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卓:我是演員,不只是武打明星

 

22年前,20歲的趙文卓初出茅廬,以一部《新方世玉》闖入香港電影圈,開啟了他「武打明星」的大門,撐起了上世紀九十年代香港電影黃金期的功夫片。經歴了香港武俠電影的輝煌,走過了香港電影的沒落期,回到內地,從電影到電視,再到電影,最後兩者並重......趙文卓的時光,在或好或壞的作品中,在結婚生子的幸福中,不發一語地溜走了。

 

寫下上面這段文字的時候,我正在重溫蛇年春晚上趙文卓表演的《少年中國說》。舞台上的他,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傳遞着熱忱與正能量。22年過去,改變的是時光與閱歴,不變的,是他身上褪不去的耿直。

 

方世玉、黃飛鴻、霍元甲、聶風......看過太多他的作品,記得太多他演的角色,所以,當他身着一襲深色西裝,溫潤走進專訪間的瞬間,我依舊覺得,不惑之年的他,還是當初的英雄當年的俠客。

 

他曾說,40歲會是他的巔峰狀態。我問他,那現在呢?他拉了拉西裝,抬起頭淡淡地一笑:依舊在巔峰。

挑戰文戲 內心戲逼瘋劉燁


大公娛樂:在《全城通緝》中,您飾演了一個銀行家,這是一個什麼性格的人物?

 

趙文卓:他的性格還是比較不外露,深藏不露的。因為劇情需要他有很多的背後的一些東西要隱藏,所以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企業家。

 

大公娛樂:這個角色哪裏打動您,讓您決定挑戰? 

 

趙文卓:主要是它的劇本,也是被這個角色所打動,覺得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在裏面。看第一遍的時候,我就覺得裏面藏着很多東西。看第二遍的時候,就開始分析這個人物的層次怎麼去演,結果我覺得演起來應該是很過癮的,就接了這個戲。

 

大公娛樂:第一次跟劉燁合作,感覺怎麼樣?

 

趙文卓:非常的上手,因為大家都演戲很多年了,所以一搭戲,在現場幾乎是一兩條就過了,就不外再磨合了,都知道對方要個什麼,自己要接什麼,他再給過來,我在接上,這個戲就出來了。

 

大公娛樂:據說您的文戲把劉燁「逼瘋」了,在現場這是怎樣的一個狀況?

 

趙文卓:其實整個戲是一直在逼着他的,剛開始他是一個警察,之所以他事業上有一些波動,都是邵雲峰這個人物去逼他,去帶着走的。印象很深的一場的戲,是在精神病院裏。我對他告白,告訴他的一切,就是我為什麼這麼做,你做了什麼,讓我這麼去做,所以他成精神病人了,我在精神病院裏開導他,開導他之後還告訴他再見。

 

大公娛樂:這次的文戲比較多,沒有打,會不會覺得輕鬆一些?

 

趙文卓:挺輕鬆的,像這種戲,因為是時裝戲,生活當中也不用去想太多去塑造這個角色,根據劇本,根據對白去演出來就好了。如果是古裝的,有一些英雄色彩的,你就要想一些辦法,怎麼能給他加分。時裝的戲班非常輕鬆。

文武並重「演員」比「打星」更恰當


大公娛樂:這部戲是偶然為之,還是您完全轉型的信號?

 

趙文卓:都有吧,我其實十年之前就開始準備了,以前演過一些電視劇、電影,都有大量的文戲在裏面,甚至有一些也是沒有武打的,尤其感情戲色彩比較濃。那時候就開始鋪,剛好這時有這麼一個機遇,讓我不用打,純文戲,而且在文戲裏面還可以有這麼大發揮的,我覺得是一個機遇吧。

 

大公娛樂:最近,您主演的電視劇《鐵血紅安》也在央視播出了,接拍這種主旋律影片是如何考慮的呢?

 

趙文卓:《鐵血紅安》從十八歲演到八十歲,跨度很大,而且他的身份跨度也大,從土匪到最後成為將軍,正劇來講,是蠻有發揮的一個角色。因為他是軍人,我以前都比較喜歡軍人、警察,比較硬朗的角色,這次給我一個機會演出,我覺得還是很過癮的。

 

大公娛樂:有人說武打演員雖然打戲精彩,但是戲路發展相對比較受限,對此您怎麼看?

 

趙文卓:以前是這樣的,武打演員只能演武打戲,但是現在我的變化是很大的,大家也看出來,我是文武並重的走。像這個戲就完全沒有打,如果有一點打,也是被打,沒有還手之力。

 

大公娛樂:所以,您現在對自己的定位是?

