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電影節主席:華語片進軍海外得守遊戲規則

 

在這篇專訪的開始,請允許我來簡單介紹一下蘇彥韜先生:他是中美電影節主席,是首位擁有美國主流廣播頻道的中國大陸美籍華人。美國鷹龍傳媒有限公司創辦人和美國環球東方廣播電視有限公司總裁,旗下擁有多家電視、電台、雜志和報紙等媒體業務。

 

2004年的秋天,美國洛杉磯,有一群旅居海外的電影人,辦起了一個名叫「中美電影節」的頒獎禮,蘇彥韜就是其中的一員。那時候,海外觀眾所認識的中國電影,除了功夫,還是功夫;當時,電影節能請來的明星,或許你一個都不認識。

 

一轉眼,已過去十年。

 

2014年11月,依舊是在美國洛杉磯,第十屆中美電影節拉開帷幕,包括趙薇、黃曉明、佟大為、寧浩、海清在內的400多位國內一線明星,雲集於好萊塢這個世界電影之都。

 

從第一屆電影節單純為了「給制片方一個獎,便利在美國電影市場上售賣中國電影」,到美國電影協會大力支持,合辦影展,再到如今給派拉蒙、福克斯等好萊塢五大電影公司頒獎,這一路坎坷艱辛,這一路轉變,在中國電影票房的爆發式增長裏,在中國文化底蘊國際化分量的日益加重裏,見證了中國電影人的努力。

 

蘇彥韜先生談及中美電影的未來,充滿着信心與期待。他說,電影其實從來都不是為哪個市場拍的,電影就是為了觀眾拍的。前十年,中美電影彼此的交流,經過了談戀愛跟結婚這樣熱忱的時期,那麼之後的十年,就會開啟從蜜月到一對成熟恩愛的夫妻的新階段。

 

他笑言,中美電影人一起為世界觀眾拍片不是奢求。未來,我們會離夢想越來越近。

 

電影節評獎多樣化 意圖全面呈現中國電影


大公娛樂:在中美電影節舉辦期間,我有看入選片單,發現在中國電影方面,它的類型是非常多的。但是美國方面,比較多的一些像是《變形金剛》、《美國隊長2》這些類型的影片。電影節在選片標準上大概是什麼樣子的?

 

蘇彥韜:其實中美電影節是采取所有電影公司來報名,然後我們有一個委員會去審核這些電影。那麼今年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像你看到的名單並不是全部。原來我們是把中國所有的電影,和美國獨立制片的電影放在一塊,作為一個單元,美國的主流電影是參加展映,它並不參加今年的評選。而今年你所看到的包括《美國隊長》,《X-MAN》,《變形金剛4》等,這是一個特殊的獎項,是今年才增設的。它是根據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提供的權威數字來編列的在中國最受歡迎前五部美國電影,所以這五部電影是根據我們國內提供的數據來頒的獎,而不是跟那200部電影放在一起來參展的。

 

大公娛樂:今年中國方面還有一些偏主旋律方面的電影,這個有沒有特別的考量?

 

蘇彥韜:會的,因為中美電影節有別於其他電影節,我們希望做到一個全面呈現中國電影的節。所以我們並不完全以市場導向、票房導向,而是以它的藝術性,還有綜合性的導向。所以我們有一個選片委員會,還有評審委員會來訂哪些電影是。

 

大公娛樂:為什麼不像其他的一些電影節一樣設立主競賽單元?

 

蘇彥韜:其實中美電影節早年的時候,就是十多年前,我們開始的原因是因為美國有個電影市場AFM,American Film Market是在每年的11月初。在那個時候,我記得有600多部的電影成交量,算是全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場之一。而中國電影在當時這樣的環境之下,並沒有受到很大的關注,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就想說,不如在那個前一天辦一個中美電影節,給制片方一個獎。原來最早為什麼定「十大金天使」,就是在不管是100部,200部電影來,我們選10部給制片方、制片人一個獎,那麼他拿着這個獎,第二天開展的時候,他就在這個展位上去跟美國的同行說「我剛得獎了,這個片子怎樣怎樣...」,就便於他去銷售。所以這個電影節本身是幫助中國電影銷售,我們是起到這樣的一個想法。所以我們就聯合了很多好萊塢的朋友,業界的朋友,包括當時的跟我一起做這個的朋友,是那一屆美國電影市場的主席,叫邁克•萊恩,他制片的一個電影在國內很有名,叫《English patient》(《英國病人》),另外就是《教父》的制片人AndreMorgan,還有《黑天鵝》的制片人Mike Medavoy,奧斯卡的前主席Sid Ganis,我們這幾個人就一塊就搞了這個一個電影節的雛形。那麼一點一點後來發展,十年了嘛,所以有些是增加出來的獎項,未來是不是會增加你所說的什麼主競賽單元,這是我們在給我們的評委會、組委會去討論的,是可以有這樣的討論空間。

 

大公娛樂:那現在電影節上的各個獎項,是怎樣評選出來的?

