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淑慎

台灣女藝人,當年因《勇氣》和《第一次》MV中的清純形象爆紅,曾憑電影《孤戀花》提名2005年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同名電視劇亦獲得金鍾獎提名。原本順風順水的演藝事業,因吸毒事件兩次中斷。沉寂多年後,38歲的蕭淑慎重新出發,帶着全新的作品與形象,重回大眾視野。

 

和蕭淑慎的采訪,約在一個咖啡館裏,她點的咖啡加了很多糖和奶,面對鏡頭她還會擺出搞怪的手勢,宛如多年前《勇氣》MV裏,那個宇宙超級無敵美少女。

那時的香港有張柏芝,內地有周迅,台灣就是她——蕭淑慎。因為太紅,一時目中無人,沒想到接連兩次的"失足",讓她陷入事業與人生的谷底。從此被貼上了犯過錯的標簽,只要面對媒體,仿佛永遠繞不開那一個話題。

可是即使這兩天演藝圈多位明星走了她的老路,她依舊不想去評價別人。她說自己是演藝圈的一個獨行俠,沒有什麼朋友,也不喜歡去看別人的笑話。

所以這一次我們不聊那個話題,只聊聊現在的蕭淑慎。

我們聊了作品。當記者提起她演過楊德昌的《一 一》、白先勇的《孤戀花》時,可以感受到她的驚喜與激動,仿佛真的很少有人關注到,「其實,我是一個實力派的演員」。

我們也聊了感情。周迅忙着度蜜月,張柏芝忙着當單身母親,孑然一身的蕭淑慎,卻始終沒有渴望過婚姻,「男人總沒有工作靠譜,如果有,也得包容我的一切」。

這麼多年過去了,演藝圈裏很多人出現或者消失,但你總會記得這樣一個直、嗆、辣的蕭淑慎。不僅僅是因為美貌,也不只那些陳年的話題,她的身上,還有一股頑強的魅力,在閃着光。

在唱歌、拍戲、出寫真集之中,你更喜歡做哪種工作?

其實我都可以的,不要叫我跳舞就行了,跳舞完全就是我的一個致命傷。因為我在台灣就是演電影,演電視,我也拍MV,我也主持節目,偶像劇我也演,八點檔我也演,我不被限定在某一個環境裏面。但如果硬要挑一個的話,我還是比較鍾情於戲劇。雖然拍戲是很辛苦的,但是那個過程就是會讓你很享受。

在你出演的角色裏,有沒有自己最鍾情的一個?

其實像《勇氣》也好,《第一次》也好,那個感覺都有一點點我的特性在裏面。我是一個喜歡想象的人,台灣話有一句不知道你們這邊會不會講,你沒有吃過豬肉,但你總見過豬走路。所以我通常會加自己的一些想象,去創造一個人物性格出來。有的導演可能覺得,為什麼你老是不乖,老是不受控制,為什麼你自己想法這麼多。如果我覺得她應該怎樣,我就會合理性的去跟導演爭取,我希望是這樣子的表現方式。

《孤戀花》提名了金馬獎和金鍾獎,那次經曆很難忘吧?

《孤戀花》裏面我演一個很神經病的女子,後來遇到原著白先勇老師,他問我:淑慎你拍完了,感覺還好嗎?我說白老師我覺得我死掉了,整個人經脈全斷。因為這個角色從小就是被父親強奸,一路很悲慘的一個女生。當時我想要進入那個世界的時候,我覺得我進不去。我開始用一些很奇怪的方式,逼我自己進去,因為那個角色真的好難。所以當時我拍完,整個人休息了一年多的時間。我根本沒有辦法去抽離那樣的一個狀態,很辛苦。 

如果湯唯在《色•戒》中那個角色給你演,會接受嗎?

肯定接,為什麼不接?其實我一直不覺得尺度對我來說,是太大的問題。因為一開始我很幸運,碰到楊德昌這樣的大導演,他們給我一個電影人的驕傲,告訴我一個電影人的概念:你要相信你自己,也要信任你的導演,更要信任這個劇本,不然的話永遠拍不出一個好作品。像在《孤戀花》中,我和高捷的一場戲,其實我上半身是完全沒穿的,包括連保護措施也沒有做。而捷哥是全身脫光光,他的私密部位是套着一雙襪子,再用很多的塑料包起來,他只是一個背面,而我是正面。連高捷這樣拿過很多影帝的一個人,他都可以做到這樣的一個地步,所以表演的話,我並不覺得這樣的尺度是為難我,但如果是拍寫真集的話,可能會比較難一點。

直、嗆、辣一直是你的風格,你覺得藝人是個性鮮明一些好,還是可塑性強一些好?

其實我覺得應該綜合一下這兩個,然後就去找一個平衡點,因為每一個角色的個性,其實都不一樣的。如果說把她演得一看就是蕭式演法,人家會覺得,她永遠都是那一套演法。其實導演畢竟是專業,在整體的效果裏,他會希望這個角色在什麼地方可能會突出一點。比如她的喜怒哀樂,可能她的喜啊,或者她的怒啊,會比較明顯,我會覺得用我自己的方式,再加上導演跟所有演員之間的配合,去磨擦一些更出奇的火花。

重新出發,覺得和剛出道時候的娛樂圈有什麼變化?

就是新人輩出,而且越來越厲害了。我在演藝圈其實是一個獨行俠,所以我基本上也不怎麼交朋友,所以新人除非真的是特別火紅的,我才會知道。我對這個圈子的敏感度,並不是那麼高。因為我不看新聞,不看電視,也不看報紙,我什麼都不看,我討厭去說別人的八卦,感覺在看人家笑話一樣,我不喜歡這樣子的事情。

內地的導演有特別想合作的嗎?

十年前有來內地拍過戲,當時我沒有主攻內地,一直都是留守台灣。當時我只接觸了兩個制作人,一個是張國立,一個是張紀中。導演的話,我很奇怪,我來內地拍戲也都是台灣的導演來拍,所以跟內地導演不是很熟。

現在的女演員當中有你特別欣賞的嗎?

如果說香港的話,就是張曼玉吧,內地就是周迅,因為我剛出道的時候,周迅演了《人間四月天》,我很喜歡,那時候還有張柏芝。當時在兩岸三地,有人講「台灣蕭淑慎、香港張柏芝、大陸就是周迅」。但她現在結婚去了,應該還在度蜜月吧,現在沒有空吧。

很多同時代的女明星都結婚生子,你會有這方面的考慮嗎?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因為我覺得男人很不靠譜。我會希望自己的工作穩定好,有自己的收入。如果說以後真的不幸女人嫁錯郎的話,我至少可以養活我自己,這是我自己對結婚生子最低的一個要求。

你現在是單身嗎?

現在就是以工作為主,什麼都不要去想那麼多。如果有緣分遇到了,就試着去交往,很順其自然。

現在選擇伴侶,會主要是考慮哪些方面呢?

全方位的包容我,就這麼簡單。我不需要他長得很帥,也不需要他特別有錢。因為我的個性很奇怪,脾氣也很奇怪,對工作太執着。很容易因為工作會忽略很多事情,可能會忽略另一半的心情,可能會連他生日都忘了。我是這樣一個人,所以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完全包容我的人。

幕後人員

統籌

楊愛博

采訪

高鬆鶴

撰稿

高鬆鶴

視頻

徐上傑

設計

方 方

助理

熊 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