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信哲:不會演所以不上真人秀

 

他是歌迷口中的「阿哲」,大眾眼中的「情歌王子」,用聲音溫暖了許多人的情路。接受采訪的他看上去年輕溫雅,一如昨日。

 

年少成名,張信哲的演藝之路說是順風順水也不為過。校園歌唱大賽中,他以一首《Understanding Heart》震驚了評委,被推薦給滾石唱片簽約,僅出道一年,便推出了三張專輯。李宗盛對他青睞有加,親自操刀《愛如潮水》等多首歌曲。

 

他聲線清亮,盡管一度被質疑是「女聲」,依然堅持自己的唱法;《過火》《別怕我傷心》《寬容》《難以抗拒你的容顏》,他的知名作數不勝數。從簽約滾石到成立音樂工作室潮水音樂,他越來越成熟,曲風也幾經突破,唯一不變的,是對音樂道路的堅持和熱忱。二零一四年七月的北京演唱會,沒有花哨的服飾,沒有太多的嘉賓,在開場四十分鍾後,他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正如他所說的那樣,音樂才是我和歌迷交流的方式。

 

出道二十余載,上百場演唱會,「從開始到現在」,他把「最好的時光」都交給了音樂。情歌王子溫暖人心的歌聲,從未停止。

 

從開始到現在,仍期待唱片業榮景


    大公娛樂:這次的新專輯有什麼特點?

     

    張信哲:這張專輯是今年底即將發行的一個大碟。整個專輯大家可能已經在線上聽到幾首歌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嚐試這麼不同的發行模式,線上先讓大家一首一首地聽到。剛剛12月份大家聽到的新歌叫做《還愛還愛》,是整個大碟的主題,也是我這次演唱會「還愛▪光年」的主題。這個歌是我們整張專輯的破題歌曲。另外,吸引大家的耳朵跟眼球的兩首歌都和影劇有關,一個是《來自星星的你》的中文版的主題曲《愛你的宿命》,另外一個是《古劍奇譚》的插曲《愛你沒錯》。我們希望激起大家的好奇,透過兩部熱播劇把這兩首歌推薦給大家。《還愛還愛》是一個新嚐試,這次的音樂主題我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像之前的商業的情歌式的這樣子的東西,另外一部分,就是我希望跟大家分享的新作品。我希望它們更有文學性,具備更多新元素。所以這一次,我找了一位很喜歡的詩人,李格弟小姐合作。

     

    大公娛樂:歌詞是李小姐的詩歌嗎?

     

    張信哲:對。她之前寫了很多大家熟悉的歌詞,比如說《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但她很特殊,寫詞不填曲。所以這是我做音樂的新模式。我先跟她討論,然後她把詩寫出,我們再找合適的人來負責曲的部分。這次的《還愛還愛》的創作過程很開心,我跟一個年輕的新音樂團體來合作,叫火星電台,他們是一個很年輕的一個比較另類的音樂團體,所以這一次的歌曲,從詞到音樂,再到整個成品,我想會給大家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全新的感受。

     

    大公娛樂:聽說為了發行這個專輯,您拍賣珍藏許久的藏品,這背後有什麼故事嗎?

     

    張信哲:對,我要自己籌備資金,先把音樂做好之後才跟發行公司談發行,才可以收到錢。在做每一張專輯之前,我都必須先投資一部分資金。不管是像我這樣的個體戶也好,或者是說在唱片公司的這些藝人也好,在現在不景氣的狀況之下,必須要花很多時間去各個地方找投資。各種渠道中,最快的方式就是幹脆把東西賣一賣,這樣籌錢最快了。

     

    大公娛樂:您也說了,市場並不是那麼景氣,在這種大環境下,您為什麼還堅持發唱片?

     

    張信哲:有幾個原因。對於一個歌手來說,音樂是他一個生命的作品,我一直希望我能夠不斷地一去創作出更多新的東西。其實,我現在在做這些新作品的時候,比較不會太在乎所謂的市場,以及它能不能有很高的回收。

     

    大公娛樂:就是說,您付出這麼多,發行量並不是重點?

