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幾時有》小人物╳大時代

  圖:劉黑仔助茅盾等文人逃出包圍。

   文/行 光

  許鞍華是香港導演之中少有喜歡觸碰歷史/社會題材者,由早年的《投奔怒海》到中期的《千言萬語》,以至近年的《黃金時代》,她不時拍出這類作品。社會政治議題雖未必是這些電影的主要關注點,卻依然是理解這些作品的重要切入點。許鞍華的新作《明月幾時有》講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期間活躍的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事蹟,更是她首次直接處理政治軍事題材的作品,而非以旁觀者的視點出發。許鞍華一向偏好小人物和浪漫主義的創作方向,碰上了大時代,擦出了有趣的火花。



 

  《明月幾時有》的故事和許鞍華上一部作品《黃金時代》的時空銜接,當蕭紅在香港病故之際,她的作家朋友們正紛紛離開香港北返。這批左翼文化人能夠避開日本人的搜捕北上,是因為東江縱隊在香港採取了營救行動。《明》片的三個主角,周迅扮演的方蘭和彭于晏扮演的劉黑仔都參與其中,而另一位主角霍建華扮演的李錦榮本是方蘭的戀人,後來則成為打入日軍憲兵隊的“無間道”。整部電影除了一開始營救文化人的行動之外,就是以這三人的視點展開整個故事。而敍事者則假託一位生活在當下時空的東江縱隊前隊員—曾是方蘭學生的小隊員。

李錦榮與方蘭本是一對。

  這種由生還者講述傳奇的手法是傳統套路,徐克版的《智取威虎山》也安排了一位這樣的敍事者。《明》片其實更關注的是淪陷時期的日常生活,於是,方蘭和她母親的對手戲佔了不少篇幅,也最有趣,像當時香港居民的飲食、婚嫁等等,都有豐富的呈現。

  呈現家常事

  也許是編導更關注當事人日常生活的一面,《明月幾時有》把港九大隊成員背後的思想理念近乎抽空(都是抗日,他們和英軍服務團有何分別?)東縱隊員不談政治之餘,連在真實世界中有“殺人王”外號的日軍憲兵隊隊長野間,也被創作成一個雅好中國詩詞的“儒將”山口,憲兵總部也安靜平和得像一間貿易公司,對於當年日本人極為嚴苛的統治手段,沒有多少着墨。

片中有不少方蘭與母親的對手戲。

  當然,任何一個黑暗時代都可以找到一些日常生活的光景,編導把關注點放在這裏,自然有得也有失。得的地方,除了生活細節,像方蘭在偵察完憲兵總部之後,決定放棄營救母親,這點無奈是理性的痛苦,真實的描寫。另一方面,因為抽離了背後的政治理念,三位主角的行動完全平淡無味,而演員沒有火花的演出更是加劇了這種感覺,“低調內斂”得近乎味同嚼蠟,連許鞍華一向偏好的“浪漫情懷”都沒有。這到底是受到喜歡小人物視點的導演,還是一向把複雜歷史人物/事件簡單化的編劇的影響?令人好奇。

方蘭參與營救在港的文化人。

  當然,《明月幾時有》能夠在香港銀幕上正面呈現這段歷史,而不是把三年零八個月作為剝削的噱頭,已經是一個成就(其實連東江縱隊都少有機會在銀幕上現身,更不要説港九大隊)。可惜的是,或許受制於成本,這部電影中展示的舊日香港,還是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香港淪陷史

  有論者指出文化人集合的銅鑼灣避風塘(即是今天維多利亞公園的位置),不應像電影中那樣像個小河汊。的確,這個外景對看過香港舊照片的觀眾來説,是有點違和感。不過,從舊電影舊照片中可見,當時的九龍還是有不少荒山野嶺的地方,電影中那種郊外的感覺,其實不算太過。

  而且,當時香港的舊建築少有保留下來的,用廣東一帶的舊民居扮舊香港,無可厚非,方蘭和其母親住的房子也很有味道。只是,電影有一個場景的建築今天還在—當年日軍兵隊的總部,正是今天的舊立法會大樓,如果可以借用到這座建築拍攝外景內景,整部電影當可以踏實不少。

《明月幾時有》講述香港淪陷期間的歷史。

  《明月幾時有》讓香港人再一次留意淪陷時期的歷史,不少文章重提營救文化人這段多已被香港人遺忘的歷史。只是,不知道是否因為電影中日本人在戲院插入“尋人廣告”的片段中,提到了梅蘭芳的大名,所以,近來不少文章都把他也算進了這八百多名被東江縱隊營救的文化名人之中。實情是,梅蘭芳當時在香港以留蓄鬍子的方法堅拒為日本人和漢奸演出,其後因形勢險峻,他坐船返回上海,所以之後才會有“蓄鬚明志”的佳話。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公眾號

責任編輯:DN02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