 

趙文卓:定位還是文武並進,武打是我的一個特長。武打雖然說地位很高,但是發揮空間應該沒有文戲這麼大。文戲中的各種情感戲都可以演,劇情、懸疑、搞笑片都可以演,涉及領域更大,對我來講更有挑戰性,武打對我來講,就是一個鍛煉身體,我反而欣賞拍戲有一點點打,我借此機會可以鍛煉一下,挺好的。

 

大公娛樂:從影20多年,對獎項還有期待嗎?

 

趙文卓:獎項也提名過,以前有一個電影叫做《鄭成功》,獲得了金雞獎提名,沒有拿到最終的最佳男主角。當時是有一些遺憾的,但是我覺得反而越來越看淡這些。拿獎只是對自己的一個承認,我覺得如果是沒有到那個位置,繼續努力,如果你努力到了,早晚有一天會得到大家承認的。

 

大公娛樂:您更希望大家稱呼您武打明星,還是電影演員?

 

趙文卓:電影演員好一點。電影演員包括的更大一點,武打明星看不同的影迷,給的封號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喜歡看武打,或者從小看過我的武打戲。當然,還不只是電影演員,電視劇我也在演。

 

大公娛樂:您最早先去香港發展,後來在發展得特別好的時候就將重心轉移到內地。當時是怎麼考慮的?

 

趙文卓:因為香港武打戲整個市場開始萎縮了。反而,電視劇市場,尤其是內地的電視劇,和台灣地區的電視劇市場起來了,制作越來越精良,給的價錢也比香港的高,所以自然而然就接了這邊的戲。另外,那時候也是準備回到北京安家,所以在這邊拍攝也越來越多。香港那邊拍戲也有,但比較少。那時候電視劇剛起來,現在電視劇已經是第二高潮了。

正值巔峰 未來演而優則導


大公娛樂:習武多年,帶給您最多的是什麼?

 

趙文卓:還是一個精氣神。堅持鍛煉是鍛煉人的一種意志,就是別人都不能起床的時候我能起來,而且自己在跟自己較勁,告訴自己不能偷懶。當然也想多睡一兩個小時,但是多睡這一兩個小時就練不了了。如果跟別人競爭的時候,靠什麼競爭,就靠這個。

 

大公娛樂:會讓孩子學習武術嗎?

 

趙文卓:子龍會,因為他是男孩。女孩試過,她好像不太喜歡。

 

大公娛樂:有了家庭後,拍打戲會有所顧忌嗎?

 

趙文卓:受傷得注意一下,現在考慮的這個比較多,一個動作設計出來,自己先看。因為經驗比較豐富,所以先看哪有可能出問題,先把它想好,例如對手先給它溝通好。如果對方不會打,陪他多練幾次,這樣就好。

 

大公娛樂:您曾經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到了四十歲,各方面都會達到一個特別巔峰的狀態,您現在覺得您的狀態是怎麼樣的?

 

趙文卓:現在是巔峰狀態。人生經歴,思想上,包括人生觀,包括體能,都是很好的一個狀態。以前是衝力很大,但是經常自己傷自己,從武術訓練來講,經常自己把自己練到第二天爬不起來。現在可以控制,練到98%,我就要注意了,我多練兩分身體就吃不消了。思想也是,有些東西就開始往回想,不能想的太沒邊兒沒沿兒了。

 

大公娛樂:很多人認識您,可能都是從方世玉開始的。從方世玉到現在20多年過去了,很多您合作過的演員,比如像張曼玉,他們在影壇都已經引退了。但是您還一直都保持在大熒幕的一線,保持這種生命力活躍度,有什麼秘訣?

 

趙文卓:首先要看清自己,反正我這一段時間什麼都沒有落下,事業也沒有落下,家庭也沒有落下,我覺得是這樣互相的補充能量。家庭要盡量的多給一些時間陪他們,事業上也不能鬆,因為還有更大的影迷等着你給大家拍戲呢,所以得兼顧。因為,看圈中人,很多都是顧了事業,家庭顧不了,但太顧家庭,事業就扔了,所以這一方面,自己在未來的路,也需要自己多提醒一下自己。

 

大公娛樂:您已經提到了,在未來路上要提醒自己,那您日後是如何規劃的?

 

趙文卓:未來規劃會比前幾年工作多一點,孩子現在大了,所以不像剛開始操心那麼多了。而且我太太可以幫很大的忙,在事業上會多一點。接下來11月份會上一個戲《民族英雄戚繼光》,要拍到春節後。明年還有自己公司制作的戲,有可能自己做導演。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編 導

方 方

撰 稿

羅伊寧

文 案

唐 彧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