     

    張信哲:現在是一個收聽音樂的媒介轉換的一個時期。以往我們從卡帶轉換成CD這些,這個過程沒有像現在這麼大的一個轉變,所以我們感受度不是這麼大。現在從實體到線上的收聽,真的評估下來,對於音樂的需求量並沒有減少,只是收費的機制還沒有成型。我們不能因為收費機制沒有完全成熟,就停止做音樂。我覺得,我們應該一路做音樂,一路來渡過這個階段。所以我現在也是期待着,將來收費機制有一個完整規定的時候,一個規則的時候,我們又可以回到以前的所謂唱片的榮景的狀態。我還是抱着這個期望。

全心全意做音樂是自己最好的時光


    大公娛樂:您如今花費很大心思去做新專輯,未來規劃的重心還在專輯上嗎?

    

    張信哲:說實在的,我沒有那麼長期的規劃,因為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尤其在這一行。但是,只要我還有一些能力,整個形勢的狀況允許,我還是會繼續做音樂。因為,其實在樂壇這麼久了,音樂的經濟效益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了,我更看重自己的作品。因為我覺得,人生到現在的階段,從年輕到現在一路上都在打拚,都在努力。但是,現在到了一定的位置,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保障的時候,我追求的倒不是這些外在的名利上面的東西,反而是能夠開心地快樂地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音樂正好是我喜歡的工作,所以只要條件允許,我還是會繼續做音樂。

    

    大公娛樂:您現在也開始嚐試排舞蹈劇等等,希望通過這些傳達什麼樣的理念給粉絲?

    

    張信哲:剛才我說過,在這個階段,我感受到了什麼,我學到了什麼我體驗到了什麼,我想說什麼,都希望通過音樂來跟大家溝通。而舞蹈劇這些,我覺得就是讓我的音樂有更多的方式跟更多的不同的地方讓大家聽到。對於我來說這些都是生活中我很想涉獵,很有興趣去涉獵的地方。然後,現在終於有一些結果可以跟大家分享。比如說以收藏來說,其實收藏是我從小開始培養的一個興趣。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慢慢地從撿破爛開始,到現在變成一個比較成熟的收藏家的角色,我終於可以跟大家分享這部分了。所以,我覺得自己慢慢地在累積生命的過程跟成果。在每個成熟的階段,不管是透過音樂也好,或者透過其他的管道也好,跟大家分享。

    

    大公娛樂:您理想的音樂王國是什麼樣的?

    

    張信哲:最理想的狀態就是不需要做這麼多的所謂的宣傳,行程,而能夠全心地去投入自己喜歡的音樂工作。這是我最理想的一個狀態。但是沒有辦法,它畢竟是一個工作。不管你再愛,總會有幾個部分是你自己不習慣,或者是你永遠沒有辦法愛上的。

拒絕緋聞八卦,作品是唯一的信仰


    大公娛樂:您屬於沒有緋聞,沒有八卦,特別神秘的那一類。為什麼這麼低調?

    

    張信哲: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就是說,我覺得我的生活必須有一定的空間給自己,我不是那種可以把自己完全曝露在大眾面前的人。我需要比較私密的空間去體會人生。在沒有發片的時間,我會去世界各個地方,然後讓自己比較接地氣地去感受到真正的生活層面是什麼。透過跟不同人的接觸,去吸收更多的能量,然後我才能夠有東西在做專輯的時候跟大家分享。不然,每次做完一張專輯,我會有內在被掏空的感覺,不曉得接下來要跟大家分享什麼了。所以我覺得一個自由的空間去感受人生,去體會生活很重要。第二,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應該是我的作品本身,而不是我這個人的生活八卦。因為,其實你們想知道的所有東西,我都放在音樂裏。

    

    大公娛樂:歌迷可以透過音樂了解您?

