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呂克·貝松:我需要好的中國演員,吳亦凡符合要求

  鳳凰網娛樂訊(採寫/小鳳) 這個八月,“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呂克·貝松又一次地來到了中國,為他執導的新片《星際特工:千星之城》宣傳造勢。今年是《星際特工》原著誕生的50周年,這部傳奇科幻漫畫曾影響了《星球大戰》等多部電影。呂克·貝松自從10歲起,就成為了《星際特工》的粉絲,20年前的名作《第五元素》中就或多或少能夠看出一些《星際特工》的影子。上一部作品《超體》以4000萬美元的成本,全球狂賣4.6億美元票房,如此驚人的回報率讓呂克·貝松終於有機會“任性”地將自己的童年摯愛搬上大銀幕。這部科幻電影也一舉打破了法國電影的最高投資記錄,併成為了影史最貴獨立電影。2.1億美元的投資、2734個特效鏡頭、3236個外星種族……一連串的數字都印證了《星際特工》的難以複製。

\

  在《星際特工》開拍之前,呂克·貝松曾撰寫了一本多達600頁的書,交給演員們去閲讀。這本小傳講述了千星之城長達千年的編年史,填補了人類發展到28世紀的種種細節,並詳細設定了不同外星種族的背景,扮演外星生物的演員甚至必須嚴格遵守物種設定與其他角色互動。

  由於特效量巨大,《星際特工》集齊了視效業界三大巨頭——維塔數碼(《魔戒》)、工業光魔(《星球大戰》)和Rodeo FX(《權力的遊戲》)來合力打造影片的特效鏡頭。影片有2734個特效鏡頭,比《阿凡達》還多了700多個,是當年《第五元素》的15倍!正是在這些驚人特效的支撐下,呂克·貝松的太空歌劇才能夠得以成真。

\

  雖然此前也曾參與過電影的拍攝,但《星際特工》才是超模出道的卡拉·迪瓦伊首次擔綱商業大片的女一號,呂克·貝松對她將成為一名電影巨星充滿信心,他説了如果不信的話,那就去看看《這個殺手不太冷》裏的娜塔莉·波特曼,以及《第五元素》中的米拉·喬沃維奇。

  關於中國觀眾最為關注的吳亦凡,呂克·貝松給予了相當積極的評價,他表示自己起用吳亦凡並不是為了中國市場,在他看來,如果未來的宇宙空間站中沒有中國人,肯定又會有一大批人會質疑電影,所以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選一名好的中國演員,而吳亦凡恰好就符合各方面的要求。

  聊電影:和中國的航天局合作,按照他們給的圖紙設計飛船

 \ 

  鳳凰網娛樂:據説你寫了本600頁的書讓演員在開拍前讀完?

  呂克·貝松:舉個例子,我們拍一部14世紀的電影,我們從網上可以知道14世紀發生了哪些事情,出演這部影片的演員就會上網去查,去了解當時在位的國王是誰,國家的疆土是怎樣的,使用什麼樣的武器,他需要閲讀這些知識來充實他自己。但是如果故事是發生在21世紀,那這種方法對演員來説就行不通了,因為我們不知道未來的事情。所以我寫了一本書,描述了我們21世紀的生活是怎樣的,來給他們一些啟發,這是很符合邏輯的。電影拍攝之前大部分演員都要讀這本書,而且我有時候會問他們關於這本書的一些問題,所以他們必須要讀。

\

  鳳凰網娛樂:為什麼會選用大衞·鮑伊的歌曲開場?

  呂克·貝松:為什麼不呢?(記者:他的歌是第一選擇嗎?)我兩年前就想好了,這首歌給這部電影開場的最佳曲目,與電影非常吻合。

\

  鳳凰網娛樂:開場沙漠的戲份是否受到了VR技術概念的影響?

  呂克·貝松:跟VR沒有關係,這場戲我十年前就寫好了。

  鳳凰網娛樂:電影中出現了中國國旗,是出於什麼樣考慮的設計?

