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百鳴:我的電影不只拍給700萬香港人看

 

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港片盛行的時候,我年紀還小,看不懂充滿「暴力美學」的黑幫英雄片,懼怕驚悚駭人的恐怖片,唯一能記住的就是嬉笑怒罵、妙趣橫生的喜劇片。

 

而說起港產喜劇,黃百鳴無疑最有發言權。

 

專訪開始前,攝像記者在忙碌地架設機器,黃百鳴收起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看着屋裏的人來來往往。前一天晚上剛來北京,當天下午結束訪問就又要離開,趕往下一個城市。連日來的工作連軸轉,讓66歲的他顯得十分疲憊。

 

隨意與他閑聊,聽他說話,才發現他的嗓音已經沙啞。他笑說,三天前根本無法發聲,現在這程度算很好了。我問他,這麼累,後悔嗎?他用「從來沒有」四個字斷然否認了這個想法:「每一部電影都像是我的孩子,我已經辛苦這麼多年了,不介意再繼續辛苦下去。」

 

很多年前,我的記憶裏有他,《開心鬼》是我認知港式喜劇電影的起源;很多年後,希望孩子們的記憶裏依舊有他。到了那時,他還是那個笑傲江湖的電影大佬,盡管江湖早已不再是從前的江湖。

 

《精武青春》翻拍經典 選演員看觀眾緣


大公娛樂:《精武青春》是一部青春片,最近可能青春片還是比較多的,《精武青春》這部片子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地方?

 

黃百鳴:《精武青春》片,就是我當年我拍過一個《開心鬼放暑假》。當年在八十年代這部青春片也是非常受歡迎。那麼,我希望能不能把八十年代的青春片放在現在,能不能讓觀眾接受。這個青春片裏面也具備了《開心鬼放暑假》裏面的所有的成功的素材在裏面,是一個校園的,青春的,喜劇的,只有不同的地方就是當年《開心鬼放暑假》以運動比賽為題材,現在有是用武術比賽。

當然裏面也有一些不同的改變。第一,寫劇本的是我兒子子桓,當年《開心鬼放暑假》的編劇是我,希望我兒子現在來寫一個青春片會跟年輕人比較接近。當然《開心鬼放暑假》也是我兒子從小看這個部電影長大的,他也一定欣賞,其實給他做一個參考,希望他可以寫一個現代的青春片出來。可能我兒子以前寫過《葉問2》、《忠烈楊家將》都是動作片,比較寫動作,他會可能有更大的把握。跟我以前的開心鬼已列,都是以運動,打球,打排球,打籃球這樣的改變,可能會更讓觀眾在視角方面會更好的享受。

 

大公娛樂:我知道之前就有很多人說,其實您是娛樂圈的點金聖手,就是說您捧紅了真的很多,可能之前沒有演過戲的一些女星,比如說像Angelababy,熊黛林她們都是,吳千語也是,您在選擇這些明星的時候,有沒有什麼自己特別的一個眼光在呢?

 

黃百鳴:當然要選擇她們,第一就是她們有沒有觀眾緣,而且她有沒有演戲的細胞,而且這個人的性格是什麼樣。我覺得吳千語就是一個很開朗的,而且太年輕了,參加我們演出的時候才17歲。三四年的時間過去了,而且我覺得她已經很有經驗了,已經參加我很多部電影裏面去。但是這一部電影她就是從頭演到尾,但是我覺得她進步很大,我對她的演出也是滿意的。除了她以外,還有其他兩個女孩,比如說盛君,她本身就是北京電影學院的學生,她為了演我這部《精武青春》,因為她需要演一個能打的大師姐,她就特意去學跆拳道。另外一個就是星二代就是張楚楚,她參加過《我不是明星》,而且還拿了冠軍。而且在這個戲裏面,我們也特意邀請她媽媽跟她一同演出,來演她的媽媽。楚楚真是非常有潛力的一個演員,在武打方面,她是絕對沒有問題,而且她跳舞也跳的很棒。

 

大公娛樂:除了兩位新演員之外,您之前還與楊冪、姚晨,閆妮這些內地女星合作,但跟其他的香港導演來比,內地女演員還是用的比較少一點的,是您比較偏愛港台演員,還是說你有其他的考慮?

