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香港電影市場上,由鄒凱光執導、吳君如監製兼主演的軟情色片《金雞SSS》,以4127萬港元的成績登上了華語片冠軍寶座,比亞軍《賭城風雲》高出近800萬,並在全年度上映影片裏排名第六;而在本屆金像獎提名名單中,《金雞SSS》又獲得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等四張“入場券”,成為2014年香港本土電影的又一部典型之作。


要説《金雞SSS》,就不得不説到2002年聖誕檔上映的那部吳君如主演的《金雞》。2002年年底SARS雖然還未爆發,但香港經濟的低迷及香港電影的衰落,均已比較明顯。香港人再度發出了自救自強的聲音,體現在電影業上,便是香港媒體發出了“愛香港睇《無間道》”的號召,而稍晚於《無間道》上映的《金雞》則架構了一個描述香港近來二十多年變遷的“阿金正傳”——《金雞》,“阿金”在粵語方言中與“阿甘”諧音,折射出這部影片的野心。影片以一名落魄男子曾志偉在銀行自助服務區打劫阿金開始,因為平安夜的停電而兩人無奈的留滯在服務區內,無聊的等待恢復來電時,阿金也訴説了她從七十年代末到如今的經歷……阿金的命運起落,對應着香港的起起落落,並貫穿着一種“希望在轉角”的樂觀主義精神,儘管這種樂觀精神在很多人看來其實是所謂的“心靈雞湯”,而2003年上半年香港的各種事件的爆發則凸顯出這種“阿金”精神的無力感,當年聖誕檔上映的續集《金雞2》也表現平平淡淡。

在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間,香港又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及事件,最典型的是很多嬰兒潮一代(也即阿金所代表的那一代人)的不少記憶(如天星碼頭、鐘樓等)都逐漸成為了歷史,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逐漸的黯淡,香港電影人也紛紛北上創作迎合內地市場口味的作品。鄒凱光與吳君如重拾“阿金”這個人物,便試圖再度架構香港“今時今日”(在阿金的身上帶有濃烈的香港小市民的活在當下的精神)的變化及對策。於是,影片很明顯的分成了前後兩個部分,前半部分是阿金與她的姐妹淘夥伴們的工作生活,以比較緊湊的節奏帶出了香港的低俗性文化色彩,而後半部分則集中在阿金、古惑仔Jackie仔及出獄大佬哥頓哥之間的互動上,而帶出了香港當下社會的某些橫截面,包括尖東地區的沒落等。

九七年的香港迴歸,對於嬰兒潮一代的香港人來説是一個不能忽視的門檻。影片《金雞SSS》中哥頓哥是在九七回歸之前入獄,所以對於香港在1997年-2013年的很多變遷,哥頓哥都是一個“局外人”,而出獄後的他可以説是依然生活在過去的記憶裏,但畢竟過去早已改變,所以雖然阿金、Jackie仔努力的想再現一次《再見列寧》式的往昔,現實依然無情的無法改變……倒是影片通過哥頓哥,還有黃子華、古天樂、盧海鵬、黃秋生等扮演的人物角色,從不同的側面表現出香港社會及流行文化在近些年的變遷。影片也被香港本土影評人Ryan贊為“編劇與導演鄒凱光也嘗試將過去既有的模式略為改變,讓阿金這個人物與時俱進。雖然劇本在類型限制下較為鬆散,其低俗的笑料反應如何則視乎觀眾期待程度,但是一眾演員可算是落力演出。在羣星拱照之下,繼續提供了一些現今香港的情況表達,在賀歲電影只求娛樂之下,提供了不少意義或反思的點子”。

可見,鄒凱光與吳君如合作的這部《金雞SSS》,在過往的“金雞”軟情色模式的包裝下,是電影人對於當下香港的觀照、想法,並夾雜着較濃的本土懷舊情結。

                                    【本文系大公網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幕後人員

  • 監製楊愛博

  • 策劃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