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10年 金莎:我不想再做作地唱歌

 

 

 

以前去KTV的時候,最愛的歌曲是金莎與林俊傑對唱的那首《被風吹過的夏天》。算一算,居然一唱,就已將近十年。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

 

當年文靜清麗,嬌嗲唱着情歌的甜心妹子,已走過了她人生中最青春最特別的十年。

 

當歌手,當演員,當制作人,她穿梭在這三個身份裏,遊刃有余。你可能無法去判斷如今的她成功與否,可你不能否認她的蛻變。

 

或者說,這其實並不是她變了,而是,她終於在合適的時間,展露了最真實的自己。

 

不過,已到而立之年的她,有一點,絲毫沒有改變:說話的時候軟聲軟語,聊得開心時,嘴角上揚的弧度透着甜蜜的味道。

 

坐在她的對面,我想,如果我是男生,一定會心動吧。

談音樂:重新出發 不再做作嬌嗲地唱歌


大公娛樂:金莎出了全新的單曲《想聽聽你說謊》,這個名字比較有趣,你是怎麼想到的?

 

金莎:它原名叫做《想聽你說謊》,準備了一年多,這個歌一直都是這個名字。直到第二次再去拍MV,因為當中出了很多的錯誤,比如說我編曲就編了半年,編了兩個版本。可能台灣版本編四個月,再去韓國的版本又編了兩個月,一共半年。錄音也是錄了很久,錄了四個月才完成,嗓子不斷地咳嗽,錄不了。拍MV而且還第一次去拍男主角還受傷了,出了車禍,等了兩個月,還是只能再繼續換一個男主角才拍,我覺得衰到一個境界了,已經不能承受這樣的感覺,就把它改的名字比較順利的《想聽聽你說謊》。

 

大公娛樂:它在裏面是不是包含了你一些自己現在的想法,或者一些情懷在內?

 

金莎:因為創作的時間也是去年春天,但是整個音樂制作的東西是比較靠近我現在喜歡的以往的作品用管弦樂的還是比較少的,以前我很討厭弦樂,我覺得很吵,幹擾我唱歌。但是,因為進修了聲樂之後,發現有一些歌,一些弦樂去點綴,還是很美妙的,不要太誇張,這次編曲我也是特別滿意。當歌做好編曲階段的時候,就覺得光編曲就贏了。

 

大公娛樂:因為我聽了一下這首歌,然後我的感覺是相對你之前的唱法,它好像韓式的一些唱法你有加進去,我感覺更精致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跟你去韓國遊學有關?

 

金莎:肯定是有關的,因為改變了我對歌曲的唱的一些心態和一些情感部分,以前唱歌比較輕輕淡淡的,我追求的這樣的感覺,現在我希望在部分的句子還是有一點點濃烈的情感,但是我不希望很煽情,想要做到剛剛好,所以那個度比較難把握一點。但是,慢慢的我覺得進一步作品,慢慢的我覺得會越來越順手。

 

大公娛樂:其實從之前比較早的時候,你一直被定義為甜歌型的玉女,還有很多人喜歡叫你小師妹,現在,基本上可以說是走唱作人的方向,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有改變,有轉型,但是我還是比較疑惑,我們要怎樣去識別有金莎個人色彩的音樂風格?

 

金莎:其實通過接下來的作品應該比較好區別,在之後的一些作品,包括這次《想聽聽你說謊》,之後一係列,我會比較有一個風格會慢慢的呈現出來,現在還不能說。以前其實金莎的風格,我自己覺得前三四張專輯的金莎風格是比較清新和嬌嗲的,有一些作品還是很自然,有一些我自己覺得我回頭再去聽,我就覺得我當時唱的比較做作。會這麼想,因為那個不是我。我舉一個例子,大家還蠻喜歡的《大小姐》的歌,會蠻喜歡這個作品,我自己受不了它的歌詞的一些內容,什麼包包袱搭配,明星逛街之類的,你要疼我、寵我,我是大小姐,因為那不是我,我生活當中的個性還是比較鄰家的,我不太喜歡特別擺架子的這種感覺。所以我自己唱的很別扭的,拍MV,現場唱歌的話應該臉部會抽筋。

 

大公娛樂:你當時有沒有想過要不然把它歌詞改一下呢?