 

黃百鳴:其實就是看劇本的需要,我也希望以後多一點跟內地的無論男演員也好,女演員也好,多一些合作。因為我都生長在香港,可能接觸的都是港台的明星比較多,但是往後的日子可能會多一點用內地的演員。

 

大公娛樂:您之前在內地上映的港產喜劇票房都不錯,您對這一回的票房有什麼期待嗎?

 

黃百鳴:我沒有去期待什麼票房,我希望可以拍一些不同類型的電影,拍一些娛樂性的電影,觀眾喜歡的電影,只要觀眾喜歡就足夠。

港產喜劇內地遇冷:南北差異大 電影得接地氣


大公娛樂:一開始您去拍《葉問》的時候,為什麼會決定專注於一個功夫片呢?

 

黃百鳴:這個就要說到合拍電影的出現,那是2004年1月1號。當時等於13億人口這個市場打開了,讓我們香港人怎麼進來來做這個市場。因為這個市場,因為從來都沒有一個我尊敬的電影在這邊上映,所以也不知道這個市場到底觀眾喜歡什麼。當時我知道之前,比如說《英雄》、《臥虎藏龍》這一類的功夫片在內地都很受歡迎。所以我第一部投資的合拍片就是徐克導演的《七劍》,這個就是我合拍片的試溫的一個作品。那麼,當時在開拍前兩個禮拜,有一個主要的演員,原來是韓國的元彬,他也演出了,出然說要什麼事情就來不了。來不了了,我們就很着急要找一個演員來代替他,兩個禮拜後就開拍了怎麼辦?這些大牌都已經不會坐這兒等着你,都已經有了工作。這個時候我們就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當時來說,他還是有空來接我們的工作,這個人就是甄子丹,所以大家可以想像,當年他都是坐着等的,找的他。從《七劍》開始,後來出來這個票房也很不錯,我就覺得我要拍動作片,因為這個市場既然動作片受歡迎。動作片對我來講,雖然我做了30多年的電影,但是動作片我比較少拍,大部分都是拍喜劇片、文藝片,其他類型的電影。要我拍動作片,我就需要找一個動作演員來配合我,所以當年我就跟甄子丹簽了三年的合約來拍這個動作片。

 

大公娛樂:那為什麼突然間又會轉回來說,想要繼續再拍喜劇的電影。

 

黃百鳴:作為一家電影公司,應該要多元化的發展,所以這個《葉問》受歡迎,等於說是武打類電影受歡迎。我才安心回頭再拍我的喜劇電影。我記得我拍《葉問》的時候是2008年,上映的時候是2008年的年底,因為有《葉問》的成功,才出現了2009年的《家有喜事》,我重回到我賀歲片的係列裏面去。所以從2009年到現在,有好幾年我每一年都有我一部的賀歲片,反而《葉問2》之後,《葉問》的係列就停了。

 

大公娛樂:對。

 

黃百鳴:因為外面的其他的葉問太多了,我就怕太多的同類型的東西不好,所以反而我停了,停了好幾年。明年三月,我們會再拍《葉問3》,現在子桓就忙着寫《葉問3》的劇本。當時找甄子丹,一,就是他比較沒有這麼忙,還有當年簽他也比較便宜,三年過去了,經過《龍虎門》、到《葉問》就成功了。《葉問2》這個票房就更好了。那麼甄子丹真正變成宇宙最強了。變成最強了,外面的一窩蜂就搶着他來拍電影,後來我要拍《葉問3》還是要排隊,還是要等,一等就等了好幾年。所以明年《葉問3》會再出現。

 

大公娛樂:那也就是說《葉問3》還是會由甄子丹來演?片酬如何?

 

黃百鳴:對,還是要他來演。片酬的話,應該是甄子丹拍電影最貴的一部。

 

大公娛樂:從《家有喜事》係列開始,您說每一年您都會拍這樣的電影,其實像這幾年的這幾部電影的話,它其實都是改編或者是翻拍您之前的一個經典,雖然票房上很好,但是可能有人會說,這會不會是喜劇靈感的一個枯竭,您怎麼看這種比較犀利一點的評價呢?

