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CP粉,在宅腐文化盛行的今天,如果你還是對這個詞語感到陌生,那麼想想今年夏天的屠蘇和大師兄的「盛況」吧,是否有些了然呢?

CP一詞源於英文單詞Couple,可翻譯為「對」或者「夫婦」,如今用作簡稱,多指代兩男配對。這種搭配可以來自於影視劇角色,動漫角色,甚至真人偶像。CP粉絲,則是對各式配對充滿熱愛的群體。「一加一遠大於二」是他們的信條。

伴着日益提高的國民素質水平和文化產業的多樣化,CP分類日益細化,有日韓圈,有動漫圈,也有影視圈。當然,隨着歐美劇的引進和走紅,歐美CP逐漸「壯大」。如果你還以為宅腐文化只是11區的特產,那就大錯特錯了。

而歐美娛樂圈本身作為娛樂產業的發展先鋒,在這方面可謂是充分滿足了觀眾的需求。從「兄有弟攻」的《邪惡力量》,到古今通行的福爾摩斯和華生的「基情四射」,以及漫威超級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從演員到電視劇本身,「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沒有的」,這句話可謂是淋漓盡致地體現了他們的特點。

I

追不上白馬王子?幹脆讓他們在一起

君不見,在第一部《美國隊長》中,史蒂夫去營救好友巴恩斯,兩人陷入火場,在後者剛剛過橋之後,通道即被截斷,美隊焦急大喊讓對方離開,巴恩斯拍着欄杆怒吼:「No!Not without you!(不!沒有你我不會走!)」更別說兩人之間還有那句經典台詞,「I'm with you to the end of the line(因為我會陪你直到盡頭)」。

連飾演巴恩斯的演員都在接受采訪時說道,這是個有關「 I can't quit you(我戒不掉你)」的故事。因此,關於兩人之間的感情,絕不只是單純的「多想了」。第一部中,美隊的青梅竹馬巴恩斯掉下火車,又在第二部化身冬日戰士歸來,昔日正直好友變殺人機器,編劇大玩失憶梗,可謂是「虐戀情深」。

為什麼粉絲會對CP買賬?如果說傳統的追星行為中,迷戀是兩性感情的寄托,那麼喜歡看到帥哥和另一個帥哥在一起,究竟是為什麼呢?

不難發現,CP粉絲通常大多為女性,和我們熟悉的腐女形象有所重疊。華中科技大學社會係副教授鄭丹丹在《耽美現象背後的女性訴求》一文中,考察采訪了眾多腐女,並得出結論,認為腐女對耽美作品的欣賞甚至創作,作為一種女性實踐,背後反映了其對純愛、自主、平等的訴求。雖然CP粉絲不能和腐女直接劃等號,但是他們的心理確有共通之處。所謂的CP,一般是完美愛情的具現。比起傳統意義上男女強弱對比的感情,這種雙方均強勢的關係更多體現了平等自由。

除此之外,著名性學專家李銀河,在分析耽美文化時,指出嫉妒心理是腐女欣賞耽美作品的原因之一。通常在兩性關係中,女性都是被動被追求的一方,主動追求則一般被認為是不矜持的表現。不僅如此,「主動出擊」得到的戀愛關係,通常無法獲得好的結局。那麼,既然「搶」不過,幹脆不「搶」了。與其看帥哥另有所愛,不如幹脆將同為女性的女主角排除出情感戰場。因此,CP粉絲的心理,在基礎的粉絲心態上,多了另一層意義上的新鮮感,並且,其背後折射出了女性擇偶的焦慮。

所以,雖然從白馬王子變成了白馬王子們,但是他們仍舊是王子。一般來講,想要成為受歡迎的「CP」,也是有門檻的。被粉絲認可的配對雙方,通常外在形象都十分優秀。無論是大叔還是小鮮肉,迷人帥氣是必不可少的裝備。

II

CP僅是YY?官方明星大手齊上陣

歐美娛樂圈對於CP的流行態度,說是樂見其成絕不誇張。在歐美國家,對於CP粉有一種特殊的稱呼,叫做Slash Fan。因為他們迷戀的對象通常是人物A/人物B。(「/」在英文中讀「Slash」)而針對「基情」,也有對應的新單詞:Bromance。如果要翻譯,那麼兄弟之上,戀人未滿,是最好的描述詞。

如果你還以為CP粉只是少數群體,不值一提,那就錯了。嗅覺靈敏的娛樂圈,早就開始回應這群戰鬥力非凡的觀眾。他們甚至成為支撐不少電視電影作品的主流,而官方也樂於投桃報李。不少電視劇甚至出了專輯去回應粉絲這種設想。比如我們先前提到的《邪惡力量》,該劇以兄弟二人為雙主角,講述了他們互相依靠的糾結除魔道路。在新出的第十季中,主角遇見了以自己的故事為原型創作的學校劇,飾演兄弟二人的學生關係可謂是親密無比,赤裸裸地折射二人的故事,讓不少粉絲大呼有生之年圓滿了。