 

金莎:寫不出來,什麼原因呢?當時我在海蝶唱片,因為老師們都還蠻嚴肅的,所有的作品要整個會議室的人通過。我交上去的作品應該很少被通過,就包括《星月神話》大家也是沒通過的作品,可能他們比較嚴苛。我是一個就是說當我的作品要拿出來給大家審的時候,我就沒心情寫了。我喜歡的方式是讓我自己去判斷好不好,如果我覺得不好我會一直改,改很久,但是一旦我覺得定稿了,誰跟我說改我都不改,因為那就是我想要的故事。

 

大公娛樂:現在是不是很希望大家能夠給你一個新的標簽呢?

 

金莎:我倒不介意標簽之類的。我也是比較成熟的一個歌手了,不再需要甜心公主,甜歌小玉女之類的,這些標簽身上卸掉也無所謂了,當自己的一係列的風格,自己最愛的音樂成為一個係列,其實光聽到金莎的名字就知道音樂是怎樣,那個是最好的狀態。

 

大公娛樂:我覺得對於很多喜歡去KTV唱歌的女生來說,像不管是《被風吹過的夏天》,還是《星月神話》這樣的歌,基本上到現在都還是KTV的必點曲目。所以你在發行這張單曲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首歌你希望它到達一個什麼樣的目標,一個什麼樣的高度?

 

金莎:是因為現在時代有一點不一樣了,不像以前發片的時候,一張專輯肯定有重的歌曲之類的,現在是單曲時代,所以推歌的渠道雖然廣,但是又散,所以一首歌好像除了選秀的那些歌手們去唱一些歌,這些歌比較容易爆紅之外,其他的就剩下電影歌曲了,感覺上是這樣的,傳統的歌越來越難以大紅。所以,目前我只能做到自己能力範圍內的最好,真正紅不紅還得看到這首歌的造化。但是,我覺得不管時代怎麼樣,大眾喜歡聽好的音樂,說中自己心事的這些人依然在,所以,只是說歌可能需要更好,更優秀,才會讓大家喜歡。

談影視:藍菲琳性情大變 要演個性的角色


大公娛樂:相比音樂的一貫比較甜美這類風格之外,其實你參演了很多的影視作品,但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應該算是《王的女人》裏面的戚夫人。因為真的覺得形象有很大的改變,整個有突破。你以後再參演影視劇的時候,有沒有說就是說想專門挑戰像戚夫人一樣的反面角色,還是會選藍菲琳這樣比較溫婉可人的角色呢?

 

金莎:一個是太害羞,太文靜,我又覺得又在用以前鍛煉的功力在演,沒有新鮮的感覺了,而且羞澀的東西也是有年齡階段的。在小一點的時候演,也不能老大不小了一直演,覺得那不太成立。希望演一些有個性,跟我本人像或者不像的,所有有個性的一些女孩子我都很想演。戚夫人又太壞了,壞的角色我也不太敢感演,演的時候雖然過癮,播的時候不太舒服,因為畢竟還是不斷地在被罵,沒有人會喜歡自己很用心的角色一直被罵,你怎麼演的那麼賤之類的,這些話聽了會不太舒服,因為願意只是說把角色呈現出來,但是演完就沒有關係,只是之後在接反面角色,就會要三思,不會很輕易地去接受。

 

大公娛樂:像大家都很關注《十八歲的天空》的第二部。但是,之前一直有說拍,一直沒有什麼消息,最後才有了電影版的啟動。這期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時間會拖得這麼長?