  呂克·貝松:讓我這麼跟你説吧,《星際特工》的以國際空間站的建造開場的,1975年,蘇聯和美國會面,共同建造了世界上第一所空間站,然後是歐洲,明年,2018年,中國將入駐國際空間站。影片中的航天飛船實際上是按照明年中國航天員要乘坐的宇宙飛船模型設計的。我詢問了中國的航天機構,他們給了我明年即將上天的飛船的設計草圖,這都是基於現實的,既然中國馬上要去國際空間站了,那我覺得在影片中拍攝出來是合情合理的,影片中飛船是完全按照他們給我們的圖紙來設計的,所以上面才會有中國的國旗(記者:所以你們真的去和中國航天局合作了。)是的。

  鳳凰網娛樂:卡拉·迪瓦伊戴水母的那場戲相當迷幻,是如何想到用那樣的方式呈現的?

  呂克·貝松:如果你戴着水母,它進入你的大腦內,當你問它問題,韋勒瑞恩在哪裏?水母會把你的記憶奪走並玩弄于“掌上”,這就會營造出一種在夢中的感覺,讓你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但實際上這一幕是取自一本漫畫書,完全一樣。

  講幕後:和《第五元素》沒有關聯,想讓年輕觀眾關注現實

\

  鳳凰網娛樂:《星際特工》和《第五元素》有着哪些聯繫,又有着什麼區別?

  呂克·貝松:我覺得兩部電影的導演是同一個人。兩部影片的故事是沒有什麼關聯,我拍電影的時候會充分利用幽默、色彩、光線和滿滿的愛,留下屬於我自己的印跡。這兩部影片可能都會有我的印跡,但是作品本身是不同的,包括其中的故事。我覺得你是在為了找相似之處而找相似之處,這樣的話什麼都可以説是相似的了。比如你可以説因為《第五元素》和《這個殺手不太冷》都有洗澡這個情節,所以這是兩部電影之間的相似之處。但其實並不是,他們只是洗個澡而已,所以不要時刻都在找相似之處,但好像你很喜歡《第五元素》,所以才會一直在找與《星際特工:千年之城》的相似點,這讓我感到很開心。兩部影片唯一的共同之處就是導演,如果你生兩個孩子,他們必然有相象的地方,因為都是同一個爸爸,但是我自己就有幾個孩子,在現實中,他們其實有非常多不同的地方。

\

  鳳凰網娛樂:這次的特效製作難得地集合了維塔和工業光魔,是如何做到的?

  呂克·貝松:其實我手頭上只有劇本,當他們讀過劇本後,他們都很喜歡這個故事,這根通常的好萊塢故事不同,沒有那麼千篇一律。他們這些人都非常有創意,當他們看完劇本後,他們發現其中工作量巨大並且有很多新鮮的東西,他們十分感興趣,想要整部電影都接下來,但是規模實在太大。於是我跟他們聊了一下,問他們想不想兩家公司一起來做,因為工程量實在是太大了。他們答應了我的提議,於是工業光魔做了電影開篇的那個市場以及所有的外星人,維塔做了珍珠人、三隻鴨子、Mellow和Boulan Bathor,那些大個頭的傢伙。(記者:做這些特效總共歷時多久?)所有這些特效差不多花了兩年半的時間,總共有2734個特效鏡頭。

\

  鳳凰網娛樂:電影是否也承載了你對環保和難民問題的關注?

  呂克·貝松:你能看出來這些東西我感到很開心。這些元素在十五年前的漫畫裏就有了,而且都預言得很真實,比如現在巨大的難民危機。這也表現出了一點,即社會並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影片開始,有一批珍珠人沒有任何原因就被滅絕了,他們可以代表印第安人、非洲人、南美人等,他們唯一想要的僅僅是迴歸正常、要回自己的土地,而不是復仇。現在的社會可以使用金錢賠償,作為承認錯誤的方式。我覺得這是本片想要表達的,這對年輕觀眾來説尤其重要,因為當他們看到這麼美麗的星球遭到毀滅的時候,能夠體會到那種痛苦,他們會思考為什麼我們沒有去提供幫助,反而是接受訓練去殺害他們,我願意把這顆微小的種子種在年輕觀眾的心中,因為我希望他們都能夠成為善良的人類。

  談演員:我需要一名好的中國演員,吳亦凡正符合要求

\

  鳳凰網娛樂:你是如何邀請到蕾哈娜出演舞女泡泡這一角色的?

