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敬:以“愛”之名“敬”世界

  大公網4月19日訊(記者孫琳北京報道)“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香港”,20年前這首來自內地女歌手艾敬的《我的1997》唱出了無數人對香港的嚮往。20年來,放下麥克風拿起畫筆,艾敬完成了從歌手到職業藝術家的華麗轉身,但她和香港的故事仍在繼續……

\

艾敬

  4月18日,北京三里屯Pageone書店,艾敬帶着她的首部全英文版新書《Aijing Love Art 2007-2017》亮相。2007年至今,艾敬以職業藝術家身份亮相已整整十年,這本在中港兩地同步上架發行的畫冊和文集見證了她的蜕變,也是她獻給香港迴歸祖國二十周年一份特殊的禮物。

\

  相信香港會越來越好

  一首《我的1997》讓人們跟着歌手艾敬做了一場去“香港”的夢,如今她一襲牛仔褲淺色襯衫着淡粧,以一個視覺藝術家的身份坐在我的面前,表達了她對香港20年來的牽掛。

  北京一個初春的午後,我第一次推開艾敬北京工作室的大門,迎頭撞上幾幅極具視覺衝擊力的畫作,讓人不禁懷疑這是否真的出自曾經MV裏那個抱着吉他將細膩心思娓娓道來的民謠歌手之手。“喜歡早晨的香港,空氣中散發着人們的勤勞和善良。也愛白天的香港,充滿了競爭拼搏和向上。夜晚的香港是美食家的故鄉。午夜的香港是浪漫的開始,和他去逛維多利亞港。”艾敬在《我的1997和2007》這首歌中這樣描述她心目中的香港。2007年,艾敬受香港旅發局之邀,飛躍重洋從紐約來到香港,重新創作了這首見證香港迴歸十年的歌曲。

  之後的十年間,艾敬鮮有踏足香港,但她始終在關注着這顆東方明珠。“聽到很多好的消息,比如經濟上的發展,也有很多令人焦灼的消息,尤其這幾年香港社會的矛盾比較大,我很多開餐廳的朋友都因為‘佔中’等事件虧了很多錢。”艾敬表示,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所以在香港發生的所有的事她能夠去包容和理解。她呼籲社會用積極的眼光去看待香港,不同聲音的存在才更加證明了香港是一個進步的也是有包容性的城市,無論大家都在用什麼方式去表達,有的甚至逾越了法律界限,很多人也為此付出了代價,通過這些代價使人們明白了很多事理,這是“成長的代價”,艾敬相信香港會越來越好。

  談及兩地音樂的發展,艾敬十分惋惜,香港樂壇曾經的輝煌不再,生活壓力降低了人們對音樂的創作熱情,身份的轉換,使艾敬的視野轉向了香港的藝術市場,她説良好的經濟基礎為香港藝術市場的發展提供了沃土,每年的巴塞爾藝術展都吸引到世界上許多知名藝術家,“很多家長帶着小朋友來看”,這讓艾敬十分激動,新任女特首林鄭月娥也讓艾敬對香港的未來很有信心,她説:“香港有很高的藝術眼界,隨着生存環境的不斷改善,人口沒有那麼密集的時候,大家就會去想想自己理想,迴歸到真正的生活”。

  從民謠歌手到視覺藝術家

  艾敬曾被譽為中國最具才華民謠女詩人,1997年香港迴歸祖國,她憑藉一首《我的1997》風靡了亞洲,以一個特殊而極有份量的年份為自己的音樂旅程立傳。

  隨後的1999年,艾敬的音樂生活發生了一次重大的轉變,她的第四張個人演唱專輯《中國製造》在內地發行受阻,“這使我有了一次重新梳理自己生活軌跡的機會,或許我的內心早已經渴望這樣一次轉機,我開始學習畫畫。”

