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節目交易會開幕 精品原創劇將恢復一劇四星

  2017北京春季電視節目交易會昨日在京開幕。雖然電視劇市場不景氣,各種交易會近年都成了業界“雞肋”,但昨天卻推出兩個從根本上提振行業的消息:國內第一個影視著作權專家鑑定委員會正式成立,烏煙瘴氣的“抄襲風”終於有人管了;著名編劇劉和平在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換屆大會上透露,他從中宣部和總局得到“絕對確定的消息”,“以後對於原創的精品,要一劇四星”。所謂“一劇四星”,即一部電視劇可以同時在4家衞視播出。這一政策一旦出台,將極大扭轉和鼓舞原創劇的創作,對整個行業上下游都將產生重大影響。

  據了解,2015年1月起,國家國廣播電視總局頒佈電視劇播出新政,即一部電視劇最多隻能在兩家衞視播出,這意味着實行了10年的一部電視劇最多能在4家上星衞視同時播出的政策退出了電視劇舞台。業內人士稱此舉在於調控電視劇產能過剩問題。

  但是這對於電視劇製作和發行公司來説意味着發行成本的增加,經濟壓力的增大。

  90%的電視劇製作公司一年只產一部劇

  開幕式上,中國廣視索福瑞媒介研究副總經理鄭維東用數據説話“競爭中重構的電視劇市場”,兩極分化成為關鍵詞。他説,2016年省級衞視兩極分化逐步彰顯,頭部衞視收視份額上升,二線、三線衞視電視劇方面競爭力有下降趨勢。同時地面頻道對電視劇市場把控能力也在變弱。“總體來講份額是穩定的,但是電視劇採購和播出方面競爭力在下降。”

  受總局政策調控,整體的電視劇製作量,特別是新劇產量壓縮,央視和省級衞視2016年拿到40%的新劇首播。這個過程當中,各個電視劇製作機構紛紛調整自己的產量,“90%的電視劇製作公司一年只有一部劇的產量”,風險越來越大。

  在題材方面,也是相對兩極分化。軍事鬥爭題材,無論2015年還是2016年,在製作和播出的體量上都處於第一題材劇的地位。第二位是反特諜戰,第三位是近代傳奇,第四位是生活都市類,第五位是社會倫理,第六是言情。“無論製作還是播出,電視劇越來越進入充分競爭的市場,呈現出來兩極分化的態勢。強勢一極逐步壟斷市場,壟斷過程當中使得電視劇資源效益得到進一步釋放。電視劇市場這幾年的趨勢,從製作、播出、收視之間對比關係來看,趨向于更加穩定攤薄的市場格局。”

  以上是2016年行業做的事情,成績呢?從索福瑞提供的收視數據看, 2016年全年76%的劇收視率小於0.5%,0.5%到1%之間的收視率水平的劇17%,超過1總共有7%左右,1-2有6%,收視率大於2,2016年比2015年還少,只有0.4%。結論是“看到收視率熱度提升,明星價格提升,看到了大劇的單價提升,卻沒有看到大劇的誕生。”

  鄭維東還着重分析了北京地區的市場情況。其中,北京衞視嘗試播出品質古裝IP劇,《羋月傳》和《錦繡未央》都成功了,除此之外,事實證明偏北方的現實題材,偏現代都市社會的現代題材也是適合北京衞視的。《小別離》、《中國式關係》、《我的岳父會武術》可圈可點。而影視頻道是非常穩定的播出平台,平均收視率在2以上,每部劇比較穩定,播出體量大,是北京地區主要劇的展播平台。另外,新開發的周播劇喜憂參半,但是起到了有效調整觀眾結構,將偏老年化的主體主動年輕化的效果。

  抄襲還是借鑑 離真相更近了

  昨天的“春推會”上,一大成果就是國內第一個影視著作權專家鑑定委員會宣布成立。伴隨着IP劇的流行甚至氾濫,各種大熱劇集的原著小説或劇本涉嫌抄襲的消息不斷見諸媒體。從2014年瓊瑤告于正《宮鎖連城》抄襲其作品《梅花烙》、並最終勝訴且獲賠500萬;到2016年于正再被訴《邪惡催眠師》抄襲;2016年底,《錦繡未央》大熱後被曝出原著抄襲200多本小説,2017開年爆款《三生三十里桃花》也陷入抄襲風波,原作者唐七和大風的陳年往事再被提及……由於影視版權的界定和歸屬一直以來都是一項極其繁瑣的工作,打起官司來耗時耗力耗財,因此很多侵權行為都不了了之。 “北京影視著作權專家鑑定委員會”的成立,填補了影視著作權司法鑑定的一項空白。

  最新成立的“北京影視著作權專家鑑定委員會”首批專家由26名專家組成,其中法學專家14位、文學藝術界專家12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行為法學會副會長、中國行為法學會司法行為研究會會長蘇澤林介紹,縱觀近年各地法院審理的著作權案件,影視類著作權案件常年位居首位。這類案件不僅數量大,佔比高,而且其中的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窮。特別是有關劇本抄襲,劇與劇之間抄襲的認定,以及獨創性、唯一性、表達等問題的認定,不僅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案件的審理難度,更給法官增添了巨大的工作量,耗費了法官大量的工作時間。此外,影視類著作權案件中,侵權賠償數量的確定,也是法院審理過程當中一個難題。

  針對這一現象,蘇澤林指出,“雖然我國已經成立了多家知識產權專業鑑定機構,其中也包括著作權專業鑑定機構,但是截至目前,專門針對影視作品的鑑定機構仍然是個空白。影視作品的內容量體量很大,一部電視劇往往打數十集,一本影視劇本字數達10萬字以上,涉及的表達形式複雜,涉及文字、作品劇本,又涉及影視劇本本身,還會涉及到影視劇中使用的音樂、美術等各類作品形式,因此影視著作權鑑定的專業性強,成立專業的鑑定機構勢在必行。影視著作權案件中的鑑定是認定侵權的基礎,只有準確認定事實基礎才能促使案件得以順利解決,因此以購買服務的方式,將影視著作權案件中的鑑定問題,委託給專業鑑定機構,也是深化知識產權領域改革的一項重要工作。”

  但是,鑑定委員會成立僅僅是肅清抄襲亂象的第一步而已。剛剛認定網劇《熱血長安》第四季抄襲成立並直接導致其下架的編劇余飛説,時至今日,一些法律界人士還以為抄襲就是兩個文本相同,“但做過文字工作的都知道,抄襲者能做到全盤複製你的創意,卻沒有一個字是相同的。比如打亂原作的敍事順序,比如搭建與原作相仿的人物關係但悉數更名改姓,又比如在某一情節點上改換髮生場景”。正因為抄襲幾無標準可判斷,“借鑑”“致敬”被當成諸多投機者的擋箭牌,“是抄襲還是借鑑,很多時候我們只能接近真相。”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