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電影哪家強?《狼圖騰》《鍾馗伏魔》《天將雄獅》《衝上雲霄》……可謂片片賽藍翔。然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之中,沒有3D,沒有動作,不靠場面的《爸爸2》,竟以超第二名《衝上雲霄》近3倍的微博熱議指數,突圍而出,成為網民最為期待的電影。

事實上,去年《爸爸去哪兒》大電影以七億票房橫掃春節檔,就讓業界看到了現象級綜藝節目衍生大電影的新模式。在市場的促動下,今年年關,除《爸爸2》外,《爸爸的假期》、《寶貝,對不起》、《奔跑吧,兄弟》等同類電影也將展開鏖戰;既各種網路文學扎推電影檔之後,真人秀電影成為製片方掘金賺快錢的又一利器。

不過,就如同青春片“初吻、懷孕加墮胎”的狗血三寶備受吐槽,真人秀電影也有着讓人不可不説的硬傷。且不提,能不能算進電影範疇,都讓人傻傻分不清楚;這種噴湧式的集體撈金,究竟是產業鏈的延伸,品牌的完善,還是利慾薰心,搶錢式的自我摧毀?本期《點解》就為您聚焦電影屆的新秀--真人秀電影。

I

“萌娃”大戰“跑男”?真人秀搶灘電影檔

一部《宮》開啟穿越劇、宮鬥劇的黃金時代;一部《致青春》激起全民集體憶青春;一檔《爸爸去哪兒》,接踵而來的是2015年將有200檔真人秀搶佔黃金檔;如若沒有廣電總局的“適時干預”,跟風的情況將愈演愈烈,畢竟這個焦躁的圈子受不了“一枝獨秀”,總希望“百花齊放”。

這樣的規律,已經蔓延到真人秀電影領域。儘管《爸爸去哪兒》大電影在上映之初就因拍攝週期僅為5天,製作週期不到1個月等“高效率”的手段,受到“純屬圈錢”、“粗製濫造”的質疑,但一連串瞠目結舌的數字,還是狠狠地讓高冷的電影圈震了一震。

相關數據統計,《爸爸》首日票房高達9167萬,首周電影票房逾4.7億,首週末觀影人次,上座率,打破此前《私人訂製》《致青春》《泰囧》創造的奇蹟,成功重新整理中國2D電影新紀錄。

不得不提的還有屈指可數的成本。有媒體披露,《爸爸1》所用的電影拍攝場地--長隆動物園,為當地友情提供;五個萌娃由於是初次試水,片酬也十分低廉;而節目的良好口碑更是在電影籌備之初,就受到粉絲的強烈期待,從而大大降低了宣發成本。相比國內電影動輒千萬上億的製作,拍攝週期至少幾個月的勞心勞力,這樣的電影拍攝方式堪稱“史上最高回報率”。拍攝5天就賺7億票房,每天1.4億的投資轉化,面對如此驚人的數據,長期與大銀幕絕緣的電視製作方又豈能不動心呢?

在《爸爸1》強有力的誘導下,今年的春節檔也將引發真人秀電影的混戰。據悉,連續13期摘得全國收視率第一的《奔跑吧,兄弟》,在飆淚收官之後,將於1月30日鳴鑼開映;創造《爸爸》奇蹟的Kimi、王詩齡等五萌娃,將強勢迴歸,在《爸爸的假期》裏與分別以久的親媽粉、萌娃粉們再續前緣;同場廝殺的當然還有再接再厲的《爸爸2》。

正如,湖南衞視台長呂煥斌所言,“這是未來的媒體發展趨勢”,可以預見,隨着多屏時代的到來,越來越多的現象級綜藝節目將會踏上電影的舞台。

II

檔期粉絲齊搞定?綜藝方圈錢有高招

非綜藝節目粉的人,可能常輕蔑地説,在家就可以想看就看,傻子才去電影院花錢買票?然而,老道精明的製片方似乎總有高招,除了搞定一堆鐵粉,還讓一些路人乖乖滴掏出銀子,並且樂呵呵的。

搶佔春節檔閤家歡樂走起來

《爸爸2》導演謝滌葵在談及“爸爸”題材的2部電影的競爭時,曾頗有風度地表示,雙方會互相交流進度,分享拍攝心得,對觀眾來説多一種選擇也是好事;但在《爸爸的假期》提前半年就宣佈定擋大年初一的情況下,製片方還選擇將《爸爸2》同一天上映,或多或少可看出點端倪。