  在紐約一家書店裏,艾敬第一次接觸波普藝術家KEITH HARING的作品,“那是第一次我感覺到流行音樂與視覺藝術存在着某種關聯,我似乎讀懂了當代藝術,我發現它們之間的創作過程也有很多近似的手法…….”。從此,“Love”成為艾敬的符號,正如她的名字寓意 — Love and Respect,愛和敬。

  “藝術創作要尋找到自己的語言,這幾乎是一切。”視覺藝術是艾敬音樂創作的延續,與人們最常談論的愛情不同,“LOVE”包含了對環保、和平、親情等寬泛的具有社會意義的大愛。每個“LOVE”後面都有艾敬的生活經歷和感受,她堅信不管順境逆境,把磨難沉澱在心底化作養分和動力,用愛去創造愛,當愛成為信仰,藝術是主宰愛能夠到達的地方。

  是偶然也是必然

  自2007年被正式邀請作為職業藝術家參展,到現在正好十年,艾敬説寫這本書的初衷是希望給這十年做一個階段性的總結和匯報。1996年,艾敬無意間走進香港銅鑼灣Pageone書店,瞬間被其中包羅萬象的書籍深深震撼,豐富的外文書更使她念念不忘。這種偶然促使她在創作這本畫冊時,採用了一半視覺一半文字的呈現方式,也促使她將Pageone選為新書發佈會場地。

  整本畫冊分成了三個章節,以倒敍的形式展示十年來的創作,使閲讀者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艾敬的藝術創作,收錄了諸如Armory Show軍械庫藝博會總監Benjamin Genocchio、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陳履生、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院長趙力、華盛頓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館長Melissa Chiu、中西圖像學、中國明代藝術史研究員劉晶晶等專家關於艾敬的評論文章,以及艾敬的藝術作品和她親筆書寫的創作歷程。

  艾敬在自序中寫道:“我相信,正因為這個社會紛亂不斷,我們更加需要嘗試學會用愛來看待這個世界,用愛來化解矛盾和爭端,把我們經歷的苦難提煉成美好純粹的視覺作品,分享給大家。”

  今年5月 31 日到 6 月 7 日,艾敬將帶着她的作品參加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敍事中國?水墨中國——香港迴歸二十周年藝術展”,香港市民將有機會近距離感受她對“愛”的表達。

  愛的製造者——從觀念語言到手工業者

  這次新書的封面,艾敬特別選定了其2015年5月在意大利米蘭昂布羅休美術館個人藝術展《對話》中的作品《Ai Pray》。這幅作品是採用藝術家艾敬本人的雙手掃描資料,以金屬為材質,採用高科技3D打印創作的作品。該作品在展覽中與昂布羅休美術館館藏雕塑藝術家米科蒂的作品《Prayer》形成對話。

  從音樂到視覺藝術創作,不管是彈着吉他的歌手艾敬,還是手握畫筆的視覺藝術家艾敬,她不僅是一位藝術的通靈者,更是一位手工匠人。艾敬説: “如果説紐約是我成為觀念上的藝術創作的開始,那麼意大利使我成為一個謙卑的‘手工業者’”。

  同很多藝術家一樣,艾敬迷戀自己的雙手,認為它們是自己身體最美的部分,她的這雙手有着豐富的語言和能力,它們能夠彈吉他,也可以畫畫。

  “那雙手是《我的1997》專輯封面照片中,抓着西服領子的雲淡風輕和渴望愛;在《掙扎》的封面裏一隻手輕輕放在自己的肩頭,另一雙手卻攥成一個拳頭,好像隨時準備出擊。”

  在工作室裏不斷的實踐中,艾敬每天需要戰勝自己的焦慮和恐懼,在色彩的戰爭裏“我既是士兵也是將軍”,在創作的過程中“我既是皇帝也是乞丐“,從富有到貧窮,每一次創作都是從零開始,重頭再來。艾敬説;“I am a love maker , 一個愛的製造者”……所以她的雙手,是與她互為映照彼此的另一幅面孔,是聽命于自己去完成那些想象力的將軍和士兵。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