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中戲沒教過我怎麼當偶像

 

大約在半年多之前,在一個活動的後台,與陳曉有過一面之緣。當時的他身形清瘦,話不多,在人來人往嘈雜的現場,安靜得有些特別。

 

當時的那個場景,與這一回頗為相似。專訪那天,北京突然刮起了六級大風,寒氣逼人。陳曉在東四環某咖啡廳裏拍寫真,僅穿着西裝襯衫的他,為了拍攝一個完美的鏡頭,數度走到零下8度的室外,凍得瑟瑟發抖。

 

一拍就是一下午,等到他坐到攝像機前,已是夕陽西下時分。造型師給他整理妝容的時候,他只是坐在那裏,不言一語,像極了在我印象中的那個樣子。我問他冷不冷,他淡淡一笑:「還好,一下午都這樣,我早已習慣了。」

 

不過,如果你被陳曉這 「安靜美男子」的樣子給欺騙了,那就真是大錯特錯了。兩個問題過後,他就坐不住了,表情鬼馬,時而大笑,時而皺眉,時而調皮「反擊」記者,時而還會搶答。中途他的衣服出了點問題,他更是直接出謀劃策:「你們推薦的時候就把我脖子以下的畫面給剪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讓大家還以為我是沒穿衣服接受的訪問。」

 

熟悉了之後才知道,原來他是個慢熱的人。或許他骨子裏透着的熱情與執着,就是他與楊過最相像的地方吧。

 

不介意新《神雕》被罵:我努力做好就夠了


大公娛樂《神雕俠侶》已經開播一段時間了,網絡上的評論非常熱鬧。其實早在這部劇拍攝期間就產生了不少爭議,你了解過嗎?

 

陳曉:當然,當然都聽過。

 

大公娛樂:那你自己是怎麼解讀的?

 

陳曉:我自己覺得這是我一個我一直想演的角色,能給到我,是得之不易的。我盡可能的,盡自己所有的努力把他做得不要有遺憾,這就夠了。

 

大公娛樂:你在拍攝的時候,或者說在接拍之前,有沒有想過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

 

陳曉:肯定會。因為我以前是小朋友的時候,也喜歡看武俠劇。我之前已經看到《笑傲江湖》有這麼大的爭論了,但是其實在我童年的腦海裏,《神雕俠侶》比《笑傲江湖》給我留下的印象要深很多,那麼我相信其他人肯定也是這種同感。那麼《神雕俠侶》對於大家心目中肯定會有一個更加深的印象,肯定會有風波也好,言論也好。

 

大公娛樂:那你現在面對這些爭議的時候,自己的整個狀態是怎樣的?有壓力還是很坦然?

 

陳曉:我是蠻開心的。我以前一直都在想,我拍一個戲都播不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看,那我辛辛苦苦做的所有事情可能變得沒有意義了,正是因為會有人看有人關注,有人因為關注了之後發表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覺得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你也要學會去尊重每一個觀眾。我有時候願意去當一個傾聽者,去聽他們回饋給我的一些意見。

 

大公娛樂:有沒有你自己覺得比較好玩一些的網友評論?

 

陳曉:有。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你長得那麼醜你根本演不了楊過」(笑)。

 

大公娛樂:這句話沒讓你受打擊嗎?

 

陳曉:沒有。我就覺得反正說得也是有道理的(大笑)。

 

大公娛樂:你和其他版本的楊過相比,「新」在什麼地方?

 

陳曉:「新」在加入了很多陳曉自己的理解。因為每一版的楊過前輩們演得都很經典,都很經典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都有着他們很多自己的理解和特色,你看之前每一版都不會是特別重複的感覺,是因為他們都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有創新,有自己不同的理解加進去。每一版隨着時代的不一樣,每一個演楊過的演員他們的經歴,他對這本著作的理解也不一樣,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經典出現。


  大公娛樂:有看過其他版本嗎?