  呂克·貝松:我問她的第一個問題是她是否有興趣出演這部電影,因為如果她沒有興趣的話,我就不會給她看劇本了。我從她那得到了非常肯定的答覆,所以我就跟她見了面。見面後,她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演哪個角色,她想要的不止是在電影中出現,而是要真正地演好一個角色,泡泡這個角色非常適合蕾哈娜,因為這個角色需要演員情緒上要到位,這是需要演技的,所以這個角色深深地吸引了她,而作為導演的我,如果你看一下我過往的拍攝經歷,就會發現我跟女演員都合作地很好。導演好,角色棒,這就是她想要的。

\

  鳳凰網娛樂:為什麼會選擇吳亦凡?

  呂克·貝松:我發現有個很有趣的現象,每當你們發現電影中有中國元素的時候,你們就會抱有一種懷疑的態度,以為我們想要入侵中國市場或者有其他意圖。但是你們必須要接受這一點:中國也有很多有天賦的藝術家,這就是我們讓他們參演的原因。空間站是一個21世紀的東西,所以我想讓大家都參與進來。如果21世紀的空間站中沒有中國人,你又會説呂克·貝松覺得中國人沒有資格進入國際空間站。我必須要把各個種族都置於空間站中,所以我需要中國人,需要一個好的演員。

  當時吳亦凡和我都在洛杉磯,於是我們見了面,我很喜歡他,他特別認真、禮貌,演技方面也是訓練有素,所以我就聘用了他。卡拉·迪瓦伊同樣沒有很多電影拍攝經歷,片場上這種演員也很多。我自認為不是一個很差的導演,所以我看重的是演員具有我想要的能力。蕾哈娜也沒怎麼演過電影,但是她可以走進五萬人的體育場,拿起話筒,對着那麼多人清唱,當你看到這個場面的時候,你就知道她肯定可以演戲。吳亦凡很小就去了韓國,在那邊唱歌、跳舞、加入男子團體,這都是要經過非常嚴格的訓練,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大家可能覺得卡拉做模特,只賣萌不説話就足夠,但是她們四點就要起牀,跟隨攝影師,有時候條件很艱苦,都沒有覺睡,所以是很艱難的,他們都要接受嚴格的訓練,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種懶惰的演員。對我來説,選角色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看誰最合適,有經驗那最好,經驗少一些但我都能hold得住。克里夫·歐文和伊桑·霍克都是經驗豐富的演員,而另外一些演員,公主、國王和女王的演員,可能都沒有過演戲的經歷,但是他們在影片中的表現都非常精彩。我選擇他們是因為他們的長相很奇特,然後我讓他們去表演學校進行了六個月的學習,因為我需要他們接受專業的訓練,與此同時我也沒有找到其他長相像他們的有經驗的演員。

\

  鳳凰網娛樂:是如何邀請到亞歷山大·迪普拉特譜寫原創配樂的?

  呂克·貝松:我一直都特別喜歡他。後來我們見了面,我很想跟他合作,他經驗豐富,他跟交響樂團一起給好幾部大片做過配樂,我覺得對他很放心。(記者:這次沒有和你的老朋友艾瑞克·塞拉合作。)艾瑞克·塞拉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就像一對老基友,我們一起合作過太多電影了,比如《超體》,我沒想讓他給《星際特工:千年之城》配樂,但是很有可能會一起做下部電影的音樂。我試着一部跟艾瑞克合作,一部跟其他人合作,讓我們的配樂更加豐富。

責任編輯:莫英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