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潘之琳:除了小海燕,請記住更多的我


我們把見面的時間,約在了上午。那天北京的天氣很好,藍天,白雲,微風,柔和輕盈。


距離錄製還有一段時間,我正在演播廳裏看提綱,她走進來禮貌地打招呼,對着我伸出了手:“你好,今天拜託了。”講話的最後,她的語調略微上揚,隨着臉上掛着的笑容,空氣裏,有種青春的味道。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特別像個老大姐,於是忍不住對她説:“之琳,你還是我印象中的那樣。”可是,我印象中的她,究竟是哪樣呢?


1998年,在《還珠格格》第一部風靡全國之後,趙薇蘇有朋二度合作,拍攝了一部放到現在看都不雷人的偶像劇《老房有喜》。而在這部電視劇裏,有一個名叫“海燕”的9歲小姑娘,她古靈精怪,整天把愛情台詞掛在嘴邊,儼然一個小小的愛情專家。她是電視劇裏男女主角愛情的見證者,是劇組的開心果,也是觀眾眼裏的小寶貝。


如今,當年蹦蹦跳跳的小海燕,已經蜕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碩士畢業,當演員也當學霸;她主演了多部影視劇,塑造了百變的角色;她是個念家的孩子,提起父母幾分深情又有幾分害羞;她也是個懷有憧憬的浪漫少女,喜歡小鮮肉鍾愛男神,調侃自己是“外貌協會”。


她不嬌柔,不做作。雖然曾因為童星的光環苦惱過鬱悶過,但是現在的她,豁達而又感恩:“我沒有辦法去抹滅小海燕帶給大家的印象,我只能增加更多的標籤,我覺得這個是我可以做到的東西。”


她就是潘之琳。我們本期專訪的主人公。

拒絕演繹同類型角色:演員本身就是塑造


大公娛樂:你最近的一部電視劇叫《閃亮茗天》,正在熱播。這個是什麼樣的角色?


潘之琳:杜心羽是一個特別積極向上的可愛女孩,她從小受到爸爸的影響,對於茶有着特殊的情節。她在不斷的努力當中成為了一名茶專家,同時收穫了自己的愛情,是一個很可愛,又堅忍不拔的女生。


大公娛樂:這個角色跟你自己本身像嗎?


潘之琳:我覺得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其實在拍攝的過程中,剛開始是杜心羽影響我,到後來我自己的很多東西也融入到這個角色中,可以説是相互影響。在我的身上,我也有那種不服輸的心態,認定了之後,就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杜心羽也這樣。


大公娛樂:我之前看過你幾句話的評論,比如説喜歡齊劉海,無所謂,習慣被質疑,喜歡挑戰。這是不是在説你自己?


潘之琳:很像大概有一兩年的時間,我經常留着平劉海,然後我私底下生活的打扮的也是比較隨性的。在慢慢拍攝到很多的作品之後,會有這樣的,那樣的質疑聲音出現。而電視劇中,杜心羽也是在學茶的過程中,有不停被質疑的過程。


大公娛樂:你拍了這麼多部戲,如果要你排一個序,這個角色你覺得在你喜歡的榜單裏,她能排第幾?


潘之琳:第二喜歡的角色。最喜歡的是《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的顏子淳這個角色,那個角色是有一點有小女人的性感,也有小女生的可愛,又是一個很個性的文藝女青年、女畫家。跟我更結合一點。杜心羽可能是因為拍攝週期長了,在演繹過程中慢慢愛上這個角色。


大公娛樂:你剛才提到了金太郎,我就想到你演了很多的角色,風格都不太一樣,在《鋒刃》裏面你還演過殺手。你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去挑戰不同的角色?


潘之琳:我本身是一個不太喜歡拘泥在一個點上的人,包括我吃東西也好,或者是自己的穿衣風格也好,我喜歡百變的東西。在角色上我也是希望挑戰,我特別討厭讓我固定在一個角色上。當初在我演了《娘要嫁人》裏面的王芳後,就有很多年代劇,或者同類型的角色來找我。我當時就想説,為什麼你們覺得我只能演這樣的角色?我覺得演員本身就是塑造。你説一直演跟自己很像的角色,或者差不太遠的角色,有什麼意思?我希望讓觀眾記住多面的我,可能是殺手,可能是情感經歷豐富的,可能是小清新,可能是有一點個性的文藝女青年。當然,最後我也會迴歸最適合我的東西。


大公娛樂:那你現在有沒有自己特別想演的角色?


潘之琳:大古裝。我雖然之前有拍過一個叫做《江湖論劍實錄》,是拍宋朝的裝扮,但是它相對來説會有一點無厘頭的、時尚的元素在裏頭,不算是完全意義上的大古裝。我特別想看看自己大古裝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感覺。


大公娛樂:有一些人可能一部戲就定型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自己有一部特別受觀眾歡迎的戲,你希望加上怎樣的標籤是你喜歡的?


