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命運早已註定 你會做什麼

\

  文|莫英

  悶熱的七月,《悟空傳》在國產片中領跑票房,首周5天便砍下3.75億的票房,成為當下最熱門的電影

  《悟空傳》裏的人物,天蓬和阿月,阿紫和悟空,悟空和天尊……“他們的身份註定永生相殺,不甘命運擺佈進行反抗,沒想到帶來更大的浩劫。” 《悟空傳》看似在講述一個或幾個英雄的悲劇故事,實則在探討生命的終極意義。

  電影有一個基本設定,你要相信命運説:“命已天註定”。《水滸傳》中吳用賺玉麒麟那段有一句,“甘羅發早子牙遲,彭祖顏回壽不齊。范丹貧窮石崇富,八字生來各有時。乃時也運也命也。”假設命運早已註定,而你卻無法改變時,你會做什麼?若你拼盡全力,可能盡是徒勞。若你什麼都不做,又如何證明你的存在?想及此,你也許開始懷疑人生,懷疑自己是否存在。

  忙忙碌碌的生活似乎讓人無暇思索這些問題,這個世界很大有詩和遠方,可大多數的人每天都是從公司到家、從家到公司,畫地為牢,只有眼前的三餐。網文説,看懂悟空傳和看不懂悟空傳的其實是兩類人,一類是有夢想有鬥志的人,一類是沒有想法甘於平庸的人。其實,這兩類人是一個人的兩個人生階段亦或是兩種不同的抗爭方式,並不能簡單去劃定。

  可能每個人曾經都是悟空,年少時意氣風發,對這個世界憤憤不平,想要打破各種條條框框,那時候覺得世界是自己的,渾身上下充滿力量,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可是,有多少人後來被這個世界改變了,磨平了稜角,慢慢地活成了一塊砌城磚,可這就意味着失敗?意味着什麼都沒做?答案,自在各人心中。

  電影裏的“悟空”,不免讓人拿他和另一個人物做對比—古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  

  電影中悟空為了天下生靈自由,為了避免死亡,想要毀掉天機儀,因此觸犯了天條,激怒了眾神,遭致殺身之禍。儘管最終悟空復活,舉着擎天柱一般的“燒火棍”打碎了天機儀。可“天機”依然在,天機不可泄露。

  西西弗斯為了讓世間沒有死亡,綁架了死神,因此觸怒了諸神,遭到懲罰。罰他幹什麼呢,讓他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由於巨石太重,每次快要推上山頂就又滾下山去,前功盡棄,於是他就不斷重複、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最後,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這樣一件無效又無望的勞作當中慢慢消耗殆盡。

  悟空毀天機儀、西西弗斯推石頭上山,其實都很荒誕,改變不了結果。人生大概也是不停地想要做什麼去改變命運,不停地推石頭上山。看似徒勞,可如果一個人不推石頭了,一個人什麼都不做了,他又該如何證明自己的存在?不管是“悲劇”還是“喜劇”,“生活”都似乎不可避免地“活“在荒誕中。

  那麼,假設有兩種人,一種人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就是荒誕,而生活在荒誕中;另一種人知道自己的生活就是荒誕,但仍然堅持反抗,哪一種更像悲劇呢?加繆認為前一種人更悲劇。因為,他的荒誕甚至不屬於他自己!以悟空、西西弗斯為代表的另一種人,雖然他也生活在荒誕中,他的處境也沒好到哪裏去,但他因推石頭而存在,他的荒誕屬於他自己,他的石頭也屬於他自己,他支配了他自己的荒誕,所以,我們可以認為他是幸福的。

  晚霞很短暫,但很美。命運早已註定,你還會抗爭嗎?悟空與西西弗斯不謀而合都選擇了抗爭,一個直接,一個隱晦,不論哪種方式,應該都是生命存在的意義。

責任編輯:莫英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