 

黃百鳴:其實這幾年,我每一年雖然都是有一部春節的賀歲片出現,但是題材我們一直在改變,從2009年的《家有喜事》,到2010年的《花田喜事》變成古裝,到了2011年,找張柏芝的複出,還有甄子丹的第一次演喜劇,每一年我們都有新的嚐試,讓觀眾看不同的東西。最近這幾年,比如說前年的《百星酒店》,我們拍酒店,去年我就拍《六福喜事》,已經講生孩子,已經遠離《家有喜事》的東西,基本上都不是《家有喜事》,我們也希望每一年都有,雖然都放在一個春節的電影,但是每一年的題材,都希望都有不同的題材出現,讓觀眾來接受。

 

大公娛樂:有人覺得它其實就是為了票房而拍的,您覺得您認同這個看法嗎?

 

黃百鳴:我說所有的電影都是為票房去拍的,沒有一部電影不為票房去拍的,除非有一些人說我要拍,為了拿獎去拍,不是為觀眾去拍,但是也有,但是對我來說,我拍所有的電影都是為觀眾而拍的。

 

大公娛樂:觀眾開心,看的開心,是不是您就自己也比較開心一些。

 

黃百鳴:對,我都是比較樂觀的人,我喜歡,我平常要看電影,我也是選擇一些輕鬆的喜劇片去看,因為兩個小時你出來,人也開心,我覺得花一個電影票的價格也是值得的,所以我還是喜歡拍喜劇比較多。

 

大公娛樂:那您會看內地的喜劇電影嗎?

 

黃百鳴:有啊,《泰囧》很好看。而且當年也是我們把《泰囧》拿到香港去放映。這部電影是非常成功的,因為裏面三個都是非常棒的喜劇演員來演出。

 

大公娛樂:我好像記得,您之前在采訪的時候有說過,就是說其實喜劇是有地域性的,那您怎麼看,就是說香港電影就是和內地電影的差異性在哪裏?

 

黃百鳴:當然文化差異是有的,南方文化跟北方文化基本上就是有差異。好像以前馮小剛的電影在北方很受歡迎,但是到南方總是要打一個折扣一樣。我們香港的電影都是用粵語為主,一配到普通話,也是會打一個很大的折扣,這個是一定的,所以拍喜劇是一個學問,拍合拍片更是一個學問。能把喜劇文化兩地能夠接受,更是一個很大的學問,所以我們都一直在學習。

 

大公娛樂:這個問題您找到解決的方法了嗎?

 

黃百鳴: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改良、改造,可能將來我會找一些內地的導演,編導來一起合作,可能更接地氣,可能會更好。

合拍片是大勢所趨:電影要拍給全中國人看


大公娛樂:現在香港電影跟以前的電影是有一些落差的,我不知道作為一個電影人,您怎麼看待這樣的落差呢?

 

黃百鳴:你說落差,其實覺得地區而已,因為1997年香港已經回歸祖國,合拍片也從2004年1月1號出現了,那現在我們作為一個電影人,拍一部電影,你拍所有中國人看,或者你單是拍給香港人看,你所花的時間都是一樣,這樣的話,為什麼不拍給所有中國人看,所以對我來說,這幾年的電影,我覺得是進步。進步我指的是票房上,你要把大這一塊加上去,其實我們的票房比以前是好太多了。

 

大公娛樂:對。

 

黃百鳴:如果單去從地區,你說我要拍一部電影,內地不能放的,只是在香港放,就變成了這個地區性的一個電影。那麼香港只有700萬人口,所有的你要期待的這個票房就是這麼多了,所以你看從哪一個角度。從剛才我說的角度,其實拍700萬人香港人看的,當然就是有落差了,對我來說,以前我拍《家有喜事》,當年4900萬,破了全香港最高的票房記錄,已經很厲害了。但是同一個例子,我幾年前的《最強喜事》,單是從內地營收了1億7千萬,那麼怎麼來比,那是沒得比了,不要說這些更賣座的電影。所以你問我,是不是還是拍一個地區的電影,還是拍所有中國人都能看的電影,我一定選擇後者。

 

大公娛樂:那您一直在說合拍片,那其實雖然是合拍片,還是有很多人希望在這樣的電影裏看到比較有港味的東西,所以您覺得就是您如何在合拍片裏面保持濃厚的香港氛圍呢?