潘之琳:國民少女。其實拍完《閃亮茗天》播出之後,大家説這個就是是勵志美少女,給人感覺特別正能量。我覺得這個也挺好。

自認演藝事業順利 笑言不是天才型演員


大公娛樂:你覺得自己的演藝事業算是比較順利的那種嗎?


潘之琳:我覺得挺順利的。無論是之前沒有籤公司,到後來簽了公司,我覺得一路上有這麼多不同類型的角色來找我,呈現出各種各樣的角色形象,被觀眾認可,還真的挺順利。


大公娛樂:有沒有什麼你覺得很難忘、感動的事情?


潘之琳:我覺得所謂的難忘和感動,就是我在塑造這些角色、進入每一個劇組的時候,工作人員對我都很呵護,包括合作的演員。可能更多的是我自己給自己的壓力,我真的沒有碰到過不幫助新人,或者説所謂的欺負新人、耍大牌的,都沒有。包括現場的工作人員、導演、製片方都給我了很多的創作空間和內容,特別讓我感動。


大公娛樂:從你的心態上來看,你一點都不像是“剛走出社會的人”。


潘之琳:我一直告訴自己説,做演員相對來説特別需要的是真實,我一直在儘量把自己歸零,不光是從表演上,還是做人。


大公娛樂:有一部分演員,他們可能沒有科班的訓練,但是他表演得特別棒,你作為科班的學生,這樣的演員你會羨慕嗎?


潘之琳:談不上羨慕,因為其實表演本身就是需要更多的時間、更多的實踐積累你的經驗。就像以前港台有很多演員,他們可能沒有所謂的科班訓練,但是他們一年能拍十幾部,幾十部戲,不一定是説有多重的角色。但是他在不停的拍攝過程中就積累了很多經驗。學習也是一種經驗的累積,對我來説我還是按部就班,挺好的。


大公娛樂:你覺得自己是天才型的演員嗎?


潘之琳:絕對不是。我覺得雖然也一直在説我一路走來很順,很幸運,碰到了很多貴人,但更多的還是私底下的努力。所以,千萬不要小瞧一個演員。可能他呈現出來的,你看到的很光鮮亮麗,好像得來很容易,絕對不是。真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我可以説所有的你看到的光輝、燦爛的熒幕上的角色,全部都是付出了心血的。

曾因童星角色太紅而苦惱 期盼能有更多標籤


大公娛樂:你9歲的時候,就出演了《老房有喜》裏的小海燕。這部戲真的有太多人看過。


潘之琳:最可怕的一句話是“我是看着你的戲長大的”。(笑)


大公娛樂:這個童星的標籤,她有讓你的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潘之琳:其實相對來説,我那時候的童年沒有像現在的小孩那麼累,只是單純地覺得説不用每天早上上課,挺開心的。在劇組裏面因為我是最小的,我可以享受到所有的對我的好,所有給我買好吃的,哄我玩,逗我開心,這是最大的開心的地方。因為可以説很早我就接觸到了劇組,會少了一些一般的小朋友他們有的那種童年,我也不覺得遺憾。


大公娛樂:很多人都喜歡説成名是要趁早,你做到了這一點。成名之後你有覺得自己受到了限制,或者説缺少了什麼嗎?


潘之琳:沒有。我覺得可能跟家庭教育有關係。因為家裏沒有做這行的,他們不會給我灌輸説,你現在了不得了或者怎麼樣。反而從小家裏給我的更多的教育是説,不能把自己的外貌放在第一位。你有的只是我們(父母)給你的東西。女孩子還是要有文化底藴的東西,要有基礎,有積累之後,你才能塑造有層次的角色。其實拍《老房有喜》之後,我又拍了兩部電視劇。到初中後,我就再也沒有碰過演戲這件事。有一段時間是遠離大熒幕的,就可能也給我了更多的時間去沉澱,更多的時間去積累自己該做的事情,而不是一直想着説,成名,想着我是小明星小童星,這些都沒有。


大公娛樂:你那時候拍戲,有沒有感覺到自己紅了?


潘之琳:跟家人朋友出去的時候,會有很多人認出我來,會説類似“這個不是小海燕嗎”此類的話。也有很多人問我,跟趙薇合作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就有這樣的一些改變,對我來説都還好。


大公娛樂:你決定回學校上學的時候,有沒有哪一天突然間特別想重新回來演戲?


潘之琳:還好。人可能很奇怪,在一開始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但是時間慢慢長了之後,你也就忘記這種感覺了。反而,有點擔心,如果我再進劇組,會不會有一些不適應,會不會忘了表演。好在後來進入了電影學院之後,覺得那些東西還沒有忘,還是有感覺在的。


大公娛樂:大家看到你,可能還是會有一部分人説“我認識她,她是之前演《老房有喜》的小海燕”。很多人現在仍用這樣的標籤去描述你,你介意嗎?


