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敬、草間彌生等被提名為全球32位傑出女性藝術家

  大公網訊 美國華盛頓的赫希洪博物館將在一年一度的藝術盛典,向包括艾敬在內的32為女性藝術家授予“全球32位傑出女性藝術家”的最高榮譽。和她一起被提名的藝術家包括今年剛在赫希洪博物館舉辦展覽的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卡塞爾文獻展阿諾德·博德獎獲得者伊朗藝術家奈麗·巴格拉米恩(Nairy Baghramian)、康頌紙上藝術大獎獲得者尼日利亞裔藝術家Njideka Akunyili Crosby、美國黑人女攝影家勞娜·辛普遜(Lorna Simpson)等等。據悉,艾敬將於2017年11月6日出席赫希洪博物館在紐約林肯中心舉辦的Gala晚會。

 

  ▲ 赫希洪博物館公佈32位提名女性藝術家名單

  “我願意把未來給你們留一點白,留一點想象,因為現在還在過程中。”這是艾敬在今年4月份接受“鳳凰藝術”採訪時就其未來規劃給出的回答,但她並沒有留給我們多少想象的時間。

  ▲ 藝術家艾敬

  近幾年,艾敬以藝術家的身份活躍於世界各地:2012年,“I LOVE AIJING”藝術展在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成為中國國家博物館建館以來首位舉辦個展的當代藝術家,其雕塑作品《海浪》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

  ▲ 中國國家博物館“回到紐約——艾敬個人藝術展”發佈會主要出席人員(左起:馬樂伯畫廊老闆Pierre Levai,馬樂伯畫廊項目總監Marcia Levine,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策展人陳履生,藝術家艾敬)

  2014年,上海中華藝術和龍門雅集畫廊先後推出“I LOVE COLOR:艾敬的愛”個人巡展,展示了艾敬新作《I LOVE COLOR》系列;

  ▲ 《海浪》(黑)雕塑,大理石,60x63x120cm,2012

  2015年,“對話”艾敬藝術巡展來到歐洲,她為這場在米蘭昂布羅休美術館的展覽特別製作了一件聲音裝置——《To Da Vinci》,向世界展示了其對聲音的廣闊理解,震驚了歐洲觀眾;

  

  ▲《To Da Vinci》聲音裝置,205x206x60cm,2015

  2016,她參展“軍械庫展覽會”並在馬樂伯畫廊展位展示其《I LOVE COLOR》系列新作《I LOVE COLOR#16》;

  ▲《I Love Color #16》 布面油畫,90x90cm,2015

  2017年,艾敬首部全英文版新書《Aijing Love Art 2007-2017》大陸、香港全球首發,並在北京舉行發佈會,回顧了其藝術創作的10年歷程。

  ▲《AIJING LOVE ART 2007-2017》,艾敬編著,外文出版社,2017

  今天,又從紐約傳來了好消息,赫希洪博物館將在一年一度的藝術盛典上,向包括艾敬在內的32為女性藝術家授予“全球32位傑出女性藝術家”的最高榮譽。和她一起被提名的藝術家包括今年剛在赫希洪博物館舉辦展覽的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卡塞爾文獻展阿諾德·博德獎獲得者伊朗藝術家奈麗·巴格拉米恩(Nairy Baghramian)、康頌紙上藝術大獎獲得者尼日利亞裔藝術家Njideka Akunyili Crosby、美國黑人女攝影家勞娜·辛普遜(Lorna Simpson)等。

  ▲ 艾敬在新書發佈會現場

  “每一年,赫希洪會向那些終其一生都在不停挑戰和激勵我們的藝術家頒發以最高榮譽,”赫希洪總監招穎思(Melissa Chu)説道,“今年,我特別榮幸地向全球32位傑出的女性藝術家致敬,她們來自從表演和視頻到繪畫與雕塑等諸多藝術領域,她們對所在領域的集體貢獻已經改變了我們看待藝術的方式,並創造了一代又一代的創意天才的能夠施展才華的舞台。”