 

金莎:拖的時間長,一是廣電的制度也進行了改變,二是劇本角色的調整。之前藍菲琳,第一版劇本應該是照着原來的那個角色,她比較溫和,我說電視劇版本的,就是比較個性不強烈,可能她會被所有的事件牽引着走,連學生都比她力量,包括感情也是,一直在大浪裏面被衝擊着,比較容易被別人帶着走。我自己不那麼喜歡沒有主見,不能主控整個全局的,因為我覺得本來戲裏的學生就是90後。90後的學生,我覺得需要一個特別厲害,很特別的一個老師,如果光光很溫和,被大家帶着走,我覺得就沒有魅力了,所以在版本的上面進行更新和修改都花了很久的時間。現在電視劇的劇本也沒有好,所以大家問我什麼時候好,其實只能等寫好了,才能夠拍。

 

大公娛樂:關於演員方面,是不是現在再邀請到原版人馬會特別困難?

 

金莎:電影的版本原班人馬應該會來的比較容易,電視劇的版本也就是同學們,來些我們現在還有聯絡的那些。而且角色其實,藍菲琳的角色說不定會換個名字演,因為不太想重複以前小時候的個性了。因為藍菲琳是一個大家都去玩了,她特別鎮靜的一個人。她會說:我要去學習了,你們去吧,你們去打球吧。演的時候我是不舒服的,因為我自己是一個比較開朗,去就去,不去我就自己照顧自己。由於那個時代,大家對校花有一種向往,接受那個角色。包括,那個時候演戲根本還不會演,不會演的時候大家說喜歡藍菲琳,我心是很虛的。現在,再去演角色,希望來點突破。

 

大公娛樂:因為《十八歲的天空》對於很多人來說,它可能是十年前或者是幾年前的一個回憶。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有一部韓劇叫做《請回答1997》,它就是很多現在已經長大的人們去回憶那個年代發生的一些事情。所以我覺得很多我們那時候一起看過來的人,一定會非常的期待這部戲,如果說能夠有一個更好的延伸,或者是能夠有更好的發展,我覺得影迷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金莎:前提是劇本要精彩,要拍的好,不然失望就比不拍更不好。

談愛情:私下是毒舌少女 只愛圈外人


大公娛樂:你私下裏面,其實是一個很活潑很看新,特別個性開朗的一個女孩子?

 

金莎:我不算特別開朗,但是絕對不害羞,可能普遍放鬆,心裏面說起話來也挺毒的,毒蛇的有點,但是大家想不到,我也不敢表現出來,因為長的這個很乖巧的臉孔,局限比較多。生活當中怎麼都可以,熒幕形象怕太毒蛇,嚇到大家。

 

大公娛樂:那你有沒有想過去參加一個真人秀的綜藝節目?

 

金莎:《花兒與少年》蠻喜歡的。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下,錄節目,展現自己的個性,感覺很有趣。因為,有一些節目,比如說像之前有聊到,他們要我去參加例如那種女明星要嫁到村莊裏面,要當媳婦的哪種節目,我就沒敢去,之前有聊到,我覺得不太敢去,因為我覺得養豬。因為拍戲的時候有接觸過牛、豬,可能自己表現不夠好,而且媳婦,要婆媳相處完全不懂,所以也不太敢,但是如果有《花兒與少年》這種之類的,就比較適合。

 

大公娛樂:像你之前簽名的一句話,就是「貓一樣的文藝青年」。我一直覺得這句話挺妙的,我想聽聽你自己個人是怎麼樣去理解這句話的?

 

金莎:貓一樣的,因為我也有養貓,覺得貓的性格跟女人都有點像,不只我一個。有時候比較慵懶,有時候又愛撒嬌,黏人,但是有時候又蠻自得其樂的狀態。文藝女青年,就是有一點文青的那種所有的愛好都有,自己喜歡文字創作,喜歡看書,也喜歡一些旅行,一些文青都喜歡的生活。包括拍MV的時候,也是裝扮,整個故事都是走那個風格,但是卻沒有很樸素,不是一個很樸素的文藝女青年,可能是比較夢幻的。我自己覺得反正那句話能包括我,我自己也在成長,可能再過兩年又不一定適用這句話。

 

大公娛樂:那你剛剛說,性格的話比較慵懶,比較黏人,我就會很自然的聯想到感情觀,我特別好奇,你在愛情裏面會不會也是這樣的女生呢?