由於春運的關係,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生活的人回到二三線城市,他們的觀影習慣將在家鄉得到釋放,拖家帶口進入電影院觀影成為老百姓重要的文化消費方式。有數據顯示,去年正月初一至初七,全國總電影票房為14.12億元,觀影人次達3880萬,放映場次達80萬,均創下歷史新高,較2013年分別同比增長了60%、70%、42.86%。而僅大年初一全國就狂收2.5億票房,創下國內單日票房紀錄。在這樣的背景下,今年的春節檔,尤其是大年初一,可謂是兵家必爭之地。

此外,與一眾以動作、懸疑、愛情為主打的賀歲大片相較,真人秀題材的趣味電影顯得更有“年味兒”和“無害”,也更符合一家老小齊觀影的需求,想象一下,放寒假的孩子和家長,小手牽着大手,全情投入到親子觀影的温馨之中,相信到時又是一片“老爸,老爸,我們去哪裏呀……”的大合唱。

乘勝又追擊粉絲效應耍起來

當跑男團揮淚收官,網友在微博發起“跑男沒看夠”的煽情話題,留言“希望第二季不要換人,七隻春天見”時,《跑男》電影製片方可以鬆一口氣了,一眾陳赫、鄭凱、anglebaby、鄧超等跑男成員的基友粉、暖男粉、CP粉等將成為貢獻電影票房的最大助力。

而片方需要做的就是將這種粉絲效應最大化。由於各大衞視真人秀節目的競爭日漸白熱,再火的現象級節目,其話題性和和生命週期都只能存在於播出的幾個月時間內,“播出週期一過,觀眾的關注會被分流,此時再拍電影時效性就低了很多”電影人蘇樂淇説。

因此,冒着被黑的風險,《跑男》在拍攝週期僅為5天,後期製作不足2個月的情況下,也要倉促上映,再對比《爸爸1》的製作週期;其目的顯而易見,即:讓節目與電影上映檔期緊密對接,最大限度地保持粉絲粘度,實現真人秀節目商業價值的最大化榨取。

III

電視電影分不清?要突圍劇本是王道

搜索真人秀節目的“觸電”記錄,細心的觀眾不難發現,近年來熱門的綜藝如《我們約會吧》、《快樂大本營》、《快樂男聲》等,都曾鬥志昂揚地意圖在電影市場分得一杯羹,但卻多次印證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連擁有2億觀眾,第三季未開播就囊獲13億元廣告費的《中國好聲音》,其製作的《為你轉身》首日票房也僅收80萬,連第一個週末都沒挺過就慘淡落幕。

《爸爸1》可以説是真人秀節目衍生電影的炮灰中,幸福存活的孤本。

那麼問題來了,在電視界笑傲江湖的節目,為何在電影的疆土屢屢撲街,是粉絲的基數不夠嗎?答案是否定的。電視是免費的快餐,而電影則要求觀眾在“交錢看”的同時還要感覺物有所值,如果性價比不合適,即使有超高的熱情,粉絲也不會破費,何況,弱弱的説,有一個詞叫“下載”。

就算是《爸爸1》也沒能逃過“物有所值”的詬病,“沒有故事,沒有人物塑造,藝術性無從談起,跟綜藝節目沒什麼兩樣”在眾多影迷以及專業人士看來,或許它連電影也夠不上。

同國內的情況一樣,即使是更為成熟的美國市場,《美國偶像》在內的範本級綜藝節目,多數衍生的電影也只能是無疾而終。

“他們希望能夠看到不只是在家就可以看的電視節目,或是像紀錄片一樣的幕後花絮,而是完整的故事、搞笑的劇情”,將《真實電視秀》改編成電影《蠢蛋搞怪秀》的製片尼克·蓋洛,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説出了《蠢蛋搞怪秀》能夠連推4部,並取得高票房的原因。

國內的衍生版電影,其共同特徵都是由節目嘉賓或選手本色出演,劇情相對簡單,甚至是節目的跟拍花絮剪輯。而在眾多影評人看來,真人秀電影想要繼續在電影的領域中紮根成長,就必需迴歸電影的敍事規律,圍繞節目的核心競爭力和主題衍生出完整清晰的故事敍述主線,一味粗製濫造,“撈快錢”的做法只會自損品牌。

天娛總裁龍丹妮在談及《爸爸去哪兒》大電影時,曾直言:“不能把它當做電影,它其實就是一個娛樂產品”。誠然,作為娛樂產品它是成功的,隨着電視產業邊界的不斷拓寬,會有更多的後繼者搬上熒幕,但面對越來越多的“娛樂產品”,觀眾的口味也會日益刁鑽,在購票時更為審慎,而能否打動觀眾,呈現高“性價比”的關鍵則將更多的迴歸到電影本身,精良的劇本和製作水準才是此類電影成熟發展的標誌。

幕後人員

  • 監製楊愛博

  • 策劃唐 彧

  • 撰稿唐 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