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片是香港電影的主流類型之一,即使是香港電影人逐漸以內地市場為主導的今天,喜劇片依然是他們創作的主要類型。而今年的金像獎提名發佈後,細心的話則可以發現,在今年獲得提名的24部香港電影之中,只有《金雞SSS》及《百變愛人》、《撒嬌女人最好命》屬於喜劇片,究竟是香港電影裏已經沒有喜劇,還是金像獎遺忘了笑點呢?


因為規則的不同,每一年上映的“香港電影片目”(由香港影業協會提供)與“香港電影金像獎片目”(由金像獎協會提供)略有不同,一部分影片雖然還沒有正式上映,但可以放映五場優先場而獲得金像獎提名的資格,所以,如今年三四月份才在香港市場正式上映的《雛妓》、《暴瘋語》等都進入了提名名單。就今年的金像獎片目(一共58部,而香港影業協會的片目則是51部)來看,以喜劇元素為主導的喜劇片包括了《六福喜事》、《金雞SSS》、《黑色喜劇》、《盜馬記》、《百變愛人》等十來部,佔年度影片的20%,份量並不算少,僅次於動作片(包括古裝武俠動作片及當代裝警匪動作片等)。

是因為香港電影金像獎不重視喜劇片嗎?回看這三十多年金像獎的歷史,這個問題顯然是否定的答案。香港電影是非常注重其“娛樂模式”的,畢竟,香港的城市生活節奏非常的緊張,而香港是一個小島,電影工業的發展主要還是靠外埠市場,喜聞樂見的電影類型也成為其製作的重點,因而,喜劇片在香港的主流電影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喜劇片在很多學院派看來或許屬於難登大雅之堂的“低俗喜劇”,但對於金像獎的評審團來説,它們並沒有被忽視,在每一年的金像獎提名名單裏,往往都可以看到很多喜劇片的影子,比如1992年的《92黑玫瑰對黑玫瑰》,便贏得了最佳電影等八項提名,而前兩年彭浩翔導演的《低俗喜劇》,也被提名最佳影片、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並最終贏得了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等兩項大獎,而彭浩翔的另一部愛情喜劇片《春嬌與志明》則助推了楊千嬅贏得她的首個金像獎影后。

答案或許更應該是從2014年的香港喜劇片本身去找吧。從一月份的《六福喜事》、《臨終囧事》,到十二月份的《青春鬥》、《撒嬌女人最好命》,大部分喜劇片(如《黑色喜劇》、《青春鬥》)的水準質量都不高,甚至是在及格線之下,笑料落伍、不知所云、節奏亂套等。如果一部喜劇片都不能做到讓大部分觀眾在觀看的過程中發出情不自禁的笑聲,這對於類型片來説已經不算合格,更何況是讓觀眾笑中帶淚,或者是走出影院後還有回味的餘韻呢?這點不得不承認,香港電影的喜劇片時代,在許冠文、周星馳之後,已經缺乏能夠有擔當的新人,且作品質量不僅是參差不齊,更是難以與八九十年代時相提並論。

而2014年度的其它類型的香港電影,尤其是劇情片,整體水準則在喜劇片之上,比如提名最佳影片的《香港仔》,便是彭浩翔暫別了“低俗喜劇”之後的正劇之作,通過一個家庭的情感、生活,帶出了香港的過去與現在,並夾雜了濃郁的抒情味。而陳可辛導演的悲情片《親愛的》,雖然也會有所煽情但水準不低,更何況還有《竊聽風雲3》。

所以,與其説是香港電影金像獎遺忘了喜劇類型片,還不如説是影片的自身質素問題才是重點。當主創們只是想要食老本複製昔日的成功時,被觀眾,還有被金像獎評審團淡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本文系大公網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幕後人員

  • 監製楊愛博

  • 策劃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