 

蘇彥韜:我們會有不同的委員會,會進行看片。我們在9月底截止報名,9月到10月一個月的集中看片和評選,然後10月底就要選出來了。一般是10月底11月初,像今年是11月4號對外公布。

中美電影節十年歴程 美態度轉變全因中國市場


大公娛樂:最初在美國導演工會總部舉辦中美電影節開幕式的時候,美方要求不得對外說在美國導演工會辦活動,只能說地址,並且收起了場內所有的標志。而如今對中美電影節大力支持,在這個轉變後有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蘇彥韜:就像你說的,十多年前我們在美國導演公會辦活動的時候,是可以藏起來的,或者說可以蓋起來的關於美國導演公會商標的,他們都蓋起來了。那麼現在呢,若幹年後,是能放他們商標的他們都放滿了,還為中國電影人辦了早餐會。美國電影協會也是如此,一開始有參與,但是他並沒有太積極地參與。一直到我們辦了七年之後,在三年前,美國電影協會正式開始舉辦中美合拍的影展,然後第一次我記得是在福克斯,去年在環球,今年在派拉蒙,為中國電影人舉行盛大的晚會,這個,我覺得這是一個客觀事實,這個事實證明了中國電影、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化在世界上的份額和重量,我覺得這是一個大的環境。當然從細節來講,當然是因為中國整個的票房數字,那麼據我從電影局這邊了解的數字,今年差不多達到50個億,那麼美國票房是100億,差不多占到美國的一半,而且成為世界第二大票房,像《變形金剛4》這樣的片子單一票房收入,中國比美國要多出一個億,這樣的話,我想美國人不得不重視,認為是第二北美市場。    

 

大公娛樂:看了這樣的轉變,是否很感慨?    

 

蘇彥韜:當然。因為從一開始從別人打交道,別人要聽你解釋半天,或者說你要想辦法去遊說,去邀請這些電影公司來,一些獨立制片來參加就不錯了。到現在,尤其是今年這是第一次,我,還有我們中國駐洛杉磯的總領事劉健大使,中影股份的喇培康董事長,我們三個人在台上給五大公司頒獎,來的都是五大公司的總裁、董事長,這是令中國人,中國電影人驕傲的時刻。由喇培康先生代表中影集團,向福克斯、迪士尼、華納、派拉蒙去頒獎,而且他們的總裁、董事長在台上都紛紛對於中國電影市場給他們這個獎項,表達他們由衷的感謝,我覺得這是非常讓人自豪的事情。    

 

大公娛樂:這10年,有沒有讓您覺得遺憾或者不足的地方?    

 

蘇彥韜:一定會的。中美電影節有天時地利之便,也有人和的優勢。同時它也有地利上的不便,畢竟它不是在北京上海任何一個中國城市來辦,它是在好萊塢辦。它有好處是在被稱為目前是世界電影之都的好萊塢來辦,所以它可以有五大電影公司,世界各地的影人來辦,時間又是在美國電影市場之前,所以世界各地的購片人、電影人都集中在洛杉磯。但是同時呢,對中國很多的電影公司還是不方便,如果是在內地的話,他們可能幾個小時就到了,但是在這邊呢,來回就三天。當然我們這次很欣慰,這次從國內來的電影人超過400位,開幕式有3200位嘉賓來參加。我覺得這是一個可能我們目前不如在內地辦的一個挑戰,當然我們這個影展是為了在好萊塢,向世界向國際影壇來推廣來弘揚中國電影,這是我們的一個目的。所以這樣的一個主題下,放在美國去辦,一個主要來推動中國電影的節展,其實從地域上來講,是有好處的。    

 

大公娛樂:中美電影節未來發展規劃是怎樣的?    

