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5日,第九屆作家榜「明星作家榜」發布,上榜作家與其高額版稅受到了各界的廣泛關注。榜單中的前十名包含了企業家、主持人、演員和歌手,其中李開複憑借《做最好的自己》,以1300萬的高額版稅高居明星作家榜榜首,緊隨其後的是馮侖的《野蠻生長》(455萬)和徐熙媛的《美容大王》(430萬)。值得一提的是,《娜麼快樂》在「明星作家榜」中戰績不菲,素有「馬欄坡坡姐」之稱的謝娜以265萬的好成績擠進榜單前十。

當出版業在商業化的道路上走得順風順水時,我們不難想象,市場對於作者的定位已經不僅僅是文學、藝術和科學的創造者,搖錢樹都不能準確地概括他們帶來的財富和知名度。明星作為一個擁有公眾號召力的群體,難免成為圖書市場爭取的上上選。

也許你會感歎明星不易,除了青春不老、精通歌舞等基本要求,還得有思想有才華能碼字,貌比潘安,才似子瞻,這職業還真是非人類啊!各路明星分分鍾跨界成功,你還來不及自歎弗如,人家已被冠以「XX才女」、「XX導師」的稱號。然而明星寫書的過程真如表面那樣光鮮嗎?

明星出書不斷升溫,讀者漸漸發現,原來出本書這麼簡單!家有萌娃的大談育兒經,行業內幕湊成娛樂圈集錦,單身的曝光私房美照,結了婚的也可大談美容和養生。你能想到的生活中的點滴,都是明星的跨界秘籍。

小編不禁想問,明星出書質量到底如何,各種稱謂又是否名副其實?

I

曝隱私、聊人生——明星出書口味要重

萌娃不夠美容湊

揭秘類的書籍一直以來都有着自己穩定的市場,揭露一件事或者一個人的秘密本身就令讀者難以拒絕,如果揭秘的對象剛好是自己關注的事件,是自己的偶像,甚至只要是公眾人物,其市場價值便不難預測。

幾年前有一本德國小說——《我殺害了瑪麗蓮夢露》,作者在大量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對夢露的生活進行了全方位的揭秘。這本書並不能算作傳記類書籍,其中難免有許多杜撰的情節,可即便如此,仍不妨礙其成為一本暢銷小說。畢竟,那個面對鏡頭兩眼微闔、雙唇微翹的性感美人兒,沒人不愛她。

一本借由他人之手寫出的故事尚且如此,如果明星本人揭秘關於自己的生活、工作的情節,展現公眾日常看不到的自己,想來不只能賺的缽滿盆滿,還可借此機會提高知名度和關注度。這麼多全齊美的事情當然不只是我一個人想得到,於是拚娃拚美拚同事的明星圖書市場應運而生。

如你所見,《爸爸去哪兒》不止提升了奶爸的生活常識,還提高了他們的文學素養。參加節目的爸爸們可謂感觸頗多,借此機會陸續出版了《我對時間有耐心》(林志穎)、《臭爸爸》(田亮)、《父親的力量》(郭濤)、《我的肩膀、她們的翅膀》(黃磊)。書籍中記載了萌娃和爸爸們的生活場景、感動瞬間,同時附贈大量私房美照,各路粉絲為了自己心愛的萌娃也樂得買賬。

男明星憑借「爸爸之路」走出一條康莊大道,女明星也學會了用「美」開辟新途。位居「明星作家榜」探花的大S以一本《美容大王》成為此中翹楚。同類型的《鬆鬆美容魔法》(陳鬆伶)、《美麗達人》(吳佩慈)順風搭車,要在明星走向才女的道路上邁開大步。

明星出書,就是要讓讀者了解那些傳說中「高大上」的人群是不是如自己一樣一日三餐,上班下班。為了滿足大眾的呼喚,自己有社會地位還不夠,最好是身邊的同事,書中的每一個配角都是明星。比如馮小剛的《不省心》和柴靜的《看見》,經常是書中隨便拿出一個人物都讓你想恭敬地說一句:「如雷貫耳,久仰大名啊」!

