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鵬:因為張藝謀我才成為龍女郎

 

在此之前,最近一次見林鵬,是在6月的上海電影節。她長發披肩,身着一襲綠色抹胸長裙,站在成龍與約翰•庫薩克兩位大前輩的中間,面對滿場閃光燈,輕柔微笑。

 

這樣的場面對林鵬來說,或許真的只是小兒科。2008年奧運會,她貼着張藝謀「謀女郎」的標簽,當選開閉幕式表演嘉賓;半年後,變身「龍女郎」,憑借成龍的電影《大兵小將》出道,踏上戛納、柏林電影節;再之後,簽約公司,大制作電影一部接一部,猜測八卦也伴隨着看似風生水起的事業,接踵而來。當對電影的熱愛不再僅僅是熱愛的時候,娛樂圈的考驗,才真正開始。

 

回顧這六年,非議,負面,競爭,壓力,還有無法忽視的人氣......「曾經想過,你們了解我嗎?不了解為什麼隨意對我指指點點呢?」坐在我對面的她,有些無奈,卻又輕描淡寫:「後來就無所謂了,委屈難過又算什麼,閑言碎語就讓他們說去吧!」

 

往事終會如煙,謠言終將消散。用林鵬的話說,她只是還缺一個深入人心的角色,她在等待。等待那一步向前的瞬間。希望,這樣的等待,不會太遙遠。

 

從謀女郎變龍女郎:張藝謀成龍給了我機會


大公娛樂:很多觀眾認識你,基本上都是因為你是「龍女郎」,但是其實你一開始的時候,是因為「謀女郎」這個身份出道的。2008年奧運會的時候,你被選上作為開幕式的一個表演嘉賓,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

 

林鵬:其實是2008年的時候,我還在上大學,我們在上表演課的時候,有兩個副導演姐姐來我們班裏面挑女演員,當時我們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然後常麗老師就很支持,說女孩站一排,可以協助姐姐一塊來拍。就一個一個人,就面試一樣,拍到你的時候就說身高、年齡、姓名、來自哪裏、是哪個學校的,電話號碼是多少?這一輪錄完了之後就好像那種考學一樣,要分三試。這是初試,你通過了初試之後,你又複試。我第二次去是去到奧體中心區試戲。再經過一輪就是三試。三試的時候,我記得好像就有三個人,就剩下三個人。整個這樣的一個選的過程,然後,就告訴我可以去奧運會,你要扮演的是一個什麼樣什麼樣的一個人,你可能要照顧好很多的孩子,然後就開閉幕式都有。

 

大公娛樂:你對張藝謀導演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林鵬:我覺得藝謀導演他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會替別人着想的一個人。因為我們當時在開幕式結束了之後,導演就還替我特別遺憾。因為我們這個環節是他自己親自一個一個挑的,就覺得給我費了這麼大勁,挑出來,也沒有在奧運會有一個特別近的鏡頭。他就覺得挺遺憾,他說,要不這樣吧,就閉幕式的時候讓你們再去最重要的那個最重要的熄火環節。結果熄火環節也沒有什麼鏡頭,沒過多久,那個時候就記得副導演給我打電話說,你三月份之前不要拍任何戲,可能導演這邊會有一個角色很適合你,那個時候我就答應導演了。

 

大公娛樂:沒有以「謀女郎」的身份拍電影會不會覺得遺憾?當時好像有新聞說,你接收到了《金陵十三釵》的邀請的。

 

林鵬:就是我剛才說,最開始我有接到副導演的電話,說讓我三月份之前不要接戲,我也答應導演了,我說我三月份之前不會接戲。沒過多久,就差不多有一個月左右,《大兵小將》那邊就來消息說,這邊基本上確定了。我當時很高興,之後我就開始想,因為我之前有答應藝謀導演,那怎麼辦?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就問我媽媽,我說現在《大兵小將》這邊已經定下來了,但是我之前答應藝謀導演了,那怎麼辦?我媽媽想說,要不你還是跟藝謀導演那邊打招呼,聽聽導演的意見,如果導演願意讓你去拍,你就去拍。如果導演不同意,你就等着,因為畢竟先答應了導演那邊。我說好,然後我就聯係了導演那天,沒想到導演那邊就非常的支持我。就是說讓我好好拍,說這個機會非常難得,希望別給他丟人,就這樣陰差陽錯拍了《大兵小將》。

 

大公娛樂:是不是說你成為「龍女郎」,其實也是有張藝謀導演的一份幫助?

