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擇之路》——有控訴就有希望

  入圍今年北影節主競賽單元“天壇獎”的《未擇之路》,是一部非常“泰米妮•米蘭妮”的電影,影片仍然用生活化的鏡頭,聚焦伊朗女性的真實生活現狀。

  女性在米蘭妮的鏡頭中,從《兩個女人》中的服從命運安排,到《面紗之後》中的逃離命運、解救自我、不斷抗爭,再到《第五種反應》中試圖掌握命運、實現自己的目標與追求……雖然訴求各自不同,但無一例外都生存在社會和家庭的兩重禁錮下,是被輕視、被侮辱的一個群體,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

  

  米蘭妮在接受採訪時曾説過,自己熱愛電影的原因,就是因為電影是一個可以表達自己想法的媒介,也是一個和社會溝通的手段。

  作為一個不屈不撓的女權主義者,她也一直在用鏡頭髮出對社會現狀的抗議和不滿。她的作品也不僅僅停留在對女性困境的描述上,在表達自己對女性群體的同情與憐惜之時,更重要的是指引她們走向未來,走向自由,給予她們希望的曙光。

  

  《未擇之路》,同樣是米蘭妮對當今社會中女性生存現狀的一次白描:女主角瑪麗生活在一個堪比牢籠的傳統家庭中,平日裏大事小事都得遵守父親或者哥哥的指示,毫無自由可言。

  一天,瑪麗在好友的介紹下,認識了男主角希亞,並很快和希亞墜入愛河。瑪麗不顧家裏的反對執意要和希亞結婚,把結婚視為逃出家庭的救命稻草。沒想到,婚後希亞性情大變,開始對瑪麗使用家庭暴力,而瑪麗也失去了原本自己家庭的支持,只能獨自忍受。隨着希亞的變本加厲,瑪麗決定要開始自己的反抗……

  

  《未擇之路》通過“瑪麗”的視角,把當下伊朗女性在“家庭”和“婚姻”中遭受的苦難展現得淋漓盡致,也同樣表現出了女性“今時不同往日”的反抗意識,和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意識。

  片中“瑪麗”的公公説,時代不一樣了,曾經打老婆打完就完了,現在打完老婆,老婆竟然還能報警;而“瑪麗”的婆婆曾經也是被丈夫家暴的妻子,現在卻反過來縱容兒子對“瑪麗”的家暴。米蘭妮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如果你反抗,這個社會已經有能力幫助你擺脱困境。如果你忍受,你就是在縱容對女性的不公,直到某天你也會變成施暴的一分子。

  

  《未擇之路》中的女性不再是無力的、蒼白的,但依然是孤獨的。雖然瑪麗覺醒了自我意識,但周圍人能理解她、能幫助她的少之又少,尤其是家庭還在指責她“離婚會讓家人蒙羞”。米蘭妮通過敏鋭的觀察,捕捉到了這個痛點,放在電影中成了最讓人寒心,也最具有警醒作用的一點。

  同樣,米蘭妮也通過“安全屋”、“公公的變好”和“熱心鄰居”,對伊朗的未來給予了隱晦而又誠摯的期待。時代在變,人們的思想也在進步,而《未擇之路》正是推動這種進步的重要一環。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演員也貢獻了非常精彩的表演。“瑪麗”面對丈夫的暴力時,眼神中的“不妥協”清晰可見。“希亞”的幾次懊悔,也能讓觀眾感覺到他並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只是大環境對他的烙印太深,某種意義上,“希亞”也是受害者。

  作為一部女性題材電影,《未擇之路》揭露了社會中的弊病,反思了問題根源,尋找了解決之道,也寄託了對未來的願景。

  更重要的是,它所能帶給觀眾的思考、引起的關注,都對社會的前進有不可估量的力量。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