人生感悟永不過時

如果生活中的大事小事還不能讓讀者滿意,明星們就要考慮往有深度的地方寫了。這類型的書籍通常帶有自傳的色彩,以自己起伏的人生經歴為出發點,在回憶中總結、提煉,以升華自己和他人為目的。

自我剖析談感悟的書籍作者以主持人為多,他(她)們經驗豐富,接觸人群廣,見識多,在競爭激烈的行業環境中脫穎而出,多年屹立不倒,這樣的人生感悟往往可以觸及讀者的內心而受到追捧。

《朱軍熒屏悟語》一書從傳播學的角度,結合朱軍二十多年的央視主持經驗,對主持行業進行了理論性的升華。郭德綱在《過得剛好》中以獨特的幽默風格闡釋自己的人生態度。樂嘉在《本色》中回顧成長之路,進行深刻的自我剖析,給讀者以借鑒。

家國天下在心中

放眼古今中外名著,書中多是深度和廣度兩者兼具。明星寫書雖不能一步到位,但「想當將軍」的心還是要有的。正所謂家事國事天下事雖多,也得事事關心不嫌煩。更何況明星出書需要根據自己的定位進行,王寶強出本《美容大王》你也不想看不是?

《驚鴻一瞥:CCTV首席財經主播陳偉鴻自述》是央視財經頻道遍訪世界500強的主播陳偉鴻所著。在13年的「對話人生」中,從天下事聽見時代的聲音,書中如「揭秘鄧小平南巡『真相』:絕密電報只有一行半字」等情節為讀者所津津樂道。

音樂人高曉鬆的《魚羊野史》更是明星出書談天下之事的代表作,他自己評價這本書是:「無門無類,凡舉政治、軍事、科技、文藝、體育甚至天文地理古董迷信,雜七雜八,信馬由韁,點到即止。」 談到《魚羊野史》這一講史係列秉持的「歴史觀」,高曉鬆引述美國歴史大師威爾•杜蘭特的觀點「大部分歴史是猜的,剩下的都是偏見」。

II

錢難掙,罵難聽——沒功力還要玩兒文藝

全民作家裏也許沒有你

藝術圈有句名言:「人人都是藝術家。」其實在文壇,也早就有人提出:「作家可以培養,寫作人人可為。」雖然現在整個社會都在提倡「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但「術業有專攻」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是完全沒道理。

寫作人人可為,大約是指在私人空間,花前月下、對月成歌,無論是「為賦新詞強說愁」,還是「文章合為時而著」,都可肆意揮灑。但一旦要出書,面對公眾,就要有基本的對讀者負責的態度,不要自以為鴛鴦蝴蝶派,寫個情感小故事就覺得纏綿悱惻可媲美瓊瑤阿姨。明星出書為求名可以理解,既然選擇了就要好好寫完。中途才發現功力不足,請人代筆,文風驟轉,豈不徒增笑柄。

工具類書籍是寫他人之所需,把自己精通而他人不了解的方法推廣給讀者。初衷是好的,但如若抓不住市場需求也是徒勞。台灣造型師小P老師推出《媲美明星Ⅱ,百變發型》在內地銷量平平,原因也是沒有做好其90後粉絲群的定位。

另外,實用類的生活指南,對質量的基本要求是科學而非經驗。而以美容書籍吸引讀者的大S、蔡依林、伊能靜,其書中的內容頗受質疑。「黑色食物會讓人變黑,而白色食物會讓人變白」,「牙膏祛痘」等一度被認為是偽科學觀點而遭到讀者的批判。

人文牌打好不容易

著名書評人止庵在談到明星出書熱時曾說,寫作是一個慢過程,需要用心,大家要以平常心對待:「看看熱鬧未嚐不可,期待不必太高。」從明星到「才子」、「才女」的路並沒有那麼容易,寫實、抒情要兼具,所以人文類書籍成為通往此徑的首選。選擇人文牌,想打好更要看功底。有些明星、名人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文學功底和思想價值,如汪涵的散文隨筆《有味》,拋開自身經驗不談,尋訪北京、湖南的「現代隱士」,拜訪各處傳統民間手工藝作坊,通過文字玩味這些老物件,來表達他對傳統文化深深的敬意。

紮實的文字功底和真情實感是連接作者與讀者的丘比特之箭,兩者缺一不可,否則一不小心就變成作者的阿喀琉斯之踵。網友犀利吐槽:「如果你翻過林心如的《私藏心如》,你會愈發明白:文字好不好是一回事,人靚不靚是另一回事。」除此之外還需聲明,文字功底和真情實感都不取決於學歴的高低,郭德綱8歲投身藝壇,經常自稱「從小失學,連初中二年級都沒上」,但這並不妨礙他以郭氏幽默暢寫人生。