 

黃百鳴:所以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學問,要把我們一些香港的電影,也要符合合拍的因素,條件,其中一個條件就是你有三分之一演員一定用內地的演員,所以你看《最強喜事》,我就安排我演一個石油大亨。石油廠只有內地才有,香港沒有的,等於我是一個內地石油大亨,在內地認識一個女朋友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所以就找了閆妮跟我演出,這個是比較自然,就有跟內地演員靠近關係,所以也需要動腦筋的,讓觀眾也覺得,這個發生是自然的。要是你找一個內地的演員來演一個香港人,觀眾一看有一些別扭。

 

大公娛樂:現在香港導演北上的還是很多的,然後有人支持,覺得會讓香港電影和香港的演員們能夠有更多的機會,但是也有人可能擔心這個現象,您怎麼看呢?

 

黃百鳴:我覺得是一個好現象,內地很多導演北上也很成功,而且你看到合拍片,其實也帶動了內地的市場起飛,也起了一個很大的作用。2004年1月1號實施了合拍片,你看之前內地的市場從來沒有超過10個億的,第一年2004年年底已經15億了,已經上升50%,到今年我覺得要超過300個億,短短的十年,從不到10億到300億,合拍片裏面也占了一個很大的力量在裏面。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對香港的電影人來講,是一個好事。

 

大公娛樂:您是不是對以後市場有更大的信心呢?

 

黃百鳴:對,所以以後我會還是會繼續拍我們的合拍片,而且會多一些台前幕後跟內地的演員,幕後都是跟導演來合作,這是一個大方向。

 

大公娛樂:像之前你們一起闖蕩江湖的新藝城七人組,像麥嘉他們已經引退了,我之前有看過,您描述他們現在的生活,說做做投資,打打高爾夫,每天過的很休閑,你有沒有羨慕過他們這樣的生活呢?

 

黃百鳴:當然很羨慕他們,但是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樂趣,我就很享受從工作當中去找尋樂趣。因為要做每一部電影,就好像生一個孩子一樣,好幾個月,才把它弄出來,當然過程當中有很多辛酸的情況,但是當你孩子面世的時候,大家都喜歡他,逗他,也是很安慰的,我就喜歡從這方面去找尋我的樂趣。

 

大公娛樂:畢竟這幾十年走過來,其實還是有一些浮浮沉沉的,在走過那些歲月的時候,您有沒有後悔過?

 

黃百鳴:沒有,絕對沒有後悔,我可能覺得他們有一點後悔。

 

大公娛樂:有沒有可能一起再合作一下?

 

黃百鳴:當然有機會合作是最好,就是看每一個人的心態,可能他們已經悠閑了這麼多年了,也沒有必要這麼辛苦再表回來做這個事情,我都辛苦了這麼多年了,就已經習慣了,即使辛苦下去也沒有什麼問題。

 

大公娛樂:除了您的明年會有《葉問3》再開拍之外,您還有沒有其他的工作計劃?

 

黃百鳴:有,首先在香港我們有第一家的電影院出現,我這個電影院叫cinema city,就是在香港最繁的地方,旺角這個地方,為什麼叫做cinema city,因為cinema city是以前我第一家電影公司新藝城的英文名字,也是懷念它,所以叫cinema city。這家電影院,我們從裝修,還用設備各方面都是做的最好,而且這一家戲院,它以前的票房也是很好的,也是香港最好票房的一家戲院,做了這家戲院,我另外一個目的就是在內地來做戲院,配合我們電影的發展。今年我們也上映過一部《反貪風暴》,口碑,各方面也不錯,所以馬上我們會再拍《反貪風暴2》。另外也有一些喜劇片,還用其他類型的電影也在籌備當中,未來的藝人也是一個忙碌的一年。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攝 像

秦廣遠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方 方

剪 輯

秦廣遠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