除了娛樂業本身的支持,被打上CP標志的明星也十分配合。比起中國,歐美圈男星「尺度」更大,也更「玩得開」。《大偵探福爾摩斯》中飾演福爾摩斯的小羅伯特唐尼和飾演華生的裘德洛,兩人在日常合作中也是閃瞎人眼。裘德洛在一次被問到「有無暗戀的男人」這個話題時,不假思索地回答:「小羅伯特唐尼,必須是他,不能是別人,否則他會心碎!」帥哥的「告白」訪談畫面被瘋狂轉載,成功制造話題。而因為《X戰警》中飾演萬磁王的法鯊邁克爾·法斯賓德在回應「是否會親吻X教授」這個問題上,幹脆直接以歌抒意,深情唱道:「有時候當我們相觸碰,那誠實令人難以承受。」

比起普通的追星粉絲,CP粉因為迷戀的是兩個人故事,因此很多時候,他們更傾向於於二次創作來表達對心中CP的期望,而無論是明星或者節目,也願意與這些創作素材互動。在《雷神2》上映時,有網友把海報中的雷神懷中女友娜塔莉波特曼換成了洛基,主演抖森(湯姆·希德勒斯頓)和錘哥(克裏斯·海姆斯沃斯)在接受采訪時看到圖片,不但不生氣,還大笑感歎:「太真實了!」錘哥甚至要求複制一份,「貼我家牆上!」他們還討論起這張海報替換真海報的可能性,克裏斯更斷言,如果海報換成這張,電影會更賣座。抖森也讚同稱能吸引不同觀眾群,討論十分熱絡。不僅如此,兩人還自曝私下關係也很好,喜歡講只有他們倆聽得懂的冷笑話。

《諾頓秀》中,主持人將網友創作的關於真人詹一美(詹姆斯·麥卡沃伊)和法鯊(邁克爾·法斯賓德)的CP漫畫展示出來,一向擅長「黃暴」話題的詹一美開口道:「無論誰畫的,我為你的藝術技巧喝彩,這是張很美的畫,但是,如果真有人是攻……」暗示自己的男子漢氣概,笑倒一片。關於這二人的真人CP,專有名詞甚至不止一個,有Mcfassy,Fassavoy,還有MCbender。均為名字拚寫的不同組合,可謂是創意滿滿。

III

賣腐賺得多!撈夠錢照樣結婚養娃 

堂而皇之的賣「腐」,無節操下限的「黃暴」,比起國內的欲語還休,歐美國家在性觀念和個人價值的取向方面的開放,使其娛樂業更大膽,手段更豐富。再加上西方文化本身對於同性戀文化擁有足夠的寬容,出櫃明星數不勝數。不得不說,CP之所以在歐美圈風行,與其大環境脫不了幹係。在這樣的條件下,作為能夠吸引眼球增加賣點又無傷大雅的CP元素,從娛樂業經營者到明星本身,頗有一種何樂不為的味道。

除此之外,娛樂圈和明星本身成為CP的推手的另一大原因,在於這的確有利可尋。首先,賣腐讓明星收獲了人氣,在粉絲的分類中,盡管Slash Fan是所謂的同人飯,但是鑒於角色粉絲和真人粉絲只有一線之遙,他們貢獻的口碑不容小覷。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粉絲熱衷於「搭配」,但是CP明星依舊在婚戀方面大大方方,和國內「隱婚」的偶像派不同,他們照樣結婚生子,並不擔心「掉粉」。事實上,不少著名CP的「主角」脫離「available」狀態已久。小羅伯特唐尼在今年11月5日喜得一女,而他的「好基友」裘德洛已經是四個孩子的父親。同樣是「福華」搭配中的福爾摩斯,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在今年11月5日宣布訂婚,按照英國傳統在《泰晤士報》上對外公布喜訊。而飾演華生的演員馬丁·弗瑞曼早已和片中妻子瑪麗的扮演者阿曼達·艾賓頓共度了十余年時光。

其次,和炒作男女緋聞相似,娛樂業也喜歡利用CP炒熱話題,從而收獲更多關注度以及提升效益。粉絲的熱愛對宣傳推廣的帶動顯而易見,人氣一旦提升,無論最開始是從哪個角度出發,最終都會回到對作品本身的支持上來。例如《美國隊長》,CP粉絲關於應該是「盾冬」(美國隊長/冬日戰士)還是「盾鐵」(美國隊長/鋼鐵俠)吵得不亦樂乎,為了尋找「有力證據」,對影片本身的觀看、探討、研究必可不少。喜歡角色和喜愛作品,是不可割離的一體。

CP其實從來都不是官方的配對,而是同人作品的衍生,也就是說,他和他的故事,只存在於這些粉絲的想象中。這種迷蒙的美感,偏偏打敗了傳統的代入式的王子與灰姑娘戀情,和直來直去的「一對同志,都是同志」的BL片,成為一種流行的趨勢,不能不說有種微妙之感。CP粉絲依靠着自己一腔「任憑風吹雨打,我自巋然不動」的堅持,熱衷於「無中生有」,對不經意間的微妙互動津津樂道,外界非議也好,讚成也罷,只有他們知道內心的世界,是怎樣刻畫出最完美的「他和他」。

幕後人員

  • 監制楊愛博

  • 策劃姜辛逸

  • 撰稿姜辛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