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本屆金像獎提名名單剛公佈時,影迷圈一片譁然,其爭議之一便在於“最佳新演員”獎項的五個提名中,歌手出身的王菀之憑一己之力拿下了三項提名,是王菀之的演技出類拔萃傲然羣芳?還是香港電影圈缺乏新演員?亦或是金像獎偏心本土演員?這背後的原因恐難一概而論,但仍無妨一窺導致這一結果的各種因素。


首先來説明一下金像獎的評選規則。在第一輪評選時,由“香港電影金像獎選民”及“第一輪一百人專業評審團”投票選出提名名單,票份各佔第一輪積分的50%,而各獎項中得票最高的前五名則成為金像獎的提名名單,進入第二輪評選。無論是“香港電影金像獎選民”還是“第一輪一百人專業評審團”都是由電影行業的從業者或相關業界人士(包括影評人、電影宣傳者等)組成,不過前者特別註明了必須是“十八歲或以上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香港居民”才有資格。對於香港本土居民來説,偏向於選擇本土化的演員則是比較正常的事情,畢竟要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客觀無偏倚,是不可能的事,即使縱觀近年來的最佳新演員的提名名單,也主要是以香港本土演員為主導。

其次,每年的提名名單是由香港金像獎協會通過各大電影公司等蒐集相關資料,然後為選民提供參考選擇,其中男/女演員、男配角/女配角及新演員的名單主要是由電影公司提供或確定。八九十年代時金像獎曾經有過多次的爭議,包括梁朝偉憑藉《辣手神探》獲得最佳男配角獎,但未能得到梁朝偉本人的肯定(梁朝偉認為他是男主角之一),另一次是許冠英曾憑藉《殭屍先生》被提名最佳男配角,但許冠英本人認為自己是主角之一而拒絕,所以金像獎協會在後來的票選參考時,一般是由電影公司提供參考名單或者確認。從今年的金像獎參考片目看,雖然有資格參加角逐的作品達到58部,但報名“新演員”的只有21部,絕大部分作品都沒有“新演員”的參考人選,比如提名最多的《竊聽風雲3》,劉青雲、古天樂是“最佳男主角”的備選,方中信與曾江則是最佳男配角的備選,而周迅、葉璇參加角逐最佳女主角,羅蘭則是最佳女配角的角逐者,但“新演員”這一欄沒有候選人選。

既然是新演員,便意味着他/她是剛從事電影表演工作不久(“須於參選年度前未曾以主角或配角身份參與任何電影”),新演員對於選民來説幾乎都是比較陌生的面孔,這也就使得新上映不久的作品裏的演員,或者在其它領域已經有較高知名度的演員,更可能會得到選票。王菀之無疑是候選名單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新演員,畢竟在出演電影之前,她早已憑藉一首《是一個誤會沒什麼可悲》獲得了第12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的冠軍,她寫作的《我真的受傷了》《許願池的希臘少女》等歌曲也相當的流行,走上台前當歌手後又創作了《留白》等金曲,對於選民來説王菀之早已留給他們很深刻的印象,更何況,王菀之在影片《百變愛人》之中是第一女主角,而《金雞SSS》《分手100次》中都是戲份較多的女配角。一個對比是今年的熱門影片之一《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其“新演員”的候選人多達六七位,即使選民對影片中的某一個角色可能有較深的印象,但也不一定能跟演員的名字對的上號,未能獲得提名也就在情理之中。

當然,本土新演員的青黃不接也是影響到提名演員不多的一個因素。如果説,在十年前香港電影演員的青黃不接主要還是體現在動作演員的後繼乏人上,那麼,隨着內地電影工業的急劇發展、香港電影工業的逐漸北上神州,普通新演員的缺乏問題也就逐漸突出,畢竟影片在內地市場上映動輒過億,而在香港市場1000萬都很難,自然大部分作品都要考慮內地市場的因素,再加上內地新人眾多,香港本土的新人則缺乏發揮的機會與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的香港男演員也是青黃不接,無形中使得本屆金像獎的新演員中是清一色的娘子軍。當下在華語片、尤其是香港與內地之間的合拍片裏,香港演員主要還是古天樂、劉青雲、劉德華、甄子丹等九十年代時已經熟悉的老面孔,內地的男演員則已經早實現了改朝換代,且最近又有小鮮肉們上位的趨勢,無形中壓縮了香港新晉男演員的發展空間。

王菀之的憑藉一己之力同時獲得三個最佳新演員的提名,既是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本文系大公網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幕後人員

  • 監製楊愛博

  • 策劃董洋洋

  • 撰稿阿 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