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燁:在國內,不能繃着只拍電影

 

在采訪劉燁之前,記者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資料與問題厚厚的一疊。他的"能侃"在圈裏出了名,不準備充分點,深怕一句話,就被他反客為主問倒了。

 

當然,跟劉燁聊天,是件愉快的事情。

 

他是個好動的人,采訪期間手上小動作不斷,不管是紙巾還是瓶蓋,都能讓他愛不釋手,成為他的掌上玩具;他也是個情商值爆棚的人,管你問題八卦還是尖銳,哈哈大笑之後淡定地迎刃而解,最後再反轉地來個自嘲:"我回答問題是不是就像個老人?"

 

他偶爾會像個孩子一樣,在自豪地說出自己知識淵博,可以當地質學家的時候,還不忘當眾向記者求誇讚:"哎呀,你應該給我豎個大拇指,這樣我才高興嘛!"

 

如果日後有機會,請一定要當面聽一次他的采訪。現場停不下來的笑聲,會讓你恍惚間以為走錯了棚:這人沒演喜劇,真的太可惜了!

片場壓抑不忘搞笑 正視負面評論


大公娛樂:先來介紹一下角色吧,演《全城通緝》這個片子會很壓抑嗎?

 

劉燁:會有一些,有一些重場戲的時候,會拍一天兩天,然後每條都得在狀態裏。不光拍自己還有其他演員,你給她們搭戲的時候拍不到你,但是你得盡量幫他們帶情緒。不然,拍你哭的時候,你跟個淚人似的,別人要哭的時候,你沒事人一樣,那別人就不好演了。所以這樣就會很累。但平時還好。

 

大公娛樂:它在裏面是不是包含了你一些自己現在的想法,或者一些情懷在內?

 

劉燁:特別想搞怪,但這種(哭戲)還得認真點,在現場嚴肅的戲你就得嚴肅,當然不拍戲的時候你就想輕鬆點,大家別天天到現場都板着臉,而且一天十幾個小時,一拍幾個月,如果天天板着臉的話,活得特累。像高圓圓有一次就說「劉燁老師你給我出去」(哈哈),說絕對不要跟我搭戲。

 

大公娛樂:您之前幾次在警匪片中演警察,但給人印象都不如您的反派角色令人深刻,那《全城通緝》中會有什麼突破,想給觀眾帶來什麼新形象?

 

劉燁:這警察也是個落魄形象,失業了。這個戲看演員是一方面,因為大家對你都很熟了,所以我覺得大家應該看的還是劇情。因為這個故事本來是發表在一個推理小說雜志上的,是那種我非常喜歡的類型:你昨天上班了,今天去辦公室空了,然後打更大爺說根本沒有這公司,你是不是記錯了,這是那種的,所以劇情是最吸引人的,得看劇情。

 

大公娛樂:這部戲主打「燒腦」,《北平》也主打「燒腦」,這兩者有什麼不同嗎?

 

劉燁:嗯,這個沒有《北平》燒的時間那麼長,《北平》一天三集得播半個月,這個燒起來一個多小時就完了。(就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對,哈哈。

 

大公娛樂:《北平》已落幕,口碑甚好,但是相對的,網上對你的評論是"表現一般,並不討喜",甚至還有一些很負面的評論,你怎麼看?

 

劉燁:我覺得都很正常,我也收到影評人朋友給我發的短信,他們很生氣,說那些批評我不好的人說得不對。當然也有誇我的,都很正常,每個戲都會有,尤其《北平》受關注度這麼高,主演又把我排在第一個,海報也把你放中間了,就像個打靶的紅心,你知道嗎(笑),都得奔紅心去,沒誰願意往五環上走。所以我覺得都很正常,也從來沒有想過回應那些批評,就像有些影評人是我特別尊重的,他給出理由說為什麼我說你好,也特別讓我自己信服。如果我回應的話,就對不起這些支持我的朋友,如果說自己演得好,就對不起罵我的朋友。每個戲畢竟是個作品,過了半年大家夥可能就淡忘了,還有新作品出來。批評我的朋友我也看他們的意見,有些東西確實需要改,有些絕對需要注意,我也跟我經紀人也聊了。但是,在表演上還是堅持自己的。

 

大公娛樂:您最近接的戲,好像特別偏主旋律,是您偏愛呢還是別的考慮?會擔心它的市場嗎?

 

劉燁:找我的就那些。你說《北平》是主旋律啊(小編疑惑:難道不是?)我覺得它就是個懸疑推理電視劇。(笑)《北平》這個開始是投資人、導演、包括演員參與的時候有點擔心,因為現在這個市場主流,電影也好,電視也好,輕鬆的,搞笑的,然後和當下結合的,可能會比較會受觀眾喜歡。但《北平》最後的結果,不管是賣的結果,還是收視率,(都表明)只要認真做一個戲它還是有好的回報的。

演員當導演 絕不能玩票趕時髦


大公娛樂:"演而優則導"的例子在影視圈中屢見不鮮,你會不會當導演?鍾情什麼題材的影片?