 

林鵬:有,因為如果沒有導演讓我參加閉幕式,我就不可能碰到成龍大哥,因為那時候是閉幕式的後台我們正在休息的時候,成龍大哥就走過來,因為我那個時候可能就是他的一個小小小小的粉絲,所以看到他會有一點激動。然後就上前跟她打了一聲招呼,但是那個時候完全沒有想過會跟他之後會合作一部戲。而且,包括就是我去《大兵小將》試鏡的時候,我開始也不知道這個戲是誰來主演。後來是我第二次去試裝的時候,才通過化妝師之間聊天我才知道,這個戲有誰有誰。

 

大公娛樂:我們很多人都是看成龍大哥的電影長大的,我前不久看了一個綜藝節目,有一個主持人就說自己小時候,覺得世界上有兩個人能拯救這個世界,一個是超人,然後另外一個就是成龍。你跟他合作這麼多次下來你對他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林鵬:從他身上,你時時刻刻能感覺到他對電影的熱愛。我覺得像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因為現在社會上有很多的誘惑,就不會像他們那一代老一輩的電影人對電影的專業,還有他們的熱愛,這麼多年,50多年還熾熱的展現在面前那樣的感覺。

無視負面新聞:演員就是拿來讓大家娛樂的


大公娛樂:你是表演係的科班出身,但是,每一年那麼多的表演係的學生們,他們有很多人可能都沒有得到很好的機會,有些人甚至轉入幕後,或者改行了。那除了像大家說,你得到一個好的機遇之外,你覺得你能夠一直走到今天,你還靠什麼呢?

 

林鵬:我覺得還是堅持吧。我覺得這個堅持真的是太重要了。我相信現在很多成功的一些明星,還有演員,他們都是這樣的,身上都要有一股韌勁,然後你要不怕困難,一直堅持下來。

 

大公娛樂:那你之前出演電影之後,其實到現在一直都在出演電影,我不知道這是你給自己的定位,還是說這是一種偶然的現象?

 

林鵬:也沒有故意給自己定位,因為剛剛出道就拍了《大兵小將》之後,就順其自然的簽到了成龍大哥的公司裏邊,你知道大哥公司裏邊基本上全都是電影,就沒有電視劇,所以在他們的概念裏面,可能只是可以拍電影。但是,現在他們也會去太過於一定要拍電影,或者是一定要拍電視劇,而且我也是一直想拍電視劇的,只不過到現在我沒有遇到一個好的本子,還有好的角色。如果借大公網的平台,跟電視劇導演推薦一下我自己,希望如果有覺得合適我的,可以盡情的來找我。

 

大公娛樂:你自己偏愛的電視劇的題材大概是什麼樣的?

 

林鵬:其實我現在挺想嚐試那種《甄嬛傳》的那種感覺的,就是比如說年代的,古裝的,比較想嚐試那些勾心鬥角,跌宕起伏那樣的角色。

 

大公娛樂:除了偶然客串的那一些小角色之外,基本上全都是女一。這樣比較高的起點,會不會局限了你自己現在的發展?

 

林鵬:其實我覺得還好,因為並不是我說一定要做這個戲的女一就是女一,因為很多選擇權不在演員身上。我覺得演員是比較被動的職業,可能選擇權更多的是在導演、制片方、其他的一些高層上面。當然我覺得我每一次都能出演這麼重要的角色是我的一份幸運,我也不會去避諱去演一些小的角色。

 

大公娛樂:雖然出演了比較多的作品,但是還是有一些觀眾對你不太熟悉,自己會不會在意?

 

林鵬:我是覺得我還沒有一個真正的角色能夠很深入觀眾的內心。所以觀眾可能會對我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我相信之後一定會有好的角色,能夠讓觀眾記住我的。

 

大公娛樂:成龍大哥說,他說你是他這麼多年來提攜的唯一的女主角,所以他其實在很努力的印證這個承諾。比如說你一直參演他的電影,然後還有各種的活動,可能這個也給你帶來了一些非議,你怎麼看這些新聞?

 

林鵬:就是大家剛剛知道我演了這個戲,《大兵小將》的時候。大家那時候對我的攻擊也好,評論也好,其實我心裏是非常難受的,因為那個時候可能剛剛出來,然後,心裏的承受能力可能還沒有那麼多。那個時候我就覺得特別委屈,就會想你們憑什麼指責我,你們憑什麼說我,你們了解我嗎。就是他們看到的是在鏡頭面前,是在聚光燈下的一面,可能不知道我背面到底是怎麼樣,也是經歴過一些磨難,一步一步,然後怎麼樣才走到了今天。

 

大公娛樂:現在面對負面會不會心裏比較坦然一些?

 

林鵬:現在已經無所謂了,你們愛說就說。我們做演員可能就是要拿來讓大家娛樂的,反倒這樣想,跟他們娛樂起來,一起玩起來就不會有不開心什麼的。

首演打女吃盡苦頭:成龍勸我別遭這個罪


大公娛樂:此前你拍攝的電影《天將雄師》殺青,這一部戲會在賀歲檔的時候上映,在這部戲裏面,你出演的是一個西域的打女,這個形象跟平常大家看到的你的形象感覺差距挺大的。

 

林鵬:其實沒拍之前我就知道,演打女,演打戲可能會比較辛苦。其實在拍之前,我已經做好辛苦的準備了。但是到了那兒發現,比我想象當中的苦還要厲害百倍,所以真的是,以後要考慮,再接打女要考慮考慮。

 

大公娛樂:聽說成龍大哥好像是並不支持你演打女?