 

蘇彥韜:未來我們希望從獎項的設置、評選能夠做得更專業一些,第二個我們希望這個節能在實際的操作層面,就是說在過去十年之所以能夠維持這個電影節一直往前走,我們蠻注重它的實效,也就是電影節係列中的,比如說論壇,比如說中美電影人的見面會,促成融資的早餐會,這些是幫助電影人找到下一部電影的投資方,把這部片子賣出去,或者是找到了合拍方,我覺得這個是電影節維係它生命的很重要的背後的元素。未來我們會在這個方面上會做更多的幫助,實際的中美電影人能在商業運作、在電影項目合作、衍生產品也好,我想這個方面是我們下一步要做的。

 

華語片現狀:明星闖海外不能脫離中國文化


大公娛樂:中國電影票房這幾年有了爆發式的增漲,但相對於華語電影在國內受捧之外,它在北美市場的現狀並不好。就有人用「賠本買賣賺吆喝」來形容,您怎麼看?

 

蘇彥韜:其實之前有采訪過我的媒體,有用了一個不是很恰當的比喻:在中國,蜘蛛俠、變形金剛打不過孫悟空。我記得有一年,《西遊》的票房超過了美國主流電影。所以到了西方,孫悟空打不過蜘蛛俠,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本身電影就是有文化作為底蘊的藝術形態,所以在不同的藝術形態,不同文化的背景下,電影本身在它的固有市場,要先把它的市場固好。美國電影協會的亞太區總裁有說過,其實東西方電影,不要說中美電影,各自先做好自己的市場,然後再說國際市場。我想這個是電影的本質。當然有些電影是國際化的,但我不認為每一部電影都適合國際化。我並不認為非常執着地認為去拍一個為對方的電影,我覺得這是很苛求的事情。首先電影要把自己的定位定好,如果這個電影本身就是為了什麼樣的受眾看的,那麼你把這個受眾經營好,我想票房肯定會好。

 

大公娛樂:什麼類型的華語片,去海外發展的話,票房收益會好?

 

蘇彥韜:至少在目前階段來看,可能一,它是英語的對白,第二個呢,可能還是動作片更適合海外市場。因為中國的武術、功夫,它有獨特的表現形式,在過去,從好萊塢來說,到目前為止,其實被認識的認同的,從李小龍到成龍,到李連傑,包括甄子丹,楊紫瓊,章子怡,都是走的功夫片的路線。那麼我覺得這是目前階段比較能打開國際市場的。因為每個國家,每一種文化它的電影都有自己的一種特色,拿我們並不擅長的去打一個市場,不如拿我們現在已經成熟的會更好一些。

 

大公娛樂:您提到了很多明星,他們在國外誰的認知度更高?

 

蘇彥韜:我認為剛剛提到的明星都是有他的認知度的,但是還是那句話,電影是一個文化的產業,本身還是以文化為掛帥的。首先他成為本民族的一個巨星,他可能才成為國際上的巨星,我想這是一個原則。就像李小龍也是如此,他其實用的是功夫,傳統中國功夫的概念打開了美國市場,成龍先生也是如此。我並不認為脫離了中華文化,脫離了本土受眾的土壤,他就可以單獨地在西方社會成為一個閃爍的巨星,我想目前還沒有看到這樣的明星。

華語片必須入鄉隨俗:要兼顧別人的遊戲規則


大公娛樂:不知道您有沒有發現,在選擇電影上,大部分國內觀眾還是傾向於選擇同期上映的海外電影。國內觀眾與海外觀眾有怎樣的觀影文化差異?

 

蘇彥韜:其實從大的方向上,我覺得是沒有什麼差異的。美國或者說歐洲,大城市,也有北上廣,就像中國一樣。那麼這樣大的城市,比較國際化的城市,比較國際化的社區,往往有一些藝術院線,放的華語片,或者日語韓語,或者歐洲的電影,都可能有票房。而相對二三線城市,內陸的城市,他可能對美國的電影,或者連題材都是本土的更被接受。這些電影在國內也是如此。有些電影票房非常好,過億甚至很多億,這個題材並不適合西方社會,但是很接地氣,我們的觀眾很喜歡。這說明中國的觀眾,和中國的電影現在越來越趨於成熟,而電影兩個市場來比較的話,我覺得中國電影整體來說,無論是制作方,還是觀眾欣賞上,態度越來越淡定。不僅僅是追捧什麼,而是說我喜歡什麼,我欣賞什麼,很淡定有自己的主見。

 

大公娛樂:國內電影沒有嚴格的分級制度,那麼很多導演電影中包含的黑色幽默,暴力等內容,在過審之後,可能中國觀眾看得會很完整,但是到了國外,就會被打上限制級的標簽。有人評論說,這應該也是限制了華語片在國外電影票房的一個因素,您怎麼看這種說法呢?