 

劉燁:現在演員當導演是挺時髦,挺流行的,市場和觀眾需要的東西也很明確。我自己幹了那麼多年,演員是一個職業,導演是另外一個職業,我對自己職業還是挺尊重的,等沒那麼時髦了,沒那麼明確了,我自己真的想導一個東西,就不考慮市場,當然不能給投資人賠錢哈,沒有想法那麼多的時候,真的是自己想弄的時候才做導演,我覺得還得再過幾年。至於想拍的類型,就兩個題材,黑色幽默,冷幽默,特樂的那種,一種是童話,就是提姆伯頓那種給大人看的童話,這個是我自己想的。

 

大公娛樂:很多演員演電影後就不演電視劇了,您為什麼一直堅持演電視呢?

 

劉燁:得金馬獎的時候,有些人就跟我講,繃住了啊劉燁,只拍電影。但是我覺得咱們國家地方太大,南北方差異大,還有方言問題,電視這個平台也大(得依靠)。當時有個最突出的事,我拍一個電影叫《巴爾紮克和小裁縫》,和周迅、陳坤一起拍的。我當時其實已經得了金馬獎了,他們《像霧像雨又像風》剛播,我們仨走街上呢,都是主演,都感覺自己挺有地位的,但人家老找他們簽名,根本都沒人理我。我當時就深深思考這個問題,我覺得在國內一定得有電視這個平台,後來就拍了《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

 

大公娛樂:後來就有人找你簽名了吧?第一次有人找你簽名,什麼心情?

 

劉燁:對,有了。第一次是我去網吧玩CS,坐我對面的人老看我,然後有一女孩在遊戲時就說劉燁小心後面,之後,就意識到,啊,有人認出我啦。剛開始的時候挺喜歡被別人認出來的感覺的,到後來就越來越討厭,我現在就最不喜歡被人認出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還是把事情想得特別壞吧。我小時候家在長春電影廠,鄰居有很多八十年代特別火的明星,就老被人指指點點的。我現在也總覺得被別人指指點點的,就感覺自己像動物園裏邊的,真的!有時候在公共場合,一群人圍着,還小聲嘀咕,哎呀,我可不喜歡那感覺了。

 

大公娛樂:在你剛出道初期,你就拿到了金馬獎的影帝,之後再拿了一個金雞獎影帝。然而除了這兩個大獎之外,這幾年就沒有什麼收獲了。現在對獎項有沒有期待?

 

劉燁:越拍越發現得獎是可遇不可求的事,你想,我第一次提名金雞獎的時候是1999年,2000年就得金馬獎,2003年又得金雞獎,以前覺得特簡單,現在越拍越得不着了。真是可遇不可求。

骨子裏透着逗比基因 不上《爸爸去哪兒》


大公娛樂:之前您除了拍戲宣傳期,都不太出來跟公眾見面,近兩年,卻上了一些真人秀,為什麼會這樣轉變?

 

劉燁:做真人秀評委是為什麼呢,這幾年流行明星去做真人秀評委嘛。當時我就不想做,我一直慣性就不想做綜藝節目,但後來我經紀人說:"劉燁你得做,都做了你不做,就顯得你沒那檔次,人家不找你似的。"我想也是啊,人家都做了你不做,是不是你劉燁跟他們是有差距的,最後就做了。最近這兩年也開了微博嘛,之前挺高冷,一直也是有宣傳期的時候才能見到人,但微博這東西把大家距離拉得特別近,就感覺大家天天見一樣。

 

大公娛樂:說到微博,你真的是賣得一手好萌的段子手!火華社社長是要將賣萌進行到底?

 

劉燁:我哪裏有賣萌呀?你看網絡上,關心時事的有,關心健康的有,寫漂亮話心靈雞湯的有,我覺得生活都挺累的,我拍戲也挺辛苦的,微博讓大家距離那麼近,幹嘛不都高興點呢,跟網友們互動一下,貧一下,找找樂子唄。而且我也特別喜歡看那些沒心沒肺缺心眼的微博,(它們)讓人特別輕鬆,可能自己喜好吧。所以我這就是一個平台,大家都到我這來吐槽來,誇我的沒幾個,都是吐槽的(哈哈)。

 

大公娛樂:那我特別好奇您在微博上改名那一次,您怎麼想的呢?

 

劉燁:那是我跟孔二狗在一起吃飯,他說燁燁你怎麼不搞怪了。我當時應該有小半個月沒發微博,我就說行,那我就搞怪唄,就給自己改個名叫"吉林土特產代購"。後來必須得改回來。我做這個以色列旅遊局形象大使,跟以色列大使和旅遊局部長做了一個特別鄭重的推薦會,以色列駐華使館當天就發了微博介紹這個活動,@我的時候,是吉林土特產代購先生。(笑)我覺得那麼官方正式的事,一下就……就趕緊改回來。

 

大公娛樂:改名這個好像發生了兩回吧。

 

劉燁:對,第二次,我看誰都有全球後援會,我就給自己加了個"劉諾一全球後援會",我還有好多洋氣的名,都沒改過呢,怕真不好改回來了。

 

大公娛樂:你搞怪的性格的確很適合真人秀。那會不會上《爸爸去哪兒》?