 

林鵬:因為成龍大哥很早以前就知道,我很想嚐試演打女這樣的類型。他就覺得女孩子只要長的還不錯,扮扮美,在鏡頭裏面扮扮漂亮就可以了。他給我舉例子就說,楊紫瓊、章子怡都跟他有合作過,也在他的戲裏面有打的部分,所以她們身上很多的傷,是他親眼看到的。每天子怡姐都會在現場和醫院,醫院到現場來回跑。因為當時的傷,可能老了以後就會更嚴重,更痛苦,所以大哥一直建議我說,你就別遭這個罪了,女孩沒有這個必要。

 

大公娛樂:你生活裏面練過拳擊,也練太極,這個是你的愛好,還是你的工作需要。

 

林鵬:你不知道演員下一部戲會接什麼角色,所以是為了之後做一些準備。

 

大公娛樂:現在有一些打星「棄武從文」,你有沒有考慮要不然「棄文從武」?

 

林鵬:其實以前是這樣想的,以前沒有拍之前是這樣想的,現在拍了以後就發現以後真的要慎重。因為我熱愛這個行業,所以辛苦對於我來說並不是我覺得多麼多麼累,或者怎麼樣,我覺得那是一種享受的過程。但是,你拍動作戲最重要的是安全,因為危險是無處不在的,反正挺恐怖的。

 

大公娛樂:你看在這部戲裏面,你跟成龍大哥合作,還有奧斯卡的影帝,另外還有比如說像崔始源這種韓國偶像明星,你還跟謝霆鋒、周傑倫、古天樂合作過,這種基本上都是男神級的人物,你在跟他們合作的時候有沒有什麼趣事?

 

林鵬:先講我們《天將雄師》裏面,我覺得對崔始源的印象還是蠻深刻的。因為他真的讓我看到了非常非常敬業的一個演員,我們平時吃飯的時候,他為了保持身材,就偷偷的躲在柱子的後面,他每天中午吃的飯是白米飯,上面打兩個生雞蛋,他每次坐在旁觀特別可憐,然後看我們狼吞虎咽,我就覺得他好可憐,我覺得他這種為了保持身材還是挺敬業的。而且,在現場從來沒有看他跟別人閑聊天,拿起電話,就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就看他是在一個時刻準備的狀態當中。

 

周傑倫我覺得他有點像一個大男孩那樣的感覺。你會覺得他,在沒接觸之前,你會覺得會會擺架子,因為他畢竟這麼紅,這麼多粉絲追求他。但是沒有想到接觸下來,覺得他人非常好,有時候會在不忙的時候給我們變魔術。

不懼新人挑戰:我從不靠賣萌取勝


大公娛樂:我知道前不久是你的生日,雖然可能有點晚,但是現在還是要說生日快樂。你平時會跟很多的朋友聚會,這些朋友我發現好多都是你大學的同窗,或者是你的師兄,師姐們,比如說張翰他們。平時的時候你們會不會看彼此的作品,給大家提一些建議或者意見之類的?

 

林鵬:會,因為我現在很想拍一些電視劇,所以我會看很多的劇本,也有一些劇組會來找。張翰畢竟算是前輩,我就會私底下問他,他也會給我很多的意見。我們私底下就是以哥哥妹妹相稱,他真的就像我一個大哥哥一樣,他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一個人。我覺得就是他是一個很有擔當的一個男人,而且人真的非常非常好,不像現在傳的他怎麼樣怎麼樣,完全是我覺得是被人炒作了。

 

大公娛樂:以前我們在很小的時候,過生日會特別開心,因為可以穿新衣服,可以跟小夥伴一起出去玩,吃好吃的,但是現在年齡一點點增長了之後,就會想到又過生日,又老了一歲。現在娛樂圈的競爭其實挺激烈的,每一年可能每時每刻都會有那些新鮮的血液出現,對於這個,你會不會有壓力?

 

林鵬:其實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壓力,因為現在有很多的新人,都出來的很快,但我覺得我還好,因為我覺得我還是一個不是靠賣萌這樣的類型,因為我走不了這樣的類型。我還是比較走可以三十歲也可以有她的美,四十歲也可以有她的美這種類型的。

 

大公娛樂:再過兩年就三十而立了,小時候有沒有想過三十歲是什麼樣子的?

 

林鵬:小的時候沒想過,就覺得自己不可能有三十歲這一天。因為我小的時候,屬於是那種想着什麼時候能長大,因為家裏管的很煩,就不想有人管着你,經常會偷穿媽媽的高跟鞋。然後,就想說什麼時候我能長大,沒人管我,可以隨便臭美,可以隨便玩。但是現在又發現,真的快三十了,挺可怕的一個數字。

 

大公娛樂:現在有沒有未來的規劃?

 

林鵬:現在我希望以後要通過自己的作品一步一個腳印做踏實了就好。

 

大公娛樂:其實不管是「謀女郎」也好,「龍女郎」也好,它都是別人認知你的一個標簽,是一個機遇。但是,這個這份機遇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就希望,也是祝福你能夠在未來的路上,能夠繼續地把握好這份好的機會,然後能夠演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編 導

田 田

撰 稿

羅伊寧

攝 像

上 傑

剪 輯

秦廣遠

後 期

方 方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