  ▲ 赫希洪博物館和雕塑公園

  艾敬以歌手身份進入到藝術創作中,她對於聲音理解和運用讓她的藝術創作更加包容、多元;她不斷在藝術中消解在音樂中建立的女性特質,但女性的細膩和委婉卻讓她在藝術表達中更加深邃空靈;跨文化的工作生活背景,使的她的作品中充滿了因為時間、空間、文化、個人記憶的交錯而被賦予的特殊意義;從繪畫到裝置,她不僅在一個題材內容上進行延展,還以“想象力”和“執行力”不斷創造驚喜和震撼。

  ▲ 艾敬《我的1997》專輯封面

  回顧艾敬的經歷,從創作歌手、詞曲作家、作家到藝術家,她的人生滿是故事。1992年,憑藉一首《我的1997》走紅後,這個充滿夢想的女孩開始活躍於人們的視野。

  “我十七歲那年離開了家鄉瀋陽,因為感覺那裏沒有我的夢想,我一個人來到陌生的北京城……”,“我從北京唱到了上海灘,也從上海唱到曾經嚮往的南方,我留在廣州的日子比較長,因為我的那個他在香港”,“讓我去花花世界吧,給我蓋上大紅章”。

  從瀋陽、北京、上海、廣州、香港,她的音樂才華帶她越走越遠,1998年,她來到洛杉磯錄製第四張個人專輯《Made in China》,但是因為歌詞審查未能通過的原因,專輯就此擱置,但卻為她開啟了另一扇大門——藝術。

  ▲ 艾敬《是不是夢》專輯封面

  “我相信這是音樂以外的另一種語言的存在,它的神祕性吸引着我,我能夠讀到那些藝術家給我傳遞的資訊。”90年代的紐約是前衞和實驗藝術的策源地,她隨即決定搬到了紐約SOHO區學習繪畫。

  那個時候,她一邊做音樂,一邊創作一些視覺藝術作品。“我覺得從音樂創作開始,我就知道要去表達自己的風格,這種風格以及自我的審美,尋求一種‘獨立的自由’的表達能力。”她大膽的揮灑引來了關注,2007年受策展人黃專的邀請,她參與了第一個藝術展,正式開啟了其作為藝術家第二人生。

  “你的這個‘愛’的作品,正是這個展覽需要的,也正是這個社會所缺乏的。”黃專的這句話一直影響着她。

  從早期的《Love》到《I Love Color》、《Walking in the Sun》三個系列的繪畫,以及《我的母親和我的家鄉》、《I Love Heavy Metal》兩件裝置,“愛love”這一主題是她延續了10年的創作脈絡。她將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永恆的主題變成她自己的專屬,不斷努力挖掘和拓展,並變換語言方式使之呈現出當代的特點。

  

  ▲《I Love Color #17》 布面油畫,90x90cm,2015

  

  ▲ 《I Love Color #19》布面油畫,90×110cm,2015-2016

  

  ▲ 《I Love Color #21》布面油畫,90×110cm,2015-2016

  

  ▲ 《I Love Color #22》布面油畫, 90×110cm,2015-2016

  艾敬稱自己為“I am a love maker , 一個愛的製造者”,但她的愛不僅關於自身,不僅是符號的空洞和牽強,不僅是人與人的情感,而正如她的名字寓意— Love and Respect,愛和敬,她的愛包含了對環保、和平、親情等寬泛的具有社會意義的大愛,並用最為平常的方式表現宏大敍事中的關聯性,精心卻不深奧。每個“LOVE”後面都有艾敬真真切切的生活經歷和感受,並且她堅信,不管順境逆境,把磨難沉澱在心底化作養分和動力,用愛去創造愛,當愛成為信仰,藝術是主宰愛能夠到達的地方。