 

蘇彥韜:我覺得還是入鄉隨俗吧。你這個片子打算拍給洋人看,拍給國際市場,那你在拍的時候就要兼顧人家的遊戲規則,和咱們自己電影局的相關規定。你要不守着這的規矩,你這電影上都上不了,那你要不守着人家的規矩,人家那也上不了。每個國家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規矩,我覺得做一個電影,要進入西方市場,那你就想好了,按照人家的分級,你的這個是PG-13,還是R,你自己去想去做自己的定位。既然要進入西方社會的電影市場,就要熟悉人家的遊戲規則,不能說我們去西方的電影市場,帶着自己的遊戲規則,這就不好了。一樣,對於美國電影也是如此,美國電影進入中國市場,不論是哪個大片,據我了解,多數都根據中國國情進行過剪輯,這種情況我覺得無可厚非。

中國元素不能僅在銀幕展示 合拍片要有話語權


大公娛樂:之前有外媒稱,在誕生後的100年間,好萊塢主要是為美國人在拍電影,海外觀眾只是配角;但是因為現在他越來越多地加入了東方元素,包括現在合拍片興起,所以很有可能很多年後,好萊塢就會為中國人拍電影了,對此您怎麼看呢?

 

蘇彥韜:電影其實從來都不是為哪個市場拍的,電影就是為了觀眾拍的。在電影實力,自己的市場沒有經營非常好的情況下,電影為了本土市場拍;等到自己本土市場成熟了壯大了,電影為國際市場拍。所以原來中美電影關係是競合關係,又是合作又是競爭,未來中美電影我相信會合作起來,為世界觀眾服務。所以談不上好萊塢為中國觀眾拍片,也談不上中國電影人為好萊塢觀眾拍片。我想未來是中美電影人合作,為世界觀眾來拍片,這樣的描述會更客觀。

 

大公娛樂:好萊塢電影現在越來越多地加入了東方元素,中國電影也越來越多好萊塢資金的融入,這是合拍片的潮流。有人覺得這是大勢所趨,也有人為之擔憂。那您怎麼看合拍片興起這樣的狀況?

 

蘇彥韜:我覺得合拍片也好,其實我覺得整個中國電影產業,整體實力日趨成熟的一個表現,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合拍片了。這幾年來從DMG他們投資的《環形使者》,陽光七星帶來的《摩納哥王妃》,還有像《超驗駭客》,《鋼鐵俠3》,這裏面都有中國的資金,包括《變形金剛4》都有中國的植入。現在的合作拍片,不僅僅是原來我們所想的合作拍片的概念了。合拍片有兩種概念,三個階段,一個是外國參與到國內的主題電影,以我們為主,以我們的故事,以中國人來做。第二種就是說由中國的資金加股到美國主流的電影中。那麼未來第三個階段,可能是中美真正意義上的合作,全方位的合作,那麼這種合作我倒不認為一定有中國元素。如果像《超驗駭客》,《鋼鐵俠3》那裏面可能有中國演員的元素,但是這個故事是不是完全一定是,不見得。所以這次我看《摩納哥王妃》我就有一個很大的感觸,這個完全跟中國是沒有關係的一個故事,是由中國資金投資到裏面的,那我覺得這也是中國元素。所以中國元素不僅僅是在銀幕的呈現,而對於電影產品有沒有話語權,這個產品能不能是中國自己的,我覺得這種合作對中國電影是更淡定,更有自信的。

當美國人去拍《臥虎藏龍》的時候,去拍《花木蘭》的時候,他從來沒有說這個不是美國電影,美國拍一個印度題材的,去拍一個中國題材的電影,像《功夫熊貓》這樣的,他也非常自信地說「這是我們的電影」!現在慢慢我看到中國電影國際化的腳步越來越快了,所以我倒不覺得一定要在銀幕中要出現幾個中國面孔,一定要出現幾個中國城市,出現幾個中國商標,未來大概不是以這樣的表現來說中國電影走向世界,而是更多地要看項目的運作,話語權在哪裏,商業運作嘛,看你話語權比重有多少。

 

大公娛樂:您從事中美電影文化交流這麼多年,回顧一下,您會用怎樣的一段話來概括呢?

 

蘇彥韜:前十年,我覺得中美電影彼此的交流,經過了談戀愛跟結婚的時期,這樣熱忱的時期,那麼未來的十年,開啟新的從蜜月到一對成熟恩愛的夫妻的一個階段,我的理解是這樣的。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攝 像

田 田

撰 稿

羅伊寧

後 期

方 方

剪 輯

秦廣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