潘之琳:剛開始真的有一點介意,特別是訪談的時候,永遠都揮之不去的這個話題。但是,後來我也釋然了,這也代表了我小時候,或者曾經一個比較高的一個起點。我也很開心,大家這麼多人都能夠記得我,很多人都覺得《老房有喜》是伴隨他們長大的一部挺勵志的劇,熒幕形象也深入人心。但是我也會給自己更多的壓力去塑造更多更好的角色。我更希望,以後説到小海燕的時候,大家同時也會想到比如説金太郎裏面的顏子淳 ,或者説《閃亮茗天》當中的杜心羽 ,標籤化的東西會更多。我沒有辦法去抹滅小海燕帶給大家的印象,我只能增加更多的標籤,我覺得這個是我可以做到的東西。

會演戲當學霸 談感情:最愛有幽默感的男生


大公娛樂:你前不久剛碩士畢業。你的答辯怎麼樣?


潘之琳: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順利。因為我是創作型的碩士生,所以需要以作品來做畢業。我當時説的是《娘要嫁人》裏面王芳這個角色塑造,因為很多老師也看過這個戲,也知道這個角色,所以作品就幫了我很大的忙。


大公娛樂:對你來説,你覺得學生容易,還是演戲容易一點?


潘之琳:學習容易一點,因為學習是屬於説你花多少分力,你能夠看得出結果的。但是表演不一樣。表演不是説花了多少力,或者你使了多少勁就一定會怎麼樣的,表演除了琢磨之外,還是需要技巧和碰撞的一些東西。


大公娛樂:你在這部《閃亮茗天》裏面,有跟朱梓驍合作,之後又拍了四千斤那部戲。二度合作了,你會怎麼評價這個演員呢?我之前有看到你在採訪裏面提到説,你被他訓練得臨場發揮特別好。


潘之琳:他是特別可愛的大男孩,也挺體貼人的,他會送一些小禮物給你,在炎炎夏日,就有一個小電風扇吹吹。我一直覺得他就是那種特別搞笑的大男孩。一直到四千金的合作,我才覺得説,他其實挺多面化的,因為四千金的過程當中,他是有一點反面的角色,他是會讓人覺得他的愛,或者什麼都有一些背後有一些不擇手段的東西在裏頭,這是跟我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樣的。在塑造的過程中,在和他對搭的過程中,真的有被他的這種魅力所吸引到。


大公娛樂:現實生活中你會喜歡像他這樣的男生嗎?


潘之琳:我會喜歡特別有幽默感的男孩。有一個我的化粧造型那天還給我一個評價,他説你的性格挺好的,不温不火,不爭不搶型的。所以我就特別需要生活中有這樣的人來調劑。一般人就説我是屬於暖水瓶性的,就屬於剛認識的時候可能覺得難以接近,或者比較冷,需要慢慢熟悉,需要有像朱梓驍這樣熱情如火的人把我帶起來。我天性裏面屬於比較放得開的,有這樣的人在的話,我比較好笑的一面就會出來。


大公娛樂:你自己的感情方面是什麼樣的?你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結婚?


潘之琳:其實我小時候真的有想過,我特別想16歲有寶寶。因為在高中十三、四歲的時候,有出國過一小段時間,我們當時的寄宿家庭,女主人的媽媽16歲有的她,然後她的姥姥是16歲有的她的媽媽,現在她跟她姥姥看上去就跟母女一樣,特別的親。那次從加拿大回來之後,我就覺得説,我就要16歲有寶寶,那時候我才14歲。那時候也不懂什麼東西,就覺得説,我希望和自己的寶寶像姐妹一樣出去,無話不談。然後,這件事情就飛快的到了16歲,就覺得不可能,那我就18歲。就到了20多歲,覺得説那就30歲以後再説,順其自然,尤其是進了這個圈子,一部一部作品,自己也給自己設定了很多目標。就覺得感情上面的事情離我越來越遠。


大公娛樂:今天很高興跟你聊了這麼多。那在專訪的最後,你對認識你的、喜歡你的觀眾朋友們説點什麼吧。


潘之琳:謝謝各位觀眾一直以來,無論我飾演什麼樣的角色,都默默的支持我。也很感謝很多網友給我提出了很多細心的提示和覺得我不足的地方,希望我改進的地方。我唯一回報的就是塑造更多的角色,更多的出現在熒幕前,有更多更好的作品能夠讓大家一飽眼福。

另外我還想對家人説,因為我的爸爸是一個特別嚴肅的人,他是獅子座的,特別倔強,然後小時候總是和他拌嘴。但是,我心底裏還是很愛我的爸爸的,我特別自豪和驕傲的就是現在長大了之後,我爸爸所有身上穿的衣服、鞋子全部都是我給他置辦的。我特別興奮在於説,別人都會説你爸爸好潮流,這是我給他打扮的,希望爸爸身體越來越好,平時不要那麼勞累的工作,有我在。

幕後人員

監 制

楊愛博

採 訪

羅伊寧

編 導

田 田

攝 像

馮 昊

攝 像

徐上傑

撰 稿

羅伊寧

文 案

董洋洋

後 期

田 田

實 錄

許 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