  “我第一次開始用LOVE字符去形成一個畫面的創作是在紐約,在下東城我的第一個工作室。我還記得我有了這個工作室的那天多麼興奮,我在狹窄的空間裏扯着嗓子唱了一會兒。然後我每天來這裏工作,就像是普通的上班族,我每天會在工作室旁邊的咖啡店‘88’吃早餐。我的工作室後面是一家小小的博物館,據説這個博物館是在一個需要爬樓梯上去的小公寓裏,是最早登陸曼哈頓的成為“紐約客”的那群人的歷史見證……我從來沒有去過,那是給遊客看的。我像每一位登陸曼哈頓的人一樣,我要書寫自己的歷史。”

  

  ▲ 《我的母親和我的家鄉》裝置,廢棄毛線、玻璃鋼、硅膠,1600x600cm,2012

  

  ▲ 《我的家鄉》裝置,舊鍋爐、鉛皮,190x80cm,2012

  紐約,是她成為觀念上的藝術創作的開始。無論是在她所寫的《掙扎》一書中,還是在她的作品中,紐約不再是大家眼中的那個花花世界,反而是理想在現實中、在人生不同的階段的顯現。它既是物理意義上的,又不侷限於此,它更像是一個異託邦,是在想象中構建起來的精神聖地。

  但她不是聖徒,她認為藝術家是在宗教和政治以外的獨立存在,甚至是沒有性別的。“在創作的時候,我會把性別置身於外,我不是一個男性,也不是一個女性。在紐約的時期,我的所有的創作是偏於觀念的,去情感和冷靜的。”是色彩和光線,讓愛再次迴歸。

   

  ▲《Ai Pray》3D打印,25x25x12cm,2015

  在準備米蘭個展“對話”期間,艾敬發現一切繪畫中色彩色表現是源於對於光的追求,她開始了對光的渴望。“追逐那些光”便是色彩表現的終極密碼;而藝術,發生于所有事情之前。

  “在我的光線世界裏,我會用到我的冷光和暖光,還有月光。在這些作品中,它自身就會發光,在不同的光的語言中,就像語言有很多個的層次,就像音樂一樣,有節奏,有層次感,有高潮,然後在這當中去發現一種無可挑剔的美,把它表達出來。”

  

  ▲《Walking in the Sun #1》布面油畫,90x90cm,2014

  

  ▲《Walking in the Sun #2》 布面油畫,90x90cm,2014

  

 ▲《Walking in the Sun #6》布面油畫,90x176cm,2016

  而在光的物理性之外,光的時間性則體現在艾敬對待藝術與生活的態度上。“我的時間是最寶貴的,沒有比我時間更寶貴的財富了。之前我認識一個德州女孩,她畫得很好,但當我知道她用最便宜的畫材,畫完之後很久都不幹的時候,我就告訴她一定要用最貴的。當我三年後,又遇見她,説我要在畫廊裏要做展覽了,她當時都傻掉了。我説,當你做作品的時候,你就要想象你的作品是要掛在美術館裏的,所以,一定要用好的材料,這樣也能讓我最寶貴的時間不會被浪費掉。”

   

  ▲ 藝術家艾敬

  艾敬對於藝術的摯愛,決定了她對藝術的態度。因此,她能夠費盡心機地處理藝術觀念與材質的關係,不遺餘力地投入巨大的工作量去完成一件又一件作品。她將愛的情感融入到創作中,而她的藝術生命和她的愛一樣沒有疆域,成就着人們一個又一個的期待。

  關於艾敬

   

  ▲ 艾敬:藝術家、詞曲作家、創作歌手、作家

  艾敬,遼寧瀋陽人,藝術家,詞曲作家,創作歌手,作家。1999年開始畫畫,師從當代藝術家張曉剛,後移居紐約學習當代藝術。2012年11月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個展“I LOVE AI JING:艾敬綜合藝術展”。2016年3月,艾敬參展“軍械庫展覽會”並在馬樂伯畫廊展位展示其《I LOVE COLOR》系列新作《I LOVE COLOR#16》。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