 

金莎:我可能比較愛吃醋,也比較黏人吧?

 

大公娛樂:你對什麼樣的男生會比較有好感一些?

 

金莎:比較正直的,我對圈外的男生比較有好感。就是比較正直,比較專一,很聰明,很睿智,可以考慮到很多我暫且考慮不到的方向,比較實實在在的哪種。

 

大公娛樂: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現在的感情狀況是怎麼樣的?

 

金莎:現在的感情狀況是有那種朋友好感的男生。

 

大公娛樂:圈外人?

 

金莎:圈外,不考慮圈內的。(笑)

十年感悟:如果可以,想重新來過


大公娛樂:一轉眼12年就過去了。這12年裏面,你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越來越多的向制作方向轉型,你是不是更享受現在這個過程?

 

金莎:2005年算出道,其實還沒有到10年,明年就要10年了。我自己覺得相對於以前無憂無慮,比較單純的世界,也不用思考每天要工作到底要去做些什麼,只要完成就好,我比較喜歡現在。因為我自己想要做什麼更重要,自己想要完成的音樂,想要去拍的戲去完成,覺得那個生活狀態更好。

 

大公娛樂:你是不是覺得這樣的自由度,自己更舒適一些?

 

金莎:我感覺自己是一個特別需要翅膀的人,就算再好的生活,但是自己就像一個囚鳥一樣,我會蠻崩潰的,特別渴望自由。

 

大公娛樂:十年時間,如果讓你用一句話來概括,你會用一句怎麼樣的話?

 

金莎:十年如夢如癡。因為我是雙魚座,我的星座注定了我是一個非常夢幻,然後有很多美好夢的一個人,不管是對愛情,對工作都是。癡也是表現在自己的歌裏,自己的作品裏,我演過很多很癡心的角色,那個也很像我,我覺得人生來一趟,就要癡一會。就不是對任何都癡,而是對愛情這件事情,對自己真愛的對象要非常執着的癡,不希望說沒有好好的愛過。所以,也是做好準備了好好去愛。

 

大公娛樂:那有沒有你感覺到有遺憾或者後悔的事情?

 

金莎:遺憾和後悔的事情,我拍過不想拍的戲,也出過不想出的歌曲,比較遺憾。我有時候看到自己的歌單,比如說作品60首,數一數自己喜歡滿意的大概不超過八首,我覺得那個52首能刪掉嗎?(笑)我能不能重新來過,變成一個新人歌手。現在想想,有時候想刪掉,但是也不可能了。

 

大公娛樂:你對現在的生活狀態滿足嗎?

 

金莎:其實有時候飛來飛機去還是覺得比較累,但是,這個時候的心態我比較滿足,感覺一些都蠻好的。

 

大公娛樂:我覺得今天特別開心,跟你聊了這麼多之後,不管是音樂也好,影視也好,我覺得你都是一個很認真,對待事情很開心的一個女孩子。我覺得這十年時間,能夠讓一個人,不管是從成長也好,或者是轉型也好,讓一個人慢慢的走到現在這麼開心的一個狀態,我覺得只要生活裏面開心,一切就足夠了。在最後,跟你的歌迷朋友們說一句話吧。

 

金莎:今天非常開心在這裏跟大家一起訴說了一下最近的心態,包括作品的狀況,也非常要謝謝我的歌迷們,他們都是非常有耐心的孩子們,因為我都是好久沒有發,動不動就一兩年不發作品,所以覺得很折磨你們,但是雖然時間不能很保證非常快的發每一個作品,但是會保證每一個作品會優秀。除了偶爾的廣告歌,不受控,因為是別人寫好的,那個不能代表我的制作,所以其他的只要是自己發行的歌曲,我覺得包優秀,才出來跟大家見面。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統 籌

趙 悅

采 訪

羅伊寧

視 頻

田 田

撰 稿

羅伊寧

文 案

唐 彧

後 期

田 田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