寫得好是一方面,宣傳推廣同樣是重中之重。林青霞在2011年香港書展上推介自己的處女作《窗裏窗外》時大聲說:「不要叫我大美人,不要叫我大明星,我現在是作家作家作家」!這種江雁容式的嬌嗔已足夠讓在場者拋開懷疑,心甘情願地登上那列心馳神往的懷舊列車。

III

好(hào)出書出好(hǎo)書——作家作者分分清

十八般武藝選好再折騰

明星用出書圈粉和拚人氣要仔細考量之後再做決定,說不定微博爆幾張素顏照也可達到相同的目的。不能因為發現表演魔術已經不足以作為才藝使觀眾路人轉粉就盲目動筆。要知道,魔術師劉謙都出了好幾部書,甚至還有一本《魔法誘惑》以320萬高居「明星作家榜」第7位,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魔術的魅力還是有的,關鍵是看你玩兒得好不好。

決定出書之前仔細想想中學語文成績怎麼樣是很必要的,畢竟填詞造句的基礎還是要紮實,當然這是在遵循基本的職業道德——不找人代寫的前提下所說。如果沒問題再想想自己這些年來有沒有記日記的習慣,不然那些前塵往事只靠記憶是否已經深刻到足以寫完一整本書?然後再上常用的社交網絡看看平日所寫的只言片語有沒有頗受網友詬病的,反省一下是遣詞造句的問題、邏輯順序的問題,還是生活常識的問題。

一個蘿卜一個坑

相比普通人,明星群體本身就具有知名度的優勢,出書是為了提高、至少是鞏固知名度。反過來說,千萬別砸了自己的腳。自我定位是一方面,另外,明星的知名度和熱度有很大一部分來源於粉絲,因此,做好粉絲的定位需求,意識到粉絲想看的題材就是自己要寫的題材,才是走出了正確選擇的第一步。

在選題方面,不要覺得什麼時下最熱就盡可能往上靠攏,殊不知讀者的審美或者是忍耐是有限的。就像寫真集雖然風靡一時,不過時間一長讀者就意識到:靠着寫真照和銅版紙加上幾段感性文字就出版,那是赤裸裸的騙錢!一定不要覺得跟風不是錯,等定位成熟被挖出來當黑歴史,就只能怪現在迎風流的淚都是當時不聽勸腦袋裏進的水。

打腫臉也不是真胖子

每個女人都想如ayawawa一樣自信地說出「比我聰明的沒我漂亮,比我漂亮的沒我聰明」這樣的話以證明自己的獨一無二,作為備受矚目的明星可能此心更甚。不過千萬不要着急給自己貼標簽,要知道如果不是Mensa(國際高智商俱樂部門薩)會員,ayawawa也不敢這麼說。

著名評論家白燁說:「很多登上暢銷書榜單的明星,是借助自身光環或粉絲的擁躉銷售圖書。這其中的部分人只能算『作者』而非『作家』,書雖然暢銷,但跟『文學性』關係不是很大。」所以明星出書做宣傳實在是大可不必直接給自己冠上「XX教主」、「XX導師」的名號。雖然毛遂自薦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群眾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

明星出書並非不能接受,只是對於工作甚至生活都曝光在大眾視線的他們,踏實、靜心地做一件事似乎更不容易,而讀者的要求也更高。這不能責怪讀者,他們希望偶像是完美的,同樣也正是明星們努力進步的催動力。讀者讀書的時候往往不會揪着封面美不美,序言作者牛不牛,他們真正關注的是明星作者的態度,文章的精彩度。

明星出書雖然有喜有憂,但是整體走向還是令人欣慰,也因此才有了「明星作家榜」。與職業作家相比,明星在選題方面還有很大的選擇空間可以嚐試,畢竟,局限在萌娃、養生和揭秘也不是長久之計。不過選什麼題材也只是決定走哪條路,說到底,態度和功底才能決定在這條路上走多遠。

幕後人員

  • 監制楊愛博

  • 策劃梁海燕

  • 撰稿梁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