曾在婦女署的活動上提及關於“科學看待跨性別,支持同性戀”的觀點。這個現象雖然較以往相比,出現得越來越多,但是在大眾接受度上,還是比較弱的。你是怎麼想的?是否擔心這些觀點帶來負面評論?


海清:如果這個負面的評價能夠消除這個不平等,那就是值得的。可惜,並不能。

每一個人都有説話的權利,大部分的人基本上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不能説這個問題是一個。因為這個問題其實對於大部分人來説他們碰不到。從概率上來講,很多人覺得這個事情離我很遠,但這個事情一直存在着。我有一個觀點,我一直認為我受的教育讓我覺得愛是平等的,我覺得這句話彌足珍貴。而且我相信真理,有一天這個事情會得到一個比較好的解決方案,但是我覺得我們不能一味的去等。


大公娛樂:也許會有一天,每一個人都能夠平等的看待這個事情。


海清:對。其實在自然界很多生物他們是雌雄同體的,像蝴蝶,它在温度低的時候,它就是雌性,在温度很高了以後,它就變成雄性。還有很多,魚也是這樣的,是靠自體繁殖的,這是自然界的現象。我不想過多的去渲染,或者在我們強烈的支持之後,大家用這樣的方式繁衍後代或者是怎麼樣。但是,就是希望,我們也可以冷靜的理智的去看待這個問題。

遺憾沒有早些生孩子 自認是60分女兒


大公娛樂:這麼多年來,你一直都會帶爸爸媽媽去旅行嗎?


海清:確切地説,是當我有了一點錢以後。以前我想帶他們去,但是我沒有這麼多錢。第一次帶他們去的時候,我就記得是身上有餘糧了。我就帶我爸爸媽媽去了一趟九寨溝,那是我第一次帶他們出去玩。


大公娛樂:那時候,你第一次帶他們出去玩的時候,叔叔阿姨是什麼反映?


海清:我好慶幸那一年我帶他們去了,因為我後來的時間就沒有那麼多了。在那次去旅遊之前,我就已經把九寨溝説得美得不行了。因為他們很害怕人多,我就跟他們説根本見不到人,特別美,他們就去了。後來去了之後,他們一邊玩,一邊還説怎麼這麼會多人。(大笑)但是,依然玩的很開心。


大公娛樂:有沒有考慮過下一次要帶他們去哪。


海清:今年我有計劃,今年7月中旬,拍完六六這個戲,我會帶他們去一趟俄羅斯。因為,父母這一代人是有俄羅斯情節的,有蘇聯情節。像克里姆林宮,像彼得堡這些地方,對於他們説,就像跟台灣一樣的,是不可釋懷的一個情結,所以夏天正好能夠有大概十幾天的空,我就帶他們去。


大公娛樂:現在你覺得你當女兒,你給自己打多少分?


海清:我當女兒60分。


大公娛樂:還有40分,差在哪?


海清:我差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説白來還是我會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面,這個我不怨別人。當然,我也可以不工作去陪我爸爸媽媽,但是我沒有那麼好的思想品質,我做不到。現在我把他們接到我身邊來跟我一起住,我每天能看到他們。每天早上起來,哪怕很晚回去,我知道他們跟我在一起,我就很安心。另外,我不能像有的孩子那樣聽話,我努力在改,我要學會安靜的聽他們説,他們説的所有的問題我要耐心聽。我現在努力朝這個方向去做。


大公娛樂:我覺得這個很不容易做到。


海清:但是我知道有的人能做到,我應該能做到,因為小的時候我們不厭其煩去騷擾爸媽的時候,爸爸媽媽都會很耐心的給你解釋,但是你現在大了,他們很多觀點可能你未必能接受,所以我們有的時候會説你不懂,你錯了,這樣不好。不管他説什麼,我以後就説“你説的對”,“是的我注意”。我其實現在已經這麼做,效果特別好。


大公娛樂:爸爸媽媽會很開心,覺得他們説的話你都聽到心裏面去。


海清:是的。其實説實話,我覺得他們在於我的人生方向上是給予了非常正確的指引的,雖然我沒有照着那個走。但是回過頭來,我覺得他們很多説的是對的。


大公娛樂:你有很多身份,演員,女兒,媽媽,妻子等,你覺得最重要的是哪個?


海清:女兒吧。因為父母的恩實在是報不完。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在工作和家庭,就是爸爸媽媽之間去選,我想可能我還是會選我爸我媽。他們其實跟我是一個人,我們是從媽媽身體裏面出來的,起初我們就是一個人。他們總跟我説以後老了,我不麻煩你,我就會告訴他們,這不叫麻煩我,你如果老了就是我老了,我照顧你像照顧我自己一樣,我不可能嫌棄我自己。

爸爸媽媽在我小時候給了我非常多的愛,無私的愛。我所感受到的是,在我小時候成長的那個環境裏面,那就是家,想起來的第一個詞就是暖,這對於我來説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長大了,我可能我也是這樣,他們以前問過我説,你的人生理想是什麼?我説我的人生理想是結婚、生子、演戲,這兩個東西是在我演戲之前的。


大公娛樂:其實你都完成的很好。


海清:運氣好。其實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生活可不就是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大公娛樂:這麼多年,如果説讓你回頭在想一下,有沒有自己覺得比較遺憾的事情,會有嗎?


海清:早點生孩子就好了。我覺得我年輕時候更應該勇敢一點,但是沒有辦法,可能年輕時候就是這樣。


大公娛樂:你會怎麼樣形容你所走過的這些歲月呢?


海清:命好。我是命好,我是命大福大的人,上天特別眷顧我。


大公娛樂: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你們一家人也會一直開心快樂,健康幸福地走下去。在今天專訪的最後,對一直喜歡着你的觀眾朋友們説點什麼吧。


海清:真心希望喜歡我的觀眾們,你們能幸福,因為幸福真的很重要。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採 訪

羅伊寧

攝 像

徐上傑

攝 像

馮 昊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馮 昊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