 

陳曉:有。基本上之前的版本我小時候都陸陸續續地看過一些,但是演這個角色,我就會刻意把之前看過的那些版本給屏蔽掉。

 

大公娛樂:你擔不擔心跟其他版本有比較?

 

陳曉:這個是我從開機到現在都不曾擔心過的一個問題。

 

大公娛樂:演過這麼多作品,你把「楊過」放在什麼位置上?

 

陳曉:把他放在最底,心裏的最深處。一個好像自己的小孩一樣。然後,反正就是會把他收得很裏面,然後用很多保護層,把他保護得很好的這種感覺。

支持改編作品:這是給年輕人的一種傳承


大公娛樂:看多很多你的作品,幾乎都是古裝,這是偶然還是刻意?

 

陳曉:可能就是莫名其妙的,老天先讓我以古裝的面目跟大家見面,然後再發展其他,我其實也搞不清楚。(笑)

 

大公娛樂:會擔心被定型嗎?

 

陳曉:我完全沒擔心過。

 

大公娛樂:那按照你自己的喜好,更喜歡古裝還是時裝?

 

陳曉:其實跟這種年代是沒有關係的,我覺得主要還是跟故事,這個人物夠不夠吸引我,到底是古裝人還是現代人,我覺得一點都不重要。

 

大公娛樂:現在提到你,會稱你為「男神」。一個人長得比較帥,顏值比較高,就有可能會被忽略他的演技,你有這個困擾嗎?

 

陳曉:我還好沒有這個困擾。我從上中戲開始,我就沒有想過以後要做偶像。每天交作業,每天在教室排練,就想怎麼能把這個劇本給它演得能讓老師滿意一些,上匯報演得好看一些。大學四年,我們老師都沒有教過我們怎麼去做偶像,所以可能是我天生也不太會吧。

 

大公娛樂:既然說到了偶像,那演員,偶像,明星,這三個詞你分別是怎麼理解的?

 

陳曉:演員在我心裏,是一個我追求的東西,我想把他作為我一生的職業,是這樣子的理解。偶像嘛,我其實現在還沒有完全理解是什麼意思,別人喜歡的人就叫做偶像吧。在我心裏,偶像就是周星馳,他就意味着偶像。明星嘛,明星....這個含義我就更不知道了。該怎麼說呢,感覺很高深莫測。

 

大公娛樂:你出演了不少的改編作品。對於改編,經典的擁護者無法接受,覺得這是否定經典,也是創作力枯竭的表現,而年輕觀眾們則心態放得比較寬一些。作為演員,你怎麼看?

 

陳曉:我覺得是這樣子的。我很喜歡那一撥支持原著,不願意讓它改變的那一撥擁護者,因為他們是支持真愛,他們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他們生怕會有一點點改動。任何一個人去重拍它,任何一個人去改變它,去拍它去演它,他們都會覺得達不到心中的那個形象,因為那個形象已經被托得很高了。但是現實的一個問題是,可能那一撥人是70、80後,或者是80、90後,那麼現在是95後、00後,以後會有10後,更多的年輕人。那麼,總有人,需要更多人(去傳承)。我希望這是一種傳承,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它,讓更多的人知道,啊我的父輩曾經很愛這本書,我現在能理解他為什麼去愛它,我也更能明白我現在為什麼愛着它。那麼之後,我可能會把這種精神,傳遞給我的下一代,告訴他們曾經有一本書,曾經是你老爸年輕的時候視為珍寶的東西。所以這就需要不同時代的人,對它進行一些加工,把它演繹出來。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延續,是一種精神的延續。

 

大公娛樂:你09年出道,最開始從一個小角色演起,2009年出道,一步一步演到男一。2013年的《陸貞傳奇》真的讓你被很多觀眾喜歡。你用4年時間達到了現在的人氣,相比其他等待了8年10年甚至更多的演員來說,你是幸運的。一夜之間的改變,你的心態有沒有產生變化?