 

劉燁:我覺得先不考慮了。孩子還太小,我想讓他們就像野外的小動物似的,按照自己的骨骼和性格成長。做節目吧,咱講老實話,就有設計,就有表演色彩,我覺得孩子就得純野外的那種長,該上小學就上小學,該打架打架,該逃課逃課。有的時候有鏡頭在這,有的節目組還會讓孩子把話再說一遍,那孩子就會重來,我覺得還是得讓他們野生一點。當然,誰的選擇都沒有錯,所有父親母親的選擇都沒有錯,只是我自己是這麼想的。可能我自己把這東西想壞了,可能人比較灰暗,我害怕他們會有表演意識。

 

大公娛樂:如果《花樣爺爺2》再邀約您,還會參加嗎?

 

劉燁:不知道,節目組應該還在考慮。因為《花樣1》反響挺好的,《花樣2》看唄。原來想着是跟幾位老師一起出去玩,節目組出錢還帶旅遊,包括省張機票錢就去丈母娘家了(笑),但發現不是那麼回事。

男神是個閨女控 拒絕孩子進娛樂圈


大公娛樂:您有一子一女,是否特別偏愛女兒?

 

劉燁:其實會,我媽有時說劉燁你抱抱你兒子吧,老抱閨女。但是男孩……我也特別想做成外國電影那種的,也兩人"give me five"、"yeah",特時髦的那種。發現後來真做的時候就是自己父親怎麼對待自己,就怎麼對待兒子。相處方式和教育做的都是我父親那套,或者還是中國傳統的那套,父子之間還是會有距離。其實很想做成朋友式的,有一次我和我媳婦在法國尼斯海邊,看到一對父子在海邊鬧,她說你跟兒子應該像這樣,我就感覺像外國電影似的。咱們畢竟文化不同。

 

大公娛樂:有沒有想過,等多年後女兒出嫁時,您會是什麼樣子?

 

劉燁:不知道……這個肯定得隨她去了,不可能把她給鎖家裏,但心裏面肯定會比較別扭,肯定會在她未來愛人面前顯示得"別跟我裝,我比你強多啦",一定會有這心態。就我跟我媳婦她爸爸一起去騎自行車似的,她爸一定要比我騎得快,一定要把我甩下去才高興。

 

大公娛樂:孩子們知道不知道爸爸是做什麼的?

 

劉燁:現在知道。之前我媳婦跟我說你得跟孩子們說,你出門幹嘛去。要不感覺這個叔叔什麼也不幹就到家裏混吃混喝,一走幾個月,這怎麼能行呢。所以我帶他們去片場,去看我拍戲。告訴他們爸爸在做什麼很重要。

 

大公娛樂:如果沒當演員,你的夢想是什麼?

 

劉燁:地質學家。(現場記者和工作人員全沒忍住,爆發出一陣哄笑)你們笑什麼啊,太高冷了是吧。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畫家,我小時候一直是美術課代表,到後來長得高,就當體育課代表了。後來我姐姐成了法學碩士,我父母就想讓我學建築,我理科也很好,這是他們給我的規劃。之後我就做演員了,做了幾年後,就發現對大自然特別有興趣,研究這塊石頭是哪年的,而且跟它們打交道你會有這種時空感。還特別喜歡宇宙,我在法國還特別買了個天文望遠鏡,月亮上環形山什麼的。包括宇宙的知識,什麼大爆炸那些,我都懂。真的是現在很想當地質學家。

 

大公娛樂:孩子長大後,會讓他們當演員嗎?

 

劉燁:我如果按慣性的話,會按我爸對我的態度,不允許。我爸當時對我是堅決反對。因為我爸是燈光師,他就是看到了很多沒有成名的人。演員這行是金字塔形的,它還不是埃及金字塔那種正三角形的,它是"大塔巴"形的(小編插話:這是東北話,我問了好幾個東北朋友,至今沒弄明白到底是啥意思....),它基數特別大。我爸就說沒成名你心態上會特別痛苦,所以他開始時就不同意。後來是我成功了,我爸算是(放心了)。我自己也挺後怕。演員這行業很年輕就接觸一些很花哨的東西,長春老家那些親戚說誰想當演員,我一般都反對,說你回家好好念書去。因為沒成功就見到那麼多花花世界,等到年紀大了,發現還沒有成名,或者沒有成功,然後別的東西也幹不了……所以我挺擔心我孩子不堅強,演員是特別需要堅強的,尤其是年輕的時候,二十出頭的時候。演藝圈跟名利有關係,一有名利競爭就多了去了。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采 訪

羅伊寧

編 導

田 田

撰 稿

羅伊寧

文 案

唐 彧

頁 面

唐 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