    

    張信哲:對,如果你們真正想了解我的話,其實聽每一張專輯,應該可以聽出來,或者說感受到。我這段期間的生活態度,對於很多事情的看法,還有對於感情我想表達的東西,其實都在這個上面。沒有必要用我自己私人的生活來贅述這一切,後者會讓大家轉移焦點,把焦點放在不對的東西上。

    

    大公娛樂:關於您曝光的限度和原則,有什麼來源嗎?

    

    張信哲:我覺得來源於作品本身,就是說所有事情都是以作品第一。這些作品都是由我而生的,他們就跟我的小孩一樣,也是我生活的記錄。我常常說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日記。其實我不寫日記,作品是我的日記,是我的生命、工作跟生活所有的重點。所以,我的「度」在這裏。至於所謂的平常現實的私生活的部分,我覺得還是要給自己一個屬於個人的空間。這需要有一個拿捏的,常常會有很多的經紀人或者唱片公司跟我討論。但我的態度是,如果要透過這些手段的話,那我寧可保持這樣子的一個狀態。

    

    大公娛樂:您是否關注《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這一些選秀類綜藝節目,有考慮過參加嗎?

    

    張信哲:沒有,我一直都沒有考慮過。不過,他們再三地來找我,幾乎每一季都有看到消息說,他們把我當作首選,在這邊,我要先跟這些制作單位說聲抱歉。因為有好幾位導演,他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用心,他們甚至到我的演唱會現場,甚至飛台灣來邀請我。

    

    大公娛樂:拒絕的原因是什麼?

    

    張信哲:幾個原因我為什麼不參加這樣的節目:第一個就是說,我覺得這樣的節目其實要互相幫襯的,而我幫襯不了這些節目。為什麼?因為我的個性並不是那麼放得開的人。我需要私人的空間,但實景秀這樣的節目,真的就是把你完全地攤在大家的面前,甚至是要配合某一些情節的互動跟表演的。這個部分我沒有辦法很好掌握,沒有辦法幫這個節目加分。在這樣的狀況下,我也沒有辦法好好地唱歌,雙方面都沒有顧到。所以我覺得,那我還不如好好努力一點,在每一次的演唱會的現場讓大家聽到我的聲音。雖然只有到現場來的幾萬人,不像電視媒體可以全國看到。但是我寧可一站一站地跟這些人做現場互動。我覺得這個才是我自己喜歡的,我可以做好的。

回憶往昔,年少成名是把雙刃劍


    大公娛樂:走過這麼多的歴程,您覺得您最驕傲的事情是什麼?

        

    張信哲:我很容幸,可以跟當代的這些最棒的,最有才華的人一起工作。這個對我來說,是最棒的事。當這些優秀的人都在我旁邊的時候,我就被拱上一定的高度。這個是我最珍惜的部分。

        

    大公娛樂:那您有沒有最遺憾的事情呢?

        

    張信哲:遺憾當然會有。你走上演藝圈這樣的一個道路,變成一個公眾人物。公眾人物相對地會活在鎂光燈,大家的注目之下,那相對得會少了一些自我的時間。回想年輕的時候,並不是說年少輕狂那一段時間有什麼遺憾。但是,如果硬要講一個什麼遺憾,就是我太早成名了,所以我沒有那種所謂的,年少犯錯這樣子的一個經驗。現在回想起來它也許是好的,也許是慶幸的。但是相對的也少了那麼一點的刺激。所以,其實,這是一個兩面的部分。當然我可以從我的工作上面,我可以跟很多很棒的人接觸,一樣可以學到很多人生的經歴。但是有的時候你會覺得,如果那個時候我不是一個大家都認識的人,可能可以有更多的空間或者更多的自由去做一些事,容許自己犯更多的錯,也許我學到的東西可能不止這樣。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匡心語

撰 稿

姜辛逸

編 導

田 田

攝 像

秦廣遠

剪 輯

馮 昊

文 案

董洋洋

腳 本

羅伊寧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