 

陳曉:應該是說,基本上沒有什麼改變,但是,也並不是完全的一點改變都沒有,會多了一點點責任在裏面。

 

大公娛樂:很多人對你的評價很高,有人說,你填補了內地影視小生斷層的空白,你認同這個說法嗎?

 

陳曉:我不是搞分析的哈,我並沒有分析過現在是什麼樣的一個層級。每個人對現在的都有他自己的理解。就像我認為的新生代,中生代,不見得就是粉絲們心中的那樣,大家其實不過是拍一個角色而已,從不同的角度和側面去看他。那麼大家說我好,覺得我是可以讓大家喜歡的,那就會很開心。

 

大公娛樂:那你像你剛剛說的,你理解的新生代、中生代是什麼樣子的呢?

 

陳曉:我理解的新生代基本上就是現在剛出學校畢業的,我理解的中生代就是已經畢業了。

 

大公娛樂:那就是你是處於中生代的了。

 

陳曉:我不知道我是處於什麼代的。(笑)其實這些詞語(是標簽),大家喜歡歸類嘛。

在娛樂圈裏不能知足:對喜歡的要越挖越深


大公娛樂:你從電視劇到電影,像國內很多一線明星,有人氣的明星都是在走這條路。你之後的規劃是不是也是這樣的?

 

陳曉:我沒有那麼大的壓力,沒有那麼大壓力,我也不想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比如說我一定要規劃,我一定要怎樣一定要怎樣,我只知道,我喜歡,我現在喜歡,特別有熱情想去做一件事情,那我覺得我應該可以把它做得很好,那我就去好好地去做,把所有精力投入進去,然後不僅讓自己很開心,我相信結果也會讓觀眾滿意,就是這樣。

 

大公娛樂: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到你現在比較隨遇而安,比較知足的心態。這個心態你有沒有覺得會跟娛樂圈比較的不搭?

 

陳曉:我一點都沒有覺得我是那種很容易滿足的人。我在我喜歡的東西裏邊,因為我老覺得我喜歡一個作品也好,一種感覺也好,你總是想沿着那條道去走下去,想越挖越深,因為你總覺得裏面好像是有寶藏的,你老是覺得可能會有更多的你沒有見過的風景在裏面,在等着你,所以你就會一直拚命地往前面去走,這個不應該叫做知足和隨遇而安的心態吧。

 

大公娛樂:其實這個心態是之前在你的一本書上面有看到,原話是「心理很小,知足常樂」。

 

陳曉:我說過知足常樂的意思是,你對你喜歡的東西,你就不要放棄,你一定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上面,這樣做的話我覺得非常能夠對得起自己,你明白嗎?但是我又覺得有一些可能你又不是很喜歡,本身也不是特別在意的東西,你幹嘛還要那麼心心念念地一定要霸着呢,或者又是要怎麼樣,有些東西呢,因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總是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大公娛樂:像你這樣的性格,還有你有時候會逗粉絲玩,有時候開心搞怪,有時候性格又比較直,比較坦白,哪一個性格更像,更真?

 

陳曉:其實就像演楊過為什麼很過癮一樣,因為就是他有不同的側面。因為觀眾有很多類型,千變萬化,我盡量給你們一個真實的自己。那麼真實的自己不可能是單面的,比如說我就是好人,我就是善良,那個不叫一個人,只是他身體裏的某種特質。我想把一個真實的自己交給大家,那麼我就是希望大家看到,我會有這些面,我沒有把它隱藏起來,會有這些面讓你們看到。那你們節取你們自己覺得喜歡的那一面去喜歡它,你們針對你們自己不喜歡的面去抨擊它都沒有關係,因為這就是一個真實的我自己。

 

大公娛樂:那就像你說的,如果有不喜歡的一面大家會抨擊它的話,你有沒有擔心過?

 

陳曉:人總是會有缺點的,別人說你叫你男神,你別把自己當男神。

 

大公娛樂:你看得很清楚的感覺。

 

陳曉:沒有啊。要不然的話,做到最後,就既不是神也不是人了,都不知道是誰。

在愛情裏肆無忌憚:肉麻情話每天都說


大公娛樂:我記得你之前有說過,你很喜歡東方不敗那樣的女人,但是現在《神雕》上了之後,對比小龍女的話,你更喜歡哪一種呢?

 

陳曉:我不是說我喜歡東方不敗那樣的女朋友,我是想演,自己想演(笑得花枝亂顫)。因為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奇怪的角色,我覺得嚐試一下也很過癮。

 

大公娛樂:那女朋友如果是姑姑這樣的,你覺得怎麼樣?

 

陳曉:嗯,其實沒有必要去回答,無非又會多出來一個很奇怪的標題,對不對?

 

大公娛樂:關於楊過與小龍女的相處方式,有個熱情直白的台詞讓大家印象非常深刻。

 

陳曉:(搶答)200次200次。

 

大公娛樂:對。所以我特別好奇,現實中你會不會這麼說?

 

陳曉:哎其實我的性格的話,我覺得有可能我會這麼說。因為我是比較慢熱的人,但是我對於我自己的親人,熟悉的人我就是特別的肆無忌憚,這個程度還算輕的呢(大笑)。

 

大公娛樂:你要程度很重的時候會怎樣?

 

陳曉:那就不能在鏡頭前說了,哈哈(大笑)

 

大公娛樂:我知道你其實很多才多藝,以前有打過籃球,練過田徑,還很會畫畫。那之前為什麼沒有想過,其實我畫畫也可以,從事體育行業也可以?

 

陳曉:我都有想過。但是最後其實就像你問我,一開始為什麼要演那麼多古裝一樣,我覺得這個不是我自己,純粹是我自己選擇的一件事。感覺是一種誤打誤撞吧。有這一種感覺,沒有說特意地我就不畫畫了,我就不練體育了,好像當時也沒有那樣子。但是當時我有問過我自己,這幾樣愛好當眾我最喜歡哪一個,後來我自己心裏的回答是:我最想以後做演員。

 

大公娛樂:那為什麼會有「十三曉畫」與「神雕曉畫」呢?

 

陳曉:我的「十三曉畫」當時是為了趕着我的生日,是為了回饋給粉絲的,從來沒有舉辦過生日會,然後全國各地的粉絲召集過來想給她們一個禮物,她們也給我帶了很多禮物,我當然也要回饋給她們一份禮物,所以當時在《宮》宣傳的時候很匆忙的在弄這個。這次《神雕》的這個畫作一方面也是為了回饋粉絲,但是其實還有一層更深的含義,是因為我要感謝《神雕》這個集體。大家為這個東西付出了太多。因為我是從開機前就進組,然後一直到全程後期配音,一直到現在的宣傳,我感受到了大家那種暖暖的正能量,一直這麼感動着我。其實我要說起這個來的話,我經常想着想着我自己都能把自己感動得一塌糊塗。所以我想我總得有一個途徑去表示一下,那麼既然我又不能上台獻藝唱首歌,跳個舞給大家看,那我就用這種方式感謝。

 

大公娛樂:創作一幅畫作需要多少時間?

 

陳曉:不定的,像我記得我最快的一幅好像應該是「十三曉畫」裏,有一張喵星人,一邊是喵星人,一邊是一只貓,然後就是「宮鎖貓咪」的那一張,那一張是突然之間我想到了這個,然後我就一頓中飯的時間吧,大概一個小時不到就畫完了,那個是最快的。

 

大公娛樂:如果說,現在讓你去回頭去想的話,你還會義無反顧地決定要演戲嗎?

 

陳曉:我覺得如果有假設的話,可能我也不會在畫上有那麼多的衝動和想法。是因為我先演了這個角色,或者先有了這個劇組對我的影響,我才有這麼多的想法和欲望去表達。